《茅山神术》
第307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些都是它的真身还是说它每变一次,都会成为它的真身
  不管是那种可能,这件事都很可怕
  白衣人把帽檐又盖了回去,下巴上立刻又出现了一抹鲜红的嘴巴,变回到之前的样子,身上鬼气立刻散去,萦绕着一股神秘的气息。
  它缓缓张开嘴巴,发出“咯咯”的笑声,说道:“你有天通眼,能够看穿我的真身,为什么不试试法力不够了,正在暗中调息”

  叶少阳无语,居然被看穿了,刚才为了激发神像之力,自己几乎用尽了法力,只好暗中调息,一边云里雾里的跟它闲扯,试图转移它的注意,没想到被看穿了,当下微微一笑,说道:“别光说我,刚才那一下,把你弄的也差不多了吧,不然你会乖乖的在这变脸给我看,你也在恢复”
  “不,我在等人。”
  叶少阳一惊,心立刻提了起来:它等的是胡威,这家伙,一直到现在还没出现
  不过转念一想,马上冷静下来,笑着对白衣人说道:“你等不来他了,他要是来了,早就出手了。”
  “你说的对。今天没能杀死你,我很遗憾,我会再找你”说完,身影变得飘渺起来。
  叶少阳突然出手,双手结印,将调息恢复的一些法力全部打了出去。
  白衣人抬起手臂,挥动衣袖,一股凝滞的气息迎面扑来,将叶少阳撞开。叶少阳后退两步,抬头看去,白衣人的身影越来越淡,进而凭空消失。
  窗外,黑云散去,天色又一点点明朗起来。
  原来改变天色的,是它
  叶少阳感受着那一丝逐渐散去的凝滞气息,心里想着:这白衣人,究竟是什么东西
  想到这个地方不宜久留,叶少阳干脆把大茅君的神像塞进背包里,来到堂屋,先找到自己丢在地上的勾魂索,发现中间空空如也,于是问道:“那小鬼呢”

  “早就跑了。”谢雨晴回答道。
  叶少阳把勾魂索收起来,然后捡起地上的铸母大钱和貔貅印,让大伙出来。
  在经历了这么惊险恐怖的场面之后,村支书和他两个侄子面色惨白,表情呆滞,靠在墙上一动不动。
  叶少阳看这样子,摇了摇头,叹道:“让你们走,非在这呆着,这下走了魂了,还得帮你们定魂。”
  说完,从包里取出一块龙涎香,用指甲挑了一点,分别抹在三人的太阳穴上,再画了一道凝魂符,点燃后对着三人的面门薰了一会,虽然体内法力空虚,但画这话简单灵符的法力还是有的 
  胡威对四宝法师使了个眼色,两人继续赶路,走出树林,一路走到两座大山中间的峡谷里。
  四宝法师看前后无人,贴到胡威耳边,低声说道:“师兄,我一直有个疑问,那个白公子,究竟是什么来历?”
  胡威回头看着他:“问这干什么?”

  “师兄你告诉过我,只要有它在,就算你我身死,灵神也有地方可去,”四宝法师嘿嘿一笑,“我想知道它的底细,心安一点。”
  胡威沉吟了一下,道:“你不要多想,我们三个,加上鬼头,对付叶少阳一个人,绝无失败的可能。”
  四宝法师道:“可是……”
  胡威拍拍他的肩膀,“不是我不说,是不敢说,你也不要去探它的底细,让它知道可了不得。”
  四宝法师皱眉点了点头。
  像是为了让他安心,胡威压低声音对他说道:“我只能告诉你,崔府无账,转轮无名……”
  四宝法师当场怔住,隐约猜到了什么,本以为它只是一只游荡人间的强大的邪灵,没有想到……
  “走吧,跟我去办正事,搬金水。”胡威在四宝肩膀上拍了一下说道。
  四宝点点头,跟他一起向停车的位置走去。
  叶少阳一行人,一起来到庄雨柠家,进门之后,叶少阳让他们把无月道长放倒在沙发上,回到房间里,取出“十八神针”的针盒,来到无月道长身边,打开针盒,取出了七根金针,分别扎在他胳膊上的七大鬼穴上。
  然后捧起他的手,用最粗的金针刺破他的大拇指,一股黑血,像小水管一样流了出来,落在下面事前准备好的垃圾桶里。
  叶少阳点燃一束天木藏香,对着无月道长的手臂下方熏了起来,手臂的颜色一点点变淡,浮肿也好了一点。

  二十分钟后,黑血不再流出,手臂的颜色也回复正常,只是皮肤的裂缝还在,看上去还是那么粗糙。
  “这鬼气,可真够生猛的,”叶少阳摇了摇头,转头对庄雨柠道:“帮我买几样东西来,黄豆、豇豆、绿豆、小米和大黄米,每样要两斤,打成粉。”
  庄雨柠愣了愣,点头道:“超市好像都有卖的吧,我下去看看。”
  庄雨柠走后,叶少阳继续为无月道长放血,直到一滴血都流不出来,才收起针盒,这时候庄雨柠也回来了,把一个鼓囊囊的袋子递给叶少阳。
  叶少阳让他去借一盆开水过来,把几种豆米的粉放在盆里搅拌成糊状,然后一点点涂抹在无月道长的手臂上,找来一块红布,包裹起来,打了个响指。“哦了,让五豆粉拔出残余的鬼气,休息三天,就能复原了。”
  庄蔡点点头,十分恭敬的说道:“叶天师,我替无月道长谢谢你!”
  “先说说你的事吧,你跟陈二三,是什么关系,”叶少阳边问,边用灵符折成一张纸鹤,吹了一口气,飞出窗外,除了庄蔡看的目瞪口呆,其余人都见过这等法术,知道叶少阳是让纸鹤看守房屋去了。
  庄蔡叹了口气,说道:“报应,全是报应。陈二三,是我弟弟!”
  “什么!”庄雨柠叫起来。
  “这件事情,是我的秘密,我从没跟你说过。”庄蔡拍了拍她的肩膀,“不要插嘴,听我往下说吧。”

  “陈二三,是我父亲的养子,当年我父亲在沿海做生意,有一次来内地进货,遇到几个强盗,要杀人越货,正好遇到陈二三,他把我父亲救了下来,那一年,他二十岁左右,已经是个法师。”
  叶少阳听到这,点点头,修道之人,尤其是茅山宗,不管是南宗北宗,修道之初都会严格修炼体术,就算是老郭那样的外门弟子,对付普通人,一个打几个也不成问题。
  “他护送我父亲回到沿海,我父亲得知他孤身一人,为了报恩,再三挽留,他就留下了,在我父亲的厂子里做些事情,为人勤勉聪明,我父亲很喜欢他,就认他做了干儿子,他是修道之人,没有娶妻,后来就搬到我们家里住。我跟他的关系,也非常的好,慢慢的处的像亲兄弟一样。后来我父亲去世……”
  说到这,他看了庄雨柠一眼,“那一年,你才一岁多。我父亲的遗嘱上,把家产分成三份,我跟我妹妹、陈二三一人一份,但是因为那时候陈二三染上赌博的恶习,经常输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