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8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今天他不得不推辞,大家都在田间地头的忙,还有那么多的技术员,农艺师,你领导去大吃大喝,那是要不的,所以他推辞了。乡上的干部有点失望,都准备好了,也不给个面子,这时候那农业局长才出来打了个圆场,指指干活的人说:“华县长是好意,你们看看他们。”
  这乡上的几个领导才反应过来,不住的点头说:“我们想错了,想错了。”
  回去的路上,那农业局的马局长就和华子建坐的一个车,这马局长快50了,一看就知道是那种经过世面,老奸巨滑的人,他对县上的局面是看的很清楚的,他在县上这些年属于二三不靠的人,但对本部门那是抓的很紧,外人很难进来开展工作,不管是吴书记还是哈县长,他都是不靠的太近,也不离的很远,让人感觉他是一个可以随时拉过来的人。
  于是,他就在这夹缝中稳稳的坐了好几年的局长,从这点来说,他也算的上是个高手了。
  此刻他从兜里就拿出了一个信封,对华子建说:“我是理解你的难处的,这是我准备的一点招待费,你先用着,到时候把发票给我就可以了。”
  华子建心里一惊,但看他话说得不温不火的样子,心里很快的转了几个圈,想想自己要打开工作局面,没钱真是寸步难行,自己不要,他们也是吃饭喝酒,泡小姐的,糟蹋了,他就没说什么接了过来。
  至少这样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两人可以暂时的进入一个默契的状态。
  马局长也不会无缘无故的给人钱的,他也不是傻子,他看问题看的很透,这华子建过去是秋市长的秘书,上面关系可想而知,自己不可以像对待一般副县长那样对待他,那样做,将来自己是会有危险的,还不如借花献佛,知道副县长经费紧张,自己先给他来个雪中送碳。
  华子建装上了钱,两人也就都没再说什么了,也不用说什么,因为一条看不见的线,已经把他们连在了一起。到了县城,农业局的马局长就一定要请华子建一起吃个饭,这同来的还有几个单位领导,大家都来相邀,华子建也抹不开面子,就一起找了一家县上比较上档次的饭店,几个人跑了一天,都是肚子里空空如野,也没那么多的穷讲究,一人先来一碗面条,吃完了再喝酒。

  垫了个底,几个大男人就放开量的和了起来,时间不长,就撂掉了几个酒瓶子,有人就提议去唱歌,华子建想要推辞,那马局长就不答应了,带着酒劲,踹着脸厚是拉上他的胳膊就到了ktv歌厅。
  进去以后,他们就要了个最大的包厢,刚一落座,漂亮的领班小姐就摇曳着跟了进去:“几位老板,要不要小姐啊?”
  到这来的,那能不要小姐,不由分说,马局长就按人头,每人给发了一个小姐,又要一打啤酒。
  大家正在热闹着,就见包间的门一下子被撞开,几个人冲了进来,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他们就和追进来的几个保安打着一团了。
  这里面除了华子建年轻以外,其他都是四五十的人了,平常也是养尊处优,颐指气使惯了,哪里见过此等阵势,不禁也慌了手脚,早都吓的来回躲避。
  包间的茶几也被推翻了,就也洒了一地。
  四五个人就扭成一团在打,华子建还是很有些胆气,就看不下去了,连声的喝道:“都住手,都住手。”
  可谁听他的话啊,在这些人眼中,他也就是个寻花问柳的骚人罢了,打的这么热闹,才没人理他。

  他气的刚想发作,就见包间门口一身低沉的话语传来:“住手。”
  那几个保安就想是过电了一样,立马就跳开,不再动手。
  华子建一看,这是一个剃着版头的四十多的男子,这人的长相真是不敢恭维,又矮又胖,皮肤又黑又粗,暴牙凸眼塌鼻梁,刁钻狡黠,丑不堪言。
  但不要管人家长的怎么样,人家的气势还是有的,一听他发声,那几个刚才还如狼似虎的保安,马上就变得像是绵羊一样了,一个保安就叫到:“老板,这两个小子嫌我们价钱算的不对,还口出狂言,我们就小小的教训了一下他。”
  这老板就瞪起了那凸眼,对被打的几个人说:“你们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旁,想吃白食找错地方了。今天不仅要全部交清钱,这打碎的东西也要给我陪了。 ”
  那和保安刚才扭打的两个人,现在已经是奄奄一息,躺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他们那是专业保安的对手,自然是吃亏的多。
  华子建看看实在是不忍,就对那老板说:“你是这的老板吗?我看还是先送他们到医院看看,万一人出什么问题了,那都麻烦。”
  那老板看都不看他一眼说:“闲人站远点,你们问他们两个,到底交不交钱,不交钱就继续。”他说话中就对那几个保安摆个手。
  这四个保安一听这话,那还用在等,又都恶狼一样的扑了上来。

  老板都发话了,保安定当是奋勇向前,上去也没说上两句,就又动手的动手,动脚的动脚,打了起来。
  华子建眉头就紧锁起来,他看不惯了,好歹这也算是在自己的地盘上,这些人太张狂,华子建也是年轻强悍,上手就提起一个正在弯腰厮打的保安,使把子力气,把那保安推到了旁边。
  他这一搭手,那剩下几个保安就稀奇了,呦喝,还有人出头了,几个保安都站直了身体,盯住了华子建。
  这些个保安是做什么的,他们就是靠打人吃饭的,何况自己的老板也在,都想挣个表现,就一起围到了华子建的旁边。华子建就也有点后悔了,自己是不应该和他们动手,到也不是怕打不过他们,但万一自己挂点彩,吃点亏,传出去也不大好听。
  后悔是后悔,但华子建的脸上却异常的冷峻,他冷冷的看看他们说:“你们不会也想和我动手吧,那一定会让你们后悔,听我一言,人先送医院。”
  一个保安的很嚣张的说:“和你动手会后悔?老子打你了又怎么的。”
  说出就真的想动手了。
  华子建在大学的时候,也练过一些散打,格斗,到也不很惧怕。
  不过,这老板却久在道上混的,经验和眼光还是很毒的,他见了华子建这架势,有从穿戴,到气质,再看到他们随行的那几个人,心里还是有点吃不准,他们一般动手打的都是混社会,或者普通的工薪人群,这几个人看着分明像领导,或者老板,他就不敢过于造次。摆摆手,他制止住了几个急切动手的保安,先试探着说了句:“我要不听你的话,你又能如何?”
  华子建就一愣,是啊,人家要是不停自己的,自己又能怎么样?他转念间也不能多想就说:“那我只好打电话叫丨警丨察了。”
  那老板哈哈哈的笑起来说:“叫丨警丨察,你叫的来吗?我们这地方每天都这样,也没见丨警丨察过来,你当你是谁啊,给老子让开。”
  他试探了一下,感觉华子建也不过如此,就不准备在陪华子建玩了。
  华子建看看只怕今天这事情无法善了,就果断的掏出了手机说:“好,那我就叫来丨警丨察让你们看看。”
  几个保安一看他真的拿出了电话,就想来抢华子建的手机,那老板嘻嘻的一笑说:“让你叫,只要他叫的来。”
  这老板的口气中充满了自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