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6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就调侃的问仲菲依:“你现在敢吃肉吗,会不会发胖,我看就点一些素菜怎么样?”
  那仲菲依扬起了漂亮的脸蛋,哼了一声说,娇气的说:“你想的美啊,那有那么便宜的事,请客当然是要吃点好的。”
  仲菲依说完就放开的点了起来,华子建是一点也不紧张,就你这火锅,撑死你也就是百十元的事情。一会就看见那火锅沸腾起来,闻着那香味儿的浓郁,都会禁不住诱惑,口水直流“三千尺”!那锅里仍冒着鲜红的汤,如同一片红色海洋,那一个个辣椒、花椒,如同翻滚着的海浪,看着令人生畏,待至浪花翻滚的“涨潮”之时,那香味儿,无人可挡!这火锅将麻、辣、鲜、香、烫融为一体,或许你已经被辣得大口哈气,但你却还觉得辣得痛快,会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吃过一次火锅,便还会想要吃第二次,接踵而来的,便是第三次、四次……。华子建也就试探的问了一句:“仲县长,要不要来瓶酒啊?”

  仲菲依说:“当然了,无酒不成宴,我们今天好好喝两杯。”
  华子建摇下头:“准备一点都不客气。”
  仲菲依就嘻嘻的笑了,带点亲昵的味道说:“和你,我就不打算客气。”
  两人再点了一瓶酒,过去他们俩个人是没喝过,不过今天人家敢要酒,华子建就相信仲菲依是能喝的。

  在酒桌上谁都知道,女人只要敢端杯,酒量肯定不小,那你最好小心点。
  两个人就你来我往的甩开腮帮子吃了起来,吃到中途,这华子建就感觉仲菲依酒量确实不错,自己怎么喝,人家一点都不含糊,还不时的主动要和自己碰杯,时间不大,一瓶酒就喝光了。
  仲菲依就又要了一瓶就上来,这让华子建诧异不小,本来自己是心里有戒备的,知道仲菲依一定能喝,但没想到她的酒量超出了自己的估算,华子建不得不小心了,他可不想在洋河县留下一个让女人灌翻的笑话出来。
  仲菲依也甩掉了平时那端庄稳重的神态,一抹桃红掩映在脸上,让她娇媚婀娜的女儿情态显示了出来。
  房间有点热了,仲菲依就脱掉了外套,那暗红的衬衣,把胸前那两座高峰衬托的分外挺拔。每每在华子建想要推辞少喝一杯的时候,仲菲依都会站起来,走到华子建的背后,提着酒瓶来给他倒酒,这让华子建很有点尴尬,看来不想喝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在一次倒酒的时候,仲菲依就干脆就贴在了华子建的后背,华子建冷不订的一阵战抖,他已经有太久太久没有这样的感受,仲菲依那隔着单薄衣杉的体温,迅速传到华子建的后背,柔软的山峰在挤压着他,就象一阵阵的浪潮在拍打坚实的海岸,华子建真有点受不了,感觉到自己开始有了反应,他真想就这样享受下去。
  酒精在发挥助力作用,他的头也开始晕转,身体也有了疲惫,眼光也有了荡漾。
  桌上的菜动的不多,他们最后到底还是喝掉了那第二瓶酒,这个时候,两人都有点微微的醉意了,华子建希望赶快回去,好好睡一下,他抢先付了帐,走出了火锅店。
  出来以后,那凉爽的春风轻轻一吹,华子建就看到仲菲依有点摇晃了,这就把华子建给难住了,不送吧,天也黑了,万一出个什么事情也麻烦,送吧,好像也不大好,他还没想好这问题,那仲菲依就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说:“你还不想送我了吗?你把我灌醉的,不想负责任了。”
  苍天啊!华子建到那去讲理啊,明明是你自己要喝,劝都劝不住,现在到成了我把你灌醉了,也没办法,就只好打了个车把她送了回去。

  仲菲依在小区是有一套房子的,华子建也不知道这是仲菲依租的还是买的,房间里的装修和摆设谈不上典雅,但绝对算的上奢华,华子建微微的叹口气,感觉到了自己的穷困。
  华子建搀扶着仲菲依进了门,那仲菲依就一下子扑在了床上,华子建想想现在最好赶快溜,一会她再吐了,难的帮她收拾,刚要走,就听那仲菲依呜呜的哭了起来,华子建就纳闷了,刚才还是好好的,怎么说变天就变天了。华子建想想也是,女人的心,海底的针,她们的喜怒哀乐常人哪里能够把握的住,华子建现在是进退为难,后来他就准备还是好言相劝了一下,让她止住了哭,在走,哪想到刚到床前,就被仲菲依一把抱住了。

  两人一时都没有了语言,华子建就感觉像是怀里抱了一盆火一样,烤的自己也满身的过电,那两个山峰顶的他一阵阵的目眩,华子建想要推开她,他不希望自己这样的放任和轻浮,他的理智让他明白,或者自己现在只是仲菲依孤独寂寞中的一个替代品。
  华子建就喘息着说:“仲菲依,你放手,我帮你倒点水喝一口。”
  仲菲依嘴里喃喃的说着什么,但很模糊,华子建就只好用手轻轻的想把她推开。但推了一下,不知道是他没有用力,还是她抱的太紧,就感觉仲菲依反倒贴的更近,那骄傲的胸膛也挤压的更有力道,嘴也很快的贴了上来,没吸几下,华子建也就守不住阵地了,开始了不由自主的反击。
  那仅仅存留在华子建心中的一点点理智又算的了什么?一个将近三十的热血壮男,一个很久没有发射过的火枪,它是完全可以轻易的就把那一点残存的理智击溃。
  如此的夜色,如此的温情,如此的美女,有哪个正常的男人可以去抗拒,华子建也陶醉了,陶醉在这美丽的幻觉中。

  仲菲依带着醉意,怜惜的看着这个大男孩,看着他急切的忙绿,看着他双手不断轮换的进攻,看着他用嘴时而小心,时而粗鲁的对自己的吸吐,她真的醉了,醉的不是酒,醉的是心.......。。
  天亮了,华子建也醒了,抬眼看看这陌生的地方,他有几秒的迟钝,很快就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他赶忙坐起来,这才发现自己什么都没穿,身边也没有了仲菲依的踪迹。
  华子建摇摇头,洗漱后吃了早点,才担惊受怕的离开了家属楼,深怕再遇见一个熟人,其实,他在洋河县也没有什么熟人。到了政府,已经上班一会了,当了县长的好处是没人给你记迟到的,不过他还是告诫自己,以后一定要注意。又过了几天,华子建一早就在办公室里,秘书小张已经给泡好了茶水,还有几份报子,他就随便的翻翻,也没什么重大的消息,就问秘书小张:“今天是什么安排”。

  小张就说:“今天10点多,你要和农业局的马局长到下面乡镇去检查农业工作。具体在下面呆多长时间不好估计,所以今天就没有安排其他活动了。”
  华子建嗯了一声说:“那还有1.2葛小时,我就看看文件。”
  小张就又说了:“华县长,今天的文件里,有一个省财政厅下发的通知,你要重点看看。”
  华子建问:“什么内容。”
  小张说:“是关于上半年资金检查的通知,涉及到你分管的就是畜牧局资金拨付问题,省厅的通知说,从今天起暂停一切资金下拨,等待检查和对账后再恢复正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