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253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师的意思,是让方逸在您老面前班门弄斧……”方逸开口说道:“这两枚印章石,一枚作为晚辈的见面礼,另外一枚,老师却是想让我将其篆刻出来,再送还给您老……”
  在见到秦海川送出的见面礼之后,方逸自然明白了老师的意思,他这是想让自己这个学生在秦海川面前露上一手,不过就方逸而言,却是有点像是被架在火上烤了。
  “什么?你帮老师篆刻印章?”
  果然,方逸话声未落,旁边的华子易就忍不住了,开什么玩笑啊,他的老师秦海川那可是国内玩金石篆刻的第一人,方逸在他面前谈篆刻,那岂不是关羽门前耍大刀嘛。
  “咳咳,孙老师的意思,就是这样的……”方逸咳嗽了两声,面色也微微有些发红,不过要论篆刻印章的手艺,方逸却是不畏惧任何人的,即使秦海川是国内公认的名家。

  “嗯,有点意思,难不成老孙也改行玩金石了吗?”
  听到方逸的话,秦海川倒是没生气,脸上反而露出了笑意,开口说道:“你那个老师也学过篆刻,只不过手艺不如我,但他一直都不怎么服气,这是让你来找场子了吧?”
  秦海川和孙连达,相识差不多有五十多年了,两人在七十年代的时候,又一同被关过牛棚,关系不是一般的好,所以在听到方逸的话后,他一下子就揣测出了老朋友的心思。
  “秦老,您这可是冤枉我了……”方逸脸上露出了苦笑,说道:“我也是见到您给出的礼物之后,才知道了老师的心思,他……他这分明是把我当枪使了啊……”
  “哈哈哈,当枪那也要有枪的特性才行啊……”
  方逸的话逗得秦海川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声落下之后,开口说道:“方逸,老孙既然敢让你给我刻章,想必你也有几分手艺的,不过我这两枚印章石,都是印章石中的极品,你可敢在上面篆刻?”
  秦海川和方逸的另外一位老师余宣的性子,倒是有些相像,那就是喜欢提携后辈,所以在听到方逸的话后并没有生气,反倒是生出了几分想要考究一下方逸的心思来。

  “您老只要舍得,我自然是敢的……”
  方逸自小在山中生活,比之胖子和三炮,他缺少了几分人情世事,但同样,在方逸心中,也没有任何对权威所谓的敬畏,尤其是在篆刻这门手艺上,方逸自问是不弱于任何人的。
  “好,这才有点年轻人的样子嘛……”听到方逸的话后,秦海川赞许的点了点头,起身进入到了里屋,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个用皮革做成的工具包。
  “方逸,工具我这里就有,你敢不敢现在就开始雕琢印章?”秦海川将工具包放在了方逸的面前,他倒是想看看老朋友的这位弟子究竟是有真才实学,还是靠一张嘴来吹嘘的。
  “老师,这……这怎么能行啊?”
  方逸这边还没开口答应,旁边的华子易却是不愿意了,他知道那枚田黄石是老师收藏了几十年的宝贝,平时一有空就拿在手里把玩,眼下送出去就已经是很心疼了,这要是被方逸给雕坏掉,老师还不要被气出病来啊。

  “子易,你激动什么呀……”
  秦海川看了一眼华子易,他对自己的这个弟子总体上还是很满意的,不过华子易有一个缺点,那就是功利心稍微重了一点,什么事情都会将利益摆在前面。
  “老师,这可是您珍藏的珍品,万一要是毁坏了,那可怎么办?”华子易的确表现的是有点激动,他现在的感觉就是,老师拿着价值连城的物件在哄不懂事的孩子玩一般,也不怕孩子将其给损坏掉。
  --
  而且秦海川的话,也让华子易心里有些吃味,因为在去年的时候,华子易身居高位的大伯,向秦海川求取了一枚私章,当时就是看中了这枚田黄石,只不过却是被秦海川给婉拒掉,另外选了一枚印章石赠予了华子易的大伯。
  所以现在看到秦海川竟然愿意拿出这块田黄石让方逸篆刻,华子易心里不是一般的难受,老师连大伯的面子都没给,却是愿意让方逸将这块田黄石给糟蹋掉,华子易不知道究竟谁才是老师的弟子。
  “子易,印章石原本就是要拿来篆刻的,又何来的毁坏一说?”
  秦海川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开口说道:“我以前不愿意雕琢这两枚印章,是因为我喜欢它们那种天然的样子,但是不雕刻出来,这东西就不完整,这和珍贵与否是没有关系的……”
  其实秦海川并非没有将这枚田黄石印章篆刻成自己私章的心思,如此一来,也就不会有人再求取它了,只不过这几年秦海川年龄大了,手有点发抖,他一直没下决心将其篆刻出来,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老师,要篆刻,那也得是您亲自动手啊……”
  华子易看着方逸,说道:“方逸,我没有瞧不起你的意思,不过你应该知道,老师的篆刻手艺,在国内无人能出其右,你要雕这枚印章,那还真有点班门弄斧啊……”
  “华哥,您说的是,我这还真是班门弄斧……”面对华子易。方逸只能是苦笑不已,老师这哪里是让他上京城来送请帖的啊,简直就是来拉仇恨的。
  “小方,你也不要妄自菲薄。既然是老孙的意思,我就给你这个机会……”
  秦海川摆手打断了方逸的话,他对孙连达的了解,可不是华子易和方逸能与之相比的。秦海川知道自己这位老朋友为人处世一向都是十分稳重的,相交数十年,秦海川就没从孙连达的口中听过一句过激的话,干过一件没有把握的事情。
  所以对于面前的方逸,秦海川心里还是非常重视的,他相信孙连达既然敢让方逸在自己面前“班门弄斧”,那就一定是有所持的,说不定方逸在篆刻上的造诣。真的会让自己出乎意料的。
  相对于一块印章石,秦海川无疑更加相信自己对老朋友的认识,而且话说回来,以他和孙连达的交情,就算是这块田黄石废掉了,秦海川也不会生气的,到了他现在的年龄。早就对这些身外之物看开了。
  “老师,您……”
  “不用再说了,让方逸试试吧……”

  华子易还待再说,却是被秦海川摆手制止住了,当了那么多年的领导,他看问题要比华子易深刻多了,要知道,能被孙连达和余宣一起看中并且愿意收之为徒的人,就是放在秦海川面前,那也是要被高看一眼的。
  “好。那我就试试……”方逸这次没有再谦虚。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在方逸眼中,是没有什么专家权威之分的,他尊重秦海川,是因为秦海川是老师的挚友。是自己的长辈,可不是他并没有见过的篆刻手艺。
  “方逸。你看看这几把刻刀可还顺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