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45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知道,妞妞是用往自己脖子里弄雪相威胁。这他倒不怕,自己只要注意了,她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把雪弄到自己脖子里的,只是她老是这么捣乱的话,自己的电话就没法打了。
  “你真是道歉?”楚天齐问道。
  妞妞郑重的道:“君子一言。”
  “好,那你说话可要算数。”楚天齐再次确认道。
  妞妞重重点了点头,伸出了手。
  楚天齐只好弯下腰,把手机给了妞妞。
  妞妞握着手机,快速走到一边,换上了一副笑容,对着手机道:“您好,请问你是哪位?我是楚副乡长的外甥女妞妞。我该怎么称呼您?”

  宁俊琦的声音传了过来:“我是宁俊琦,你就叫我阿姨吧。”
  宁俊琦的声音很高,楚天齐也听到了,显然是手机免提的声音。不知道是妞妞故意摁的,还是无意中碰到的。
  “宁……哦,你就是宁乡长吧?我是不是得称呼你大舅妈呀?”妞妞对着手机道。
  楚天齐走了过来,就要抢妞妞手中的手机。妞妞做了个鬼脸,把另一只手里的雪团晃了晃,意思在警告楚天齐不要轻举妄动。
  宁俊琦的声音有些发颤:“妞妞,不能瞎称呼呀。我可是你大舅的领导。”听得出她的情绪有波动。
  “我没有瞎称呼,我们柳老师说过我大舅喜欢您,您也喜欢他。”妞妞嘻笑道,“当然了,我看我大舅也不正常。刚才见到是您的电话,他一下子就蹿出屋子,到院里来了,看上去就鬼鬼祟祟的。”
  “咯咯咯”宁俊琦的笑声传了过来,妞妞也跟着笑个不停。
  乘妞妞得意之际,楚天齐一下子抢过了手机。妞妞急的直晃手中的雪团,但还是没有扔过来,然后悻悻的回屋去了。
  看到妞妞进了屋,楚天齐关了免提,对着手机道:“别听她瞎说,小孩子家家的。”
  手机里静了一小会儿,然后传出宁俊琦的声音:“怎么,你有不同的看法?”

  楚天齐不知道她指的是什么,只是“嘿嘿”的傻笑着。过了一会儿说道:“这场雪下的太好了,春种保墒没问题了。”
  “是啊,瑞雪兆丰年嘛!”宁俊琦的声音忽然很是高兴,“我们也能过个消停年了。昨天我还梦见失火,这回好了,就是响多大的炮也不怕了。”
  “嗯。”楚天齐回道:“我心里也一直不踏实,现在可好了。”
  “大叔、大婶好吗?”宁俊琦问道。
  “都好,我们一家刚吃完饭,我爸还喝了好几杯酒呢。”楚天齐对着手机道,“对了,我妈还问我怎么没把媳妇带回来呢。”
  “你……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宁俊琦娇嗔道。

  “你明白的,我妈成天都念叨着‘宁姑娘是个好女孩儿’。”楚天齐煽情道,“这才分开一天多,我就觉得时间像过了很久一样,弄的我茶不思饭不想的。”
  “咯咯咯,你这是在背台词吧。”宁俊琦笑着道,然后她换了话题,“哦,谢谢你给我拜年,也祝你和同志们新年快乐。”
  楚天齐不明白宁俊琦的话为什么前言不搭后语,正这时,手机里传来开门声,然后是一个男人的声音:“琦琦,还没打完电话呢?”紧接着是宁俊琦的声音:“爸,单位同事给我拜年呢。”然后,宁俊琦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再见,我挂了。”
  手机里传来“嘟嘟”的声音,对方把电话挂了。楚天齐这才醒过劲来,刚才的电话是被未来的“老丈人”给搅了。

  楚天齐轻笑了一下,收起手机向屋里走去,他这才想起来,刚才忘了问宁俊琦“是什么时候回去的”了。
  楚天齐回屋后,质问妞妞道:“你为什么要对着电话瞎说?你可是说过君子一言这四个字的。”
  妞妞振振有词道:“我是说过。可我不是君子,我只是一个小女孩,所以没必要遵守约定。”
  “你……”楚天齐被妞妞噎得哑口无言。

  尽管妞妞嚷嚷的挺欢,说是要看完春晚,可是刚十点的时候她已经睡着了。父亲、母亲、姐姐也没有看完,只有楚天齐和楚礼瑞坚持看到了最后。春节晚会节目非常不错,好几个歌舞、相声、小品,都是围绕着新千年的主题,充满了喜庆与幽默。
  凌晨五点多的时候,全家都起床了,在院里点着了熊熊燃烧的旺火。燃烧的木柴噼啪做响,小院里两米多高的火柱,看上去非常壮观。众人都伸出双手烤着旺火,希冀驱除邪气,带来旺运和身体康健。
  有半尺多厚的积雪护着,一点也不担心失火、放荒。一边烤着旺火,一边燃放着花炮、鞭炮、“二踢脚”,整个小院里充满了孩童嘻闹、大人说笑的声音,和不时燃放的花炮声。美丽的烟花,带着彩色尾巴,在天空炸响,幻化成各种形状,整个村子都被包裹在一片喜庆氛围当中。
  放过鞭炮,院里的旺火还没有最终熄灭,全家都回到屋子里,喝着红糖水,吃了一些点心。妞妞在向大家拜年后,拿上压岁钱,继续睡觉去了。躺下的时候,仍然把用红包装着的压岁钱放到枕头下,才安心睡去。
  大人们开始包饺子。在包饺子过程中,大家不再提起一年中的劳作与辛苦,也不再提起生活中的那些繁琐之事。全家人议论的都是关于过年的话题,或是这几天发生的趣事,也有关于吃到饺子里硬币数量的猜测。
  早上吃饺子的时候,吃出最多硬币的,当然是妞妞,还有她的姥爷楚玉良。妞妞天真的炫耀着自己的“战果”,并用言语“羞臊”着两位舅舅,引得众人不住的发笑。楚玉良当然不会单纯的认为,吃出硬币是自己的运气极佳,但仍然难掩那种喜悦,甚或带着一丝激动。
  吃过饺子后,楚家哥俩仍然是按照老传统,去向村里的长辈拜年。这些老者接受着他们的祝福,同时更多的是对楚家人,尤其是对楚天齐由衷的叹服和称赞。尤其在柳三爷家的时候,柳三爷更是向楚天齐伸出大拇指,连夸他记着乡亲们的嘱托,踏踏实实的为大家做了好多事情。面对这种情况,楚天齐只得尽力喝下乡亲回敬的美酒,以表示自己的诚意和谦虚。一圈转下来,楚天齐和楚礼瑞两人已经喝得有些晕头转向。踩着“嘎吱”作响的积雪,哥俩互相掺扶着,回到了家里。

  今年,来家里拜年的“小年轻”多了好多,他们都向楚玉良夫妇送上了新年的祝福,并祝楚大伯、楚大叔、楚爷爷身体早日康复。一些平辈和长辈也过来问候,希望楚大夫能够恢复如初,继续为大家诊治疗伤。
  每当家里来人的时候,楚天齐哥俩就要和对方寒暄,并做着迎来送往的工作。多半天就这么过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