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229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仲华也不知道这小子到底想要说什么,不由得看向了逼着丁长生表态的司南下,难道是司南下让丁长生这么讲的,但是看到的却是司南下皱眉的样子,看来这也不符合司南下的意思啊。
  而司南下虽然不知道丁长生想说什么,可是丁长生说了这么多还没绕到他想要的点子上,不由得后悔让这小子表态了,这家伙接下来的话该不会是砸场子吧?

  “市财政的苦难都知道,教师的工资都不能完全兑现,公务员的工资欠了三个月了,我这没说错吧,司书记说的新城区建设和开发,包括纺织厂在内的土地要重新设计和建设,把湖州市区建的好一点,一来可以改善城市面貌,方便大家的出行,二来可以间接的解决我们的财政问题,我赞成这个方案,在没有其他替代方案的情况下,也只能是如此了,但是我很担心,相信各位领导也有担心,那就是,土地是不可再生资源,卖完了我们卖什么?”

  “我说,你小子罗里吧嗦的说了这么多,你到底想表达什么呀?”仲华生气的问道,现在看来丁长生的这些话都是拾人牙慧,没有一点创意  。 
  “仲书记,你不要急啊,我还没说完呢,一个城市的发展,不能人云亦云,千城一面,我考察过湖州的历史,看过湖州的地方志,可以说湖州虽然看上去破破烂烂的,但是在历史上,这里是水路交通要道,很多的建筑都是那个时候留下的,很遗憾的是,我看了刚才李局长的设计规划图,很多都要拆掉了,不可否认,这里将来都要建成高楼大厦,像北上广一样,问题是,人家那里是北上广,就算是建成那样,我们还是湖州,不是北上广,我的意思是,这些地方能不能留下,作为一个地方特色保留下来,政府出钱修缮一下,这些建筑有的几百年了,最少的也有一百多年了,留下来是古迹,拆了就是砖头瓦块,一文不值了”。无遗憾的说道。

  “还有吗?”司南下听出来丁长生的意思了,脸色很不好看,说到底,丁长生是反对拆迁的。
  陶成军轻轻的叹了口气,这小子还是绷不住,那些老宅是古迹,在座的有不知道的吗?没有,但是都不说,在城市建设面前,在老的古迹也得让步,因为这关系到开发商上的利益,关乎到官员的帽子。
  有人愿意说,但是不见得有人愿意听,事实如此。
  唐玲玲看着丁长生,她虽然一直都被他吸引着,尤其是和他有了那层关系后,这种欣赏就变得像美丽的少女对情郎的维护和爱慕,丁长生的这些话虽然说出了大家的心声,但是这些人不见得都不懂,可还是没有人吭声,为什么?答案显而易见,可是丁长生没有管这些事,畅所欲言,无论如何,你们不能剥夺我说话的权利。
  “我赞成拆迁,但是这个拆迁我认为应该是有选择的,规划局的规划不尽合理,我觉得需要改一改,如果可能,最好把那些集成连片的古民居留下来,这是湖州的特色,也是湖州的名片”  。

  “可是,丁主任,如果要改的话,工作量会很大,而且和司书记的开发方案也是不符的”。规划局的局长李泰解释道。
  丁长生不再说话了,李泰将司南下都搬出来了,自己还能再说什么呢,自己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再说的话就是废话和自不量力了。
  “好了,这件事先到此为止,还有其他问题吗?没事散会”。司南下问道。
  “书记,纺织厂的问题怎么解决,正好大家都在这里呢,那就议一议吧,城建委都成立了,纺织厂的问题是不是迫在眉睫了,我的意思是要是有了解决方案的话,城建委是不是提前介入纺织厂的职工遗留问题?”邸坤成说道。
  本来这个问题不在今天的常委会议题之列,但是邸坤成既然提出来了,而且连城建委都被扯了进来,而城建委还是自己倡导成立的,司南下要是拒绝邸坤成的提议,会让自己的气势上矮很多。
  “那就说说吧,你们是怎么想的,纺织厂的事摸清了吗?”司南下问道。
  “大家都知道,解决纺织厂的问题需要钱,但是我们缺的就是钱,所以这个问题一拖再拖,现在好了,终于是有人肯帮我们解决这个问题了”。邸坤成得意的笑笑说道。
  “有人愿意帮我们解决纺织厂的问题?”司南下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难道是罗东秋和蒋海洋想通了,但是一想,马上觉得这事不对,邸坤成是从来不和罗东秋来往的,怎么会和他合作呢。
  “对,这个人大家可能都很熟悉,就是我们湖州的富商华锦城,这是他的方案,大家传阅一下吧”。邸坤成居然将华锦城的方案复印了好几份,都发给大家了。
  司南下也接到了一份,还没看几行字,他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邸坤成这一手耍的太好了,而且这份方案也是无可挑剔,如果自己反对,那么大家的眼睛都是雪亮的,可是如果自己不反对,罗东秋怎么打发,怎么和省里交代,虽然到目前为止罗明江没给自己打电话,可是省委里的其他人可是拐弯抹角的和他说了好几次了,让他睁一眼闭一眼。 
  司南下岂能不明白,邸坤成这帮人这是借着纺织厂这块地的处理问题在和自己较劲,但是这个方案让谁说都是最佳方案,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哪个开发商愿意将自己的利益让出来替政府分担压力的。  
  可是如果这个方案通过了,那么就意味着罗东秋和蒋海洋彻底没戏,邸坤成这伙人不也是看到了这一点嘛,他们要的就是自己向上面无法交代吧。
  “这样的操作是好,可以解决我们目前在纺织厂问题上的困境,但是这个方案是不是一定能推行的下去,我看是需要考虑的,我们是政府,纺织厂的事本来就该政府负责,如果我们拿开发商的方案解决纺织厂的遗留问题,这件事要是传出去,我们湖州市政府可就脸面无光了,所以,我还是倾向于用纺织厂的土地出让金来解决纺织厂的问题,那样我们不会有任何的麻烦”。司南下咬住了这一点,虽然罗东秋连土地出让金都不愿意拿,但是司南下决定,在这一点上不能妥协。

  虽然自己可以在某些方面可以网开一面,可是这不意味着自己没有原则,纺织厂的土地出让金势在必行,而且还得是足额缴付,用这这笔钱解决纺织厂的问题可以说是足够了。
  “书记,我想,你是没看明白这个方案的具体内容,这个方案是土地出让金该怎么交还是怎么交,纺织厂的问题是开发商自己让出的利润来解决,可以说我们不用出一分钱就可以把这件事完全解决,这有什么不对吗?”邸坤成反问道  。 
  “有这好事?”司南下这下有点吃惊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自己就算是想帮罗东秋,怕是也不好说话了,如果自己再强行将这个项目给罗东秋,那自己就别想在湖州混了。
  到那个时候,自己可就是真的是出卖湖州利益的人了,在座的都不是傻子,自己也不可能一手遮天,想到这里,司南下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