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228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不是丁长生第一次列席常委会,以前的时候担任记录,但是这次不用忙着记录,只要听着就好了,而且这也是丁长生遇到的最沉闷的一次常委会,按说这么大的工程,邸坤成应该是感兴趣的,可是从头到尾,邸坤成一句话没说,大家就这么看着李泰像个傻瓜似得在那里讲解设计示意图。
  “大家有什么意见吗?可以放开了谈,这是湖州的大计,不是我司南下个人说了算的,既然我把这件事拿到常委会上来,那么就需要一个集体决策,为湖州做个决策”。司南下又强调道。 
  这一点其实大家都想到了,这么大的事,司南下不可能乾纲独断,即便是他想,但是他也不敢,因为像这样决定一个城市发展前景的决策,非得是常委会决策不可,一旦失利,集体决策,等于是无人决策,所以追究责任的话,责任也不会让司南下一个人来承担。 
  “司书记,我觉得这事是不是有点冒险,现在的市财政经不起折腾,先不说这些启动资金哪里来,即便是有了启动资金,拆迁赔偿也将是一个天文数字,这些钱有着落吗?”邸坤成终于说话了。
  “这个好办,我研究了一些城市旧城改造的经验,按照规划,我们先圈定哪些土地可以出让,然后挂牌出让,竞价拿地,拿到地后先解决拆迁补偿问题,政府没有这个钱,但是不代表开发商没有啊,这个问题不是问题”。司南下一下子就把邸坤成担心的问题都解决了,邸坤成还想再说什么时,看到司南下在看着他,想了想,还是没有说出来。

  虽然邸坤成很想反对,但是司南下现在的决策是正确的,招商引资不利,那么只能是依靠土地经济,卖地虽然是杀鸡取卵的发展方式,可是现在没钱,杀了鸡,我又不会在这里干一辈子,后面的事后面自然是有办法解决,所以,前人管不了后面的事,这也是现在大多数地方官员的心理  。(.
  “仲华,你的意见呢?”司南下又看向了仲华。
  本来他是不想说话的,但是既然是司南下点了名,那么他不吱声也得吱声了。
  “我赞成这个方案,但是这里面还有很多细节需要落实,最好是成立一个专门的机构,前段时间因为拆迁的问题,成立了一个城建委,我看还该成立一个新城建设指挥部,城建委划归指挥部管,这样就能理顺关系,做到令行禁止,这么大的工程,为了预防有些人会借着机会中饱私囊,我看,纪委的同志也要参加这个指挥部,在招投标等一切程序方面都要加强监督作用,防患于未然”。仲华不说是不说,但是一说这些事都在点子上。

  “指挥部?仲书记说的这个主意好,我赞成,而且这个指挥部应该由司书记任指挥长,统一思想才能万众一心”。邸坤成抓住机会,又表了一次态,只不过,这次还不是力挺司南下,而是为司南下这个项目套笼头。
  “嗯,司书记,我觉得仲书记这个建议好,我们要吸取教训,不要工程起来了,干部倒下了,这么大的工程,稍微伸伸手,就够判个无期的了,我看还是防患未然好”。纪委书记汪明浩插话道,开始的时候他还不是很感兴趣,认为这些事和纪委的职责范围不搭边,但是仲华这么一说,给了汪明浩启发,对啊,既然是这样,纪委的人参与进来也是一项成绩啊。
  “还有意见吗?”司南下听了点点头,然后看着大家,可是没人再说话了,司南下的目光落在了丁长生身上。
  这小子进了这屋就扮演哑巴,到现在一言不发,可是司南下却不想就这么轻易地放过他。

  “丁长生,你有什么意见吗?”司南下问道。
  “我没意见,各位领导的意见非常好,我都同意”。丁长生言简意赅,他心里想,你想把我拉下来,可没那么容易,因为在司南下讲话的时候,丁长生看了一眼秘书长陶成军,陶成军微不可察的摇了摇头,丁长生知道,秘书长这是在告诫自己,少说话,最好是不说话,所以丁长生在会议上装模作样的记录着领导的话,但是实际上脑子一直都没转动  。
  “没意见?你就没点想法?”司南下眉头一皱,问道。
  事实上,他是想让丁长生发表点倾向于自己的意见,这样一来大家才能更加的认定他丁长生是靠着我司南下的,石爱国走了,但是丁长生不是没有靠山了,靠山就是他司南下,从此丁长生的脑门上就得刻着司南下的名字。

  但是丁长生可不是这么想的,司南下的亲信只有林春晓,那才是铁杆亲信,而且有小道消息传出来,林春晓可能在开发区呆不了多久了,一来是因为林春晓来开发区虽然有段时间了,但是事实上对开发区的工作没做多少工作。
  二来仲华的突然上位,让司南下看到了另外一个位置,那就是财政局长,疯传司南下想将林春晓调到财政局去,如果这个消息属实,那么开发区的一把手还得再另行决定。
  本来司南下的意思是想从外面调个人进开发区当书记,可是想来想去,没有合适的人选,而丁长生已然是确定了一个三个亿的投资大单,而且还立下军令状,年底达到十个亿的规模。
  如此一来,司南下投鼠忌器,如果贸然换一个人到开发区,那么会不会和丁长生形成冲突,如果形成冲突,该怎么办,会不会影响到开发区的招商引资规模,这都是未知数。

  “要说想法,也有一点,但是还不是很成熟,所以我也拿不准到底说得对不对?”丁长生谦虚道。
  “矫情,给你说话的机会,就麻利的说,腻歪”。司南下虽然是以一种大家听起来不耐烦的口吻,但是这样的口吻却不是寻常同事或者是单纯的上下级关系那么简单。
  司南下通过这样的对话方式间接的表达了自己和丁长生之间的关系亲密程度,按说一个市委书记和丁长生这个级别的人用不着这么玩心眼,可是看看刚才的常委会发言,就可以发现,司南下对常委会的控制几乎是零,这让他很郁闷和烦恼,所以他急切地想通过做出点事来证明自己,亦或是凝聚人心,建立自己的威信。
  “那,我就简单说一下吧,说不好的地方还请大家批评,得罪人的话也请大家多担待,书记,我要是说到你的不是,你可千万不要怪我啊”。丁长生站起来拱了拱手,向大家行了一个罗圈揖说道。 
  “行了,你赶快说吧”。仲华看到丁长生的卖关子的样子,笑说道。
  “自从税制改革后,地方的收入来源就成了各地政府的大问题,说得不好听一点,大头都让上面拿走了,但是地方的事还得干,经济发展一直都是经济发展的根本动力,但是也不是每个地方都能借助经济发展来满足地方的自身需求,像我们湖州就是这样……”
  丁长生在讲,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没有想到丁长生会说这些话,他们以为丁长生也会是就事论事,讲一些关于土地经济的问题,和解决办法,但是听了几句后,发现这小子有点跑题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