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544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停!”
  有人高声喊着,让那帮人停下来,而我则有些难以置信地四处望了一下。
  虽然这边一片漆黑,不过这对于一个修行者来说,却并不算是什么,只要不是瞎子,百分之百能够看到我。
  而且以他刚才的表情,绝对是瞧见我了。

  但他为什么没有将我给点破呢?
  我心中诧异无比,而这个时候陷地宫的人大声吵闹道:“你们有没有瞧见一个穿黑衣的小子,从我们宫墙西边往这儿跑来了,有没有?”
  骑鲸者高声说道:“奉海公主命令,陷空洞震动,恐有大事发生,所有人一律待在各自洞府之中,不得出来;整个碧游宫实行宵禁,任何胆敢四处乱跑者,皆抓回内务巡防营中受苦!”
  双方仿佛在对峙,挑头的那人气呼呼地嚷嚷道:“你瞎眼了么,没看到我陷地宫给人炸了?”
  骑鲸者的语气一下子就变得冷漠了起来,说徐管事,你觉得我的眼睛瞎了?
  他的威势浓重,那徐管事一下子就软了,说对、对不住,欧阳将军,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我陷地宫这儿被人弄成这副模样,却跟刚才走脱的那人有重要关系,如果不将他给拿下,只怕到时候我们公明长老回来,会打死我们的。
  骑鲸者说刚才那震动,到底怎么回事?
  徐管事说不知道咧,许是有人在陷地宫里埋了丨炸丨药,才弄成这副模样了……
  骑鲸者说竟然有此事?那好,吕凯、卫道,你们两个带人去陷地宫,帮忙调查一下此事,其余的人,跟我去将那炸毁陷地宫的贼人给拿住!

  徐管事一听,慌忙喊道:“别,别,陷地宫此刻一片混乱,实在没办法招待各位。”
  骑鲸者说我们是过去调查案子的,需要什么招待?
  徐管事依旧阻拦,说不用了,一会儿公明长老就要回来了,此事由他主导就行了。
  骑鲸者说你这般三番五次的阻挠,难道陷地宫中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徐管事义正言辞地说怎么可能?没有,没有!
  骑鲸者说既然如此,那回头的时候,你得给我一个解释;除此之外,你们的人回去吧,今夜宵禁,倘若是给我发现,绝对不会留情;其他人,四处搜查一下,看看那个贼人到底跑哪儿去了……
  两人说完,我感觉到有人朝着这边搜来,没有再敢停留,匆匆离去。

  这碧游宫一峰几十处洞府,处处凶险,我往外面跑去,绕来绕去,一不小心就迷了路,正犯愁呢,这时前方突然又走出一人来,将我给拦住了。
  我抬头望了过去,却瞧见来人居然正是之前统领巡防营的骑鲸者。
  欧阳发朝。
  他拦在了前面小巷的出口处,然后缓缓说道:“你要跑到何时?”
  我瞧见他就一人,心中胆气也旺,冷哼一声,说何日这蓬莱岛能够一片清明,没有冤事,我便不跑了,正大光明地行走。
  欧阳发朝走上前来,说哦,你的意思是之前偷盗内库的罪名,是被人冤枉你的咯?
  我微微一笑,说大名鼎鼎的骑鲸者,你若不是清楚这一点,刚才又如何当做看不见我呢?
  欧阳发朝说此事的确有疑点,毕竟那宝物虽然珍贵,但对于你们来说,却并没有太多的诱惑,再说了,你们刚刚赚到了一笔巨款,临时被召进宫中,却突然变成了贼人,这事儿说起来的确是漏洞颇多。
  我心中欢喜,说你倒是明察秋毫,如此也不算是个糊涂人。
  欧阳发朝说我当然不糊涂,不过即便是公明长老这边说了谎,你也犯不着将他的道场给炸塌了去——那陷地宫可不只是他赵公明一人的,而是我碧游宫的财产。
  我说那你告诉我应该怎么办,难道得跟他讲理?

  欧阳发朝说难道我碧游宫就讲不得理?
  我说若是讲得,我又何必四处奔逃?
  欧阳发朝说你们潜伏在碧游宫这几日,必然是有人在收留你们,你也应该知道我碧游宫中也有正义,既如此,为何不相信我巡防营?
  我心中一下子就警惕了起来,说你要怎样?
  欧阳发朝说道:“不可否认,我对你的确心存欣赏,不过职责所在,必须要擒拿于你;至于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到时候对薄公堂之上便是了,我保你在最终审判之前,生命无忧——你束手就擒吧,我不想伤你。”

  我的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来,说你果真要逼我?
  欧阳发朝低下头,说职责所在。
  我瞧见他没有可能更改自己的想法,便收回了对于他的期望,忍不住悲声一笑,说碧游宫,碧游宫,没想到天下人皆憧憬的修行三圣地之一,居然是这般模样——黑白不分,是非颠倒,随意出手杀人的,居然是蓬莱岛的大人物;强取豪夺的,居然是碧游宫的长老,而那努力求存,拼死挣扎的,却反而要给平白抹杀了去,好、好、好一个东海蓬莱岛……
  欧阳发朝说你有什么冤屈,到时候公堂之上说出即可,何必在这里悲切?
  我说我们平白无故被下药,迷倒在地的时候,你们在哪?我们被抓入陷地宫中的水牢,严刑拷打的时候,你们在哪?我们被人抢夺了全部财务的时候,你们又在哪?

  欧阳发朝沉默,不过眼神却依旧坚定。
  我说你要抓,为何不去抓此刻就在陷地宫中的轮回,和他那臭名昭著的海上丝绸之路?你要正义和公平,为何不进陷地宫里去看一看,那牢房之中,不知道有多少无辜的受苦者?少在我面前装这些,欧阳发朝,不要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你来吧,真以为我会惧怕你?
  欧阳发朝眯着眼睛,说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我说我何必骗你?
  欧阳发朝陷入了沉默之中,许久之后,他叹了一口气,说不管如何,我还是得把你给拿下,这是我的职责,抱歉。
  我没有再多说,拱手说道:“请。”
  欧阳发朝深吸一口气,然后向前一踏。
  他一脚落在半空中,而下一秒,居然陡然间跨越了十几米,一下子就出现在了我的跟前来。
  他挥掌,朝着我的脖子上拍了过来。
  这气力很足,显然是想要出其不意地将我给一下子拍倒。
  说实话,他这陡然间的跨越空间,的确是让我惊了一下,因为我能够感受分明,他并不是使用了任何遁地之术,若是完全凭借着身体的速度接近的。
  这是一种让人恐惧的速度,出其不意到了极点,不过欧阳发朝恐怕没有想到,我对这事儿并不陌生。
  拥有地遁术的我,也经常使用这种手段。
  所以我没有任何犹豫,果断地接下了他的这一掌,两人的手掌陡然相撞,我感受到了一股庞大的力量袭来,就仿佛最暴戾的狂风巨浪一样。
  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