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9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后来,他们就一起在公园转了很久,华子建知道了安子若已经离开了那个在跨国集团公司做董事长的丈夫,她自己回到了江北省,在省城有了一家房地产公司和一座酒店,而今天,安子若鬼使神差般的想来公园转转,没想到终于遇见了他。
  她还告诉华子建,自己在去年还专门到过柳林市,希望可以见到华子建,但几经打听,还是没有华子建的消息。
  华子建也告诉了她,自己在柳林市做市长秘书,也告诉了她,自己还经常活在回忆中,这让安子若的心开始了流血,她无法谅解自己的背叛。
  后来华子建还是要离开了,他拒绝了安子若的邀请和相约,他在今天这突如其来的震惊中还没有想好自己应该怎么做,他是还在爱她,但有用吗?自己一个小小的土秘书,在见惯了达官贵人,出入于明堂华庭的安子若面前又算的了什么,华子建很少有过这样的信心不足,但今天,他感受到了这种滋味,他没有再去抬头看那个绝美的女人,他低下头慢慢的离开了。

  安子若应该是想说点什么,但她也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显得那样微不足道,看着华子建缓慢又沉重的离开,她的眼前也点模糊,她知道,自己也有泪水了。
  不知道哪里,这时传来了一首飘渺的歌:远处有歌声轻,随风飘送到这里,歌声是哀伤的,使我听的黯然伤心,那是谁,唱出了我的伤悲,有谁比她,更知道我,什么都不用再多说.......。
  日期:2015-11-19 06:58
  两天的会议结束,第二天各市县的领导都准备返回,秋紫云好久没回家了,当晚就让司机小刘送她回家,华子建没有去送她,秋紫云也没有让他送,好像两人都在回避着某种尴尬,华子建就一个人无所事事睡了一个好觉,他在省城也没有几个同学朋友,加上现在电信,移动,联通的来回折腾,手机号码要不了多久就换一个,在说了,所以很多同学都已经联系不上了。
  一大早,还是小刘过去接回了秋紫云,三人就一起往柳林市返回了,车在蜿蜒的山道上盘行,车窗外的景色固然很美丽,但华子建没有心情去欣赏,他发现秋紫云一直脸色黯淡,抑郁寡欢,从上车到现在,一句话都没说。
  华子建作为一个秘书,他很明白自己的位置,秘书极为重要的一条规则就是和领导要保持高度的一致,要是领导伤心你快乐,领导发言你唠嗑,领导夹菜你转桌,领导听牌你自抓,那你想下,这还得了,估计你娃就不要想继续混了。
  同样的,华子建的心情也很不轻松,自从公园里邂逅了安子若,华子建就多了份沉重,这几天他的脑海里想到的最多的也就是安子若。
  秋紫云在开完会以后到江北省长乐世祥房间做了拜访,在汇报了工作后,乐世祥省长问到了她和柳林市华书记相处的怎么样,她不好怎么说华书记在柳林市的独霸专权和一手遮天,只淡淡的说,配合的还行,乐世祥市长又告戒她要搞好团结,说老华是老同志了,该迁就的地方还是要迁就下,不要意气用事。

  相对于目前的这些市上领导来说,乐省长对秋紫云还是比较欣赏的,他们的交往不算密切,也算不上一个派系,但显而易见的是,乐省长在很多时候,都给予了秋紫云一些帮助,照此发展下去,秋紫云有一天是会排入乐省长的队列。
  从乐省长房间出来以后,秋紫云赶回了家,一进门,秋紫云看着凌乱的家,就有点愧意,自己长年在外,对这个家,对丈夫,对孩子的照顾真的太少,女儿也经常说她是个典型的工作狂,丈夫就不用再说了,打击和挖苦她的话那是日新月异,层出不穷。
  秋紫云看看老公还没回家,就先到父母那面把孩子接了回来,母女两见面,少不得唏嘘一番,秋紫云安顿好了孩子,怀着内疚的心情打扫了房间,做好了晚餐,等丈夫回来,没想到丈夫回来并没显的特别意外和高兴,还把她又唠唠叨叨的教育和数落了一通,就像是训斥他的学生一样的训斥了秋紫云一番。
  秋紫云那是谁啊,在柳林市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天天拍马溜须,讨好卖乖的人一拨接一拨的,现在让老公如此数落那能舒服,但有什么办法,本来就是自己对家照顾的少,忍吧,秋紫云也就只能是强颜欢笑逗着丈夫高兴。
  晚上休息,她没有多少睡意,想和丈夫好好聊下自己的工作和压力,希望获得点理解,安慰,那里料想,老公白天的话很多,现在不说话了,如饿狼般,就把她压在底下,一阵的折腾,一阵的摇晃,在秋紫云的情绪和感觉还没到位的时候,老公已经是一泻如注,然后鼾声响起,秋紫云望着天花板看了很久很久,眼泪也如雨般流下。
  此时此刻秋紫云真想抱着华子建痛哭一番,向华子建述说下自己心中的苦闷,工作不顺心,老公不理解,一个官场女人难道就这样艰难吗?
  日期:2015-11-19 07:01
  但多年的政治生涯让她很理智的明白,越是现在工作的压力加大,她越应该注意自己的言行,不要给任何人有可乘之机。

  就这样,在几个小时的沉闷中他们回到了柳林市。
  树欲静,而风不止,在秋紫云和华子建自认为华书记已经暂停攻击的时候,新的一拨攻势又悄无声息的展开了。
  因为到了清明节,省里人大的程南熙主任就回到了柳林市郊区的柳沟老家来上坟,因为是私事,所以市上也没有大张旗鼓的警车开道,只有少数的一些市上领导亲自陪同着程南熙主任,一大早,华书记带上市委专职副书记吕旭和秘书,政府这面秋紫云带上常务副市长韦俊海和华子建,分乘几辆小车跟在程南熙主任的小车后面,一路往柳沟开去。
  柳沟是距离市区城30来里的一个地方,最后的一段路也不是太好走,几辆车摇摇晃晃了很长时间,才到了那里,程南熙主任的老家就住柳沟,他一回来,整个村子都惊动了,男女老少,拖儿代母的,都到了程南熙主任的老屋,在柳沟,程南熙主任还有几个堂兄弟,程南熙也不是每年回来,因为过去他在外地还做过几任的领导,所以大部分时间,都是这些堂兄弟帮他给坟头除草,培土什么的。

  今天他回来自然是不能空手,车上早就买好了一些便宜的香烟,糖果,见人就发一两包,搞的满村的人欢喜异常,就像是在过大年一样,何况这小小的柳沟,从古代,到现在,也就出了这样一个大领导,谁不想来粘粘贵气。
  在这些年里,全村所有家庭,教育小孩的唯一标准就是:以后长大了学程市长。
  因为过去程南熙做过市长,在老乡们的概念里,市长应该更威风一点,人大主任他们就感觉这是退休了的职务,叫起来一点都没有市长顺口。
  所以程南熙的老屋院子里,就不断的,此起彼伏的响起程市长,程市长的喊声。
  你还别说,程南熙是幸福和满足的,看来人一老,就自然会有一种对故乡的留恋,在这个时候程南熙一点都没有了厅级领导的架子了,他亲切的和每一个衣履不整的老乡打着招呼,有的辈分比他高的,他也一点没有顾忌到自己的身份,亲热的叫着什么大大,叔叔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