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53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以,查到我身上的可能性很小,再者,即便是查到我身上,跟我有毛关系啊,我可以直接撇清的。
  我说:“然后呢,如果我们现在谁去医院,或者去找那些中毒的人,赔钱道歉,不等于承认我们就是老板了吗。那直接就被抓了,我们不是说不想赔偿或者就想直接逃了算了,但真的是无奈,你难道希望我被抓了去吗。”
  梁语文看了看我,说:“我懂了。可是他们好可怜的。”
  我说:“应该都出院了,不过就是不知道,到底谁下毒的。如果是店里的人那就太无耻了。”
  梁语文说:“那以后饭店怎么办呀。”
  我说:“关了,不能怎么办了。”
  梁语文问:“以后都不能开了呀。”
  我说:“不能了。”
  梁语文说:“好可惜呢。那同事们怎么办呀。”

  我说:“该结的工资都结给他们,多给一个月的工资,都散了。没办法。”
  梁语文说:“他们也好可怜。”
  我说:“好了,全天下的人都可怜,就是你一个人不可怜。真是先天下之忧而忧。”
  梁语文说:“他们本来就可怜嘛。”
  我说:“吃完了,去洗澡吧。”
  她嗯的点头。
  她先去洗澡了。
  我看着手机,看看彩姐电话,想给彩姐打个电话,一连串的打击,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心情肯定不好,想安慰安慰她的。
  或者,找她出来见个面也行啊,不过她很忙的。
  正要拨过去,梁语文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

  又是林斌的。
  妈的这家伙是阴魂不散了都。
  靠,梁语文难道没告诉他她自己已经有男朋友了吗。
  梁语文在洗澡,洗手间里听到了她手机的声音,问我道:“谁给我打来的啊。”
  我说:“林斌。”
  梁语文哦了一声。

  一会儿后,手机不响了。
  然后,来了一条信息,虽然不能解锁她手机,但是信息显示在了屏幕上:语文,最近忙什么,怎么总是不接我的电话呢。
  我靠死你,林斌。
  老子,看到这么个信息就不爽,我都没叫过她语文。
  都让你先叫语文了。
  真想回复个你去死的信息。
  算了,我平息怒火。
  待会儿,我再问梁语文,到底跟林斌怎么样了。
  我翻出彩姐的手机号码,给彩姐拨打了过去。
  走出了阳台。
  听到了彩姐沧桑磁性的声音:“喂。”
  我说:“彩姐,是我。”
  彩姐说:“知道是你。”
  我说道:“在干嘛呀。”

  彩姐说:“躺在床上,看书。”
  我说:“最近呢,忙什麽呢。”
  彩姐说:“没忙什麽。怎么了。”
  我说:“没有,最近不是发生了挺多的事,吗。怕你心情不好,打个电话和你聊聊。”
  彩姐说:“挺好的,你还懂得关心我呢。”

  我说:“呵呵,是啊,你是我姐呀。”
  彩姐说道:“你在哪呢。”
  我说:“后街这边。”
  彩姐说:“真的关心我的话,现在过来陪我喝两杯。我让司机过去接你。”
  我说:“今晚就没有空了,彩姐,因为还有事。”

  彩姐说:“陪女朋友吧。”
  我呵呵笑了一声。
  彩姐说:“没关系的。”
  我说:“彩姐,饭店都没了,你会不会,不高兴啊。”
  彩姐说:“唉,我也挺担心的,怕是他们知道我们在海边还有这些,过来搞鬼。”
  我说:“嗯,你要警惕,警备好,不让他们钻空子,我和陈逊也看看,如果有机会搞他们,就搞他们。”

  我先暂时不和她谈黑明珠所说的那些了,等到时候实行了和黑明珠商量好的全部的计划,就顺其自然。
  彩姐说:“你们自己也小心了。”
  我说:“知道呢彩姐。”
  彩姐说:“也没必要非得要打要杀的才行,钱没有了都没有什么要紧的,人不要有事。”
  我说:“好的,彩姐。”

  彩姐说:“改天有空过来找我吧。先这样,我先把这本书看完。”
  我说:“好。再见。”
  她挂了电话。
  我长舒一口气,看着天上的星空。
  以前和彩姐,多么的甜,现在好像隔阂了一般。

  不过也是,各有各的生活,本就是各走各的生活,谁也不管谁,反正一开始就知道两人就算走在一起,也不会有结果的那一天。
  这样也好吧。
  我回到房间里。
  梁语文说:“我洗澡好了,你去吧。”
  她看着手机。
  用毛巾擦拭湿漉漉的头发。

  放下手机后,她去用风筒吹头发,我看看她的手机,心里仿佛压着一块石头,她是不是给林斌回复什么信息了。
  我吃醋了。
  我先去洗澡了。
  出来后,梁语文已经吹干了头发,还在玩着手机。

  我冷着脸,走过去,坐在她身旁。
  她看看我,面带笑容:“怎么了呢,这副表情。”
  我问:“和谁聊呢,那么开心的样子。”
  其实,她都不管我的,我这样子,会不会太什么了。
  太妒忌太小心眼了啊。
  不管小心眼不小心眼,总之,就是在一起了不能到处拈花惹草抛媚眼拉长线找备胎。
  梁语文给我看看聊天记录,是聊微信,头像是个男的,很帅气,还**有肌肉,半身肌肉一个男的。
  不是林斌。
  这厮比林斌还他妈帅。

  我当即不爽:“哪个男的?”
  梁语文晃晃手机说:“你不知道吗。”
  我看着这男的,我怎么知道。
  很帅气。
  聊天内容,那男的竟然发过来,说我来那个了,肚子好不舒服。

  我靠,变态啊。
  实在太变态了。
  梁语文指着镜镜两个字说,“这是镜子啊。”
  我没看镜镜,倒是看这男人了。
  我说:“哦,这头像怎么搞一个男的,她男朋友啊。”
  梁语文说:“韩国欧巴啊。很火的电视剧的男主。”
  我说:“靠,谁认识哦。”
  梁语文说:“你怎么还是满嘴脏话呀。”
  搞的我都误会了。
  我还是决定问出我的疑问,“那个林斌,还经常找你啊。”
  梁语文看看我,嗯的点头。
  我说:“呵呵。”
  想说什么,却不知道说什么了。
  梁语文说:“我现在没有理他了。”
  我说:“你没有说你有男朋友了。”
  梁语文说:“我怕他伤心。”
  我说:“你也善良过了头了吧。”
  梁语文说:“我想找个机会和他说清楚吧。”
  日期:2016-06-18 0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