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534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黑明珠说:“希望你们真的能一次性歼灭吧。”
  我说:“如果,这条街属于环城帮的了,那会怎么样。”
  黑明珠说:“该怎么样怎么样。他们现在壮大了,产业很多,四联帮一时间也不可能扫清他们,他们一旦找到突破口,四联帮的日子也会不好过。”
  我说:“那你们呢。”

  黑明珠说:“我闷声做我的生意。你们也是,闷声发大财。”
  我说:“好吧,我赞成这个。不过,我担心的是你们有一天会被他们的哪个帮派攻击。”
  黑明珠说:“那他们的下场会很惨。”
  我举起杯说:“这杯酒,都祝我们好运吧。”
  黑明珠说:“不用祝福,我都会好运。”

  喝了酒,我说:“那你这么帮我们,我是该对你表示什么谢意的好呢。”
  黑明珠说:“要以身相许吗。”
  我说:“呵呵,这种玩笑都是我平时说的好吧。”
  我的手机响了。
  我看,是梁语文打来的。
  我看看黑明珠,然后说:“我去接个电话。”
  她做了个请的手势。
  我站起来,去旁边去接了电话。
  梁语文说她终于下班了。
  我问她吃饭了没有。
  已经都这个点了。
  梁语文说你都不关心我,现在才问。
  我说因为饭店的事,挺闹心的。
  梁语文说吃了,在公司叫外卖。
  她说她现在过来。
  我说好啊。
  她说买好吃的给我,我也说好啊。
  然后她问有没有想她,呵呵,谈恋爱的女孩。

  废话了一会儿后,挂了电话,一看,我靠不知不觉聊了十分钟之久。
  我回去。
  却见,黑明珠和一个外国欧美的帅气男子坐着,黑明珠的手搭在男子的手上,用不知道什么语跟那男子有说有笑。
  反正不是英语。
  虽然我不太懂英语,但还是听出来的。

  我坐回来后,心里挺不爽的,妈的你这出来和我喝酒呢,我一转身,你就勾上了哪里来的一个男人了。
  我没好气说道:“你朋友啊。”
  黑明珠说:“对,我朋友。”
  我说:“什么时候认识的。”
  黑明珠说:“前几个月吧。”
  我说:“好,你们聊。”
  她对我说:“好,再见。”
  我起来,走了,我都不去买单了。
  你们恩爱吧,靠。

  为什么我的心那么堵,我喜欢她。
  我的占有欲在作怪。
  不过黑明珠这厮,真的是浪荡,到处有男人的。
  这样的女人,真的会重情吗。
  我不相信。
  回了家。
  梁语文回来了。
  看到我,先是来了一个拥抱,我闻着她身上的芳香,突然,觉得好温馨。

  完蛋了,我已经开始慢慢习惯了有她的存在,她就像我的妻子一样。
  会不会有天会发现我骗她,会不会有天我会失去她,那。
  我不敢想象,因为一这么想,心就会痛。
  梁语文举起手中的袋子:“看我给你买了什么好吃的。”
  我说:“是什么啊。”
  她说:“我不告诉你。”
  我说:“那么得意,是什么啊。”
  她放在桌子上,打开了,说:“蟹壳黄。”
  我说:“蟹壳?我吃过蟹壳,不是,是吃过蟹黄,没吃过蟹壳呀。”
  她说:“你笨了,不是蟹壳。”
  然后她打开,香味四溢。
  她说:“我排队了好久呢。”
  我捏了一下她的脸说:“好了,以后不用给我带什么好吃的,我对吃的其实没多大的兴趣。”
  她说:“那你对什么有兴趣。”
  我说:“对你。”
  她说:“讨厌你。我对你没兴趣。”
  我抱住她。
  她问:“你去哪里喝酒了?有酒味。”
  我说:“在明珠酒店后面的那几条巷子,有清吧,和一个女老板喝酒,谈了关于饭店被关怎么办的事。”
  她说:“你还真老实,我还想问你身上怎么会有香水味。”
  我说:“哈哈,是吧,那是她的香水味吧。不过,我可没抱过她啊,怎么会有呢。”
  她说:“谁知道你呀。”
  我说:“我真没有碰她啊。”
  她说:“好了信你了,她漂亮吗。”

  她夹起来,塞我嘴里。
  我说:“非常的漂亮,但是,世上的女人,再漂亮也永远不及你。”
  她还打我了:“哪里学的油腔滑调!”
  我说:“一直都这样好吧。而且是实话啊。”
  她说:“早知道你这样人,我就不靠近你了。”
  我说:“那你还靠近。”
  她说:“以前啊,觉得你是饭店的大老板,年纪轻轻,一定有过人之处,心想你一定很厉害,对你很崇拜,结果接触了,发现啊,就是一头大**!”
  我趁机动手:“**是吧!说我**是吧!”
  她说:“好了不要动了,地板上弄的都是垃圾了。”
  我停手。
  梁语文说道:“你不是大**,你是小恶魔!”

  我说:“呵呵,怎么又成了小恶魔了。”
  梁语文说:“年纪比我小那么多,却又那么坏,不是小恶魔,是什么呢。”
  我说:“行,我是小恶魔,你是老巫婆,恶魔跟巫婆,就像蛤蟆配青蛙,乌鸦配哑巴,绝配。”
  梁语文打我:“你骂我老巫婆,骂我老巫婆。”
  我和她闹了一阵。
  她问我道:“饭店的事怎么样了。”
  我说:“怎么样,搁着了。”
  她问:“那怎么处理呀,都上新闻了。”
  我说:“以前,不是用我们的名字弄的,让人家搞的。”
  她问:“你们该不是想不管一走了之了吧。”
  我说:“那还能怎么样啊。”
  她说:“那怎么对得起中毒的那些人呢。”

  我看梁语文,又是一副忧愁的样子。
  我说:“这些事,我们想对得起他们,都不行了,现在谁跳出去谁被抓,谁敢去啊。”
  梁语文说:“如果他们死了,就白死了呢。”
  我说:“这不没死吗。再说了,我也不想这样子啊。”
  梁语文说:“怎么能这样子呢。”
  好吧,摊上了一个心地太过于善良的女朋友,不知道算不算好事。
  我说道:“好吧,你听我说。现在事情很严重,虽然没有死人,但是,进去医院了那么多人,闹出了大事,上了新闻,然后呢,现在上面查下来,查了员工,员工肯定说陈逊什么的是老板,找到陈逊,但是,陈逊说其实他不是老板,如果找到我,我也不会说我是老板的。我本来就不是什么老板,虽然可以分钱,但是,我们不是真正的老板。”
  梁语文说:“谁才是真正的老板。”
  我不想说出彩姐来。
  我说:“我也不知道陈逊了,反正就是让陈逊来管饭店,我也帮忙看着,可实际上,我是不管事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