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381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7-22 20:59:00
  ———————更新线———————
  叔父摇摇头,道:“这墨玉的功效不小,回去叫你爷爷他们瞅瞅,看究竟是个啥么门道。”
  我“嗯”了一声,道:“也好,那我把那甲胄脱了还给他吧。”
  “脱啥脱?!”叔父瞥我一眼,道:“那又不是你扒拉出来的,这黄毛狐狸送你的,是天意!没听说过,天予弗取,反受其咎么!”

  我愣了愣,道:“可这是死人身上的东西……”
  “放心吧!”叔父道:“你看他白白净净的,死人也干净的很!再说了,这墨玉被他含着,浑身冷得像块冰,还能生啥脏东西?!”
  我迟疑道:“拿人东西,总有些不好。像是盗墓贼一般。”
  叔父道:“他现在曝尸荒野,咱们俩把他埋了,入土为安,那就是报答他赠宝了!”

  我愕然道:“这……”
  “别这了,那了!”叔父不耐烦道:“快搭把手!”
  我们叔侄俩一起动手,将那男尸重新放回坟坑中,又脚踢手扒拉,将坟土封好,看了看那几只狐狸尸体,恻隐心起,也顺带着埋了,那黄毛狐狸在坟头上又滴了一会儿泪,朝我和叔父呜咽了几声,便扭头走了。
  叔父感叹道:“虽然是个哑巴畜生,但也是个伶俐的物啊!”
  我们俩从坟地走出来,仍旧回到路上,寻了个溪流,洗了洗手脚,继续奔太清宫去了。
  沿途,我们再也没有见到那只黄毛狐狸。
  日期:2016-07-22 21:02:00
  这一路无什怪事,我们叔侄俩又开始比拼脚力,全速奔跑,等到黄昏时分,便奔入鹿邑了。

  鹿邑原不叫鹿邑,夏商周时候,境内有小诸侯国,至隋朝时候,才开始有“鹿邑“这个名字,后世虽有改动过,但大体沿用至今。
  鹿邑属河南境,东临安徽亳州,虽不是名都大城,但却出了两位古往今来极了不起的人物,第一位便是老子李耳,那是天下所有道宗的鼻祖,玄门术界,无论是名门正派,或者是歪门邪道,无不尊奉!提起他的大名,妇孺皆知,家喻户晓!就连海外,也尊他为圣贤!
  至于另一位了不起的人物,那便与麻衣陈家有极大渊源了,他就是希夷先生,被后世尊称为“睡仙”的陈抟老祖!
  我和叔父进了鹿邑城,随便找了些吃的东西,填饱了肚子。便奔太清宫去。
  路上,我问起叔父真源先生的来历,叔父说道:“他是太清宫里出家的道士,十多年前就名满天下,尤其精通命术。不过这个人做事特别的乖张,出了家,还酒肉不忌,太清宫里的其他道士都看不惯他,只有观主对他青眼有加,说他是真自然,真性情,是道法真源,真源先生的称呼就这么来了。”
  日期:2016-07-22 21:05:00
  我点点头,道:“原来是这样,那他倒是济公一类的人了。”
  叔父道:“这货对一般人都看不上眼,独独敬佩你爷爷。八年前,我来这里游玩,遇见他,有人跟他介绍说我是中土半神陈天默的二儿子,江湖人称‘相脉阎罗’,很是厉害。这是别人说的,又不是我故意炫耀吹牛,他就不高兴了,朝我翻个白眼,说:‘自古以来,老子是英雄,儿子是狗熊的人多得是,真厉害,就别说是陈天默的儿子,还说什么相脉阎罗,你手底下有判官么?叫出来我看看’。”

  我忍不住“哈哈”大笑,道:“这个真源先生的嘴也真是够刁的,说话难听。”
  “那可不是。”叔父道:“我当时就恼了,我性子也急,能打就不跟他磨嘴皮子,直接动起手来。这人也真有本事,斗到三百回合,踢了他一个跟斗,他才服了。站起来,拍拍自己身上的土,也不生气,过来对我说:‘我看走眼了,你踢我一脚应该,走,我请你喝酒去,你把刚才那一脚跟我讲讲清楚,下次咱们再打,我不能让你再踢到我了’。结果我们两个喝了一夜,都喝的酩酊大醉,别说互相讨教本事了,连自己是谁都快忘了。不过,第二天起来,就成了朋友。”

  日期:2016-07-22 21:05:00
  我暗暗点头,道:“他倒真是个性情中人,不过,这样的人,为什么要出家做道士呢?”
  叔父摇了摇头,道:“这个,我倒是没问过。”
  我道:“当年他输给了您,说明他本事当年就不及您,您现在的本事又远胜当年,他恐怕更难比得上您了,能解得了那冥约么?”

  叔父道:“动手打起来,他当然不是我的对手,可是比起命术,丹符,他就厉害的太多了。要是他不能解,天底下就没第二个人能解了。”
  我听得心中不禁发愁,只盼那真源先生本事通天,能破得了冥约。
  太清官所在地,原是老子李耳的出生地,等到汉朝的时候,汉桓帝刘志派人来建立道观,以纪念老子,那时候,道观的名字叫做“老子庙”;等到唐朝时候,唐高祖李渊追认老子作为自家的祖宗,派人来到鹿邑,将老子庙重新修建,改称“太庙”;若干年后,等到了唐明皇李隆基时候,正式将其中的“紫阳宫”改为太清宫,绵延至今。
  太清官附近,还有陈抟老祖手书“福”字的石头,从古至今,前往鹿邑拜祭这两位先贤的人,上至皇亲国戚,下至黎民百姓,络绎不绝。
  其地并不难找,天色还没有完全黑透,我和叔父便到了宫门前。

  日期:2016-07-22 21:06:00
  一个小道士正无精打采的过来关门,叔父和我便一前一后快步踏入门内,那小道士吃了一惊,连忙拦住我们二人,问:“你们干什么?这么晚来上香的?”
  叔父道:“上啥香?”
  那小道士便有些不悦了,道:“不上香来干什么?”

  叔父道:“我们是真源先生的好友,过来找他。”
  “真源先生?这里没有。”那小道士摆了摆手,道:“时候不早了,要关门了,你们走吧。”
  “没有?”叔父愣了愣,道:“这里是不是太清宫?”
  那小道士点点头,说:“是啊。”
  叔父道:“那咋会没有真源先生?”
  小道士不耐烦道:“说了没有,就是没有,你们快走吧。”
  叔父道:“你们观主呢?”
  小道士说:“干嘛?”
  叔父道:“真源先生不在,我去找你们观主。”
  小道士说:“你是谁呀?”
  叔父道:“我是麻衣陈家的陈汉琪。”

  小道士说:“没听说过。我们观主休息了,你明天白天再来吧。”
  叔父气道:“你这小道士,不懂事!我不跟你念缠,我自己进去找他!”
  叔父要往里进,那小道士急了,伸手一拦,大声喝道:“你听不懂人话是不是?!我说了没有!没有!”
  “我去你的吧,老子耳朵没聋!”叔父一把推开那小道士,昂首阔步走进去,我也跟着进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