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223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年纪越大,唐玲玲的自信也就越小,以前的她是很自信的,但是自从和丁长生有了关系后,她才明白,女人的青春是那么的短,短到她后悔为什么自己没在最好的年华遇到他,不自信的她开始患得患失丁先生对她的感觉。
  权力是一剂春药,可以让人疯狂和激情,但是权力不是长生不老药,不会让女人重新变年轻,掌握着湖州大部分官员帽子的唐玲玲,此时不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渴望爱的女人吗? 
  “你现在在哪里?”没想到丁长生居然很快回了自己的短信。
  “办公室里”。
  “你等我,我过去”。丁长生继续说道。

  “不要,你不要过来,我一会还有事要处理呢,领导都还没走呢”。唐玲玲阻止道。
  虽然和丁长生的关系展开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对丁长生的脾性却是有了很深的了解,这个家伙就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想想自己那次被他在银座停车场里欺负,以及自己光着身子在车里就被他拉到了大街上的情景,她的心里就开始热浪翻腾。
  这里是自己的办公室,要是丁长生来了,说不定这家伙又要干出什么出格的事呢,所以坚决制止了他。
  “那好吧,你现在干什么呢?”丁长生虽然不来了,但是还是问她在干什么,因为丁长生已经感觉到了她的情绪变化。
  “在,在上厕所呢”。唐玲玲犹豫了一下,还是将自己现在干的事告诉了他。
  “是吗?是不是这个时候很想我,你真的想我吗?”丁长生不在满足于手机短信,而是告诉唐玲玲,将会话的的场所改在了微信上。

  而且丁长生的话不再是冷冰冰的文字,而是成了充满了挑逗,充满了热情,充满了活力的语言,每一次唐玲玲将手机放到自己耳边听的时候,都会感觉到他就在自己身边,就在她的身后,揽着她的腰,抚摸着她身上细腻的肌肤  。 
  “嗯,想,很想”。唐玲玲的语言里已经不是想那么简单,每一次的呼吸都是那么沉重,仿佛是在做着一个艰难的决定,但是每一次越有难么鉴定不已。
  “真的?那你按说我说的做好吗?”丁长生循循善诱道。
  “你,你要我做什么?”唐玲玲明知道丁长生会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说什么,也会猜到丁先生会让她做什么,但是她依然欺骗着自己的智商,好像此时此刻智商这玩意对她来说是没用的,所以干脆弃之不用,只要听话筒里那个人的话就可以了。
  “用左手拿着手机,把你的用手解放出来”。
  “嗯,我知道了”。

  “那好,现在把你的手……”丁长生就像是一个恶魔一样,引导着唐玲玲一步步陷入到他设计好的陷阱里。
  唐玲玲明明知道那是陷阱,但是因为有一个她相信的人在引路,她毫不犹豫的跟着跳了下去,到了关键时刻,微信已经不能满足于这种交流了,唐玲玲主动给丁长生打来了电话。
  而且开口的第一句话不是问候,也不是其他的什么事,而是直接问道:“我,我,我下一步该做什么,现在该干什么,告诉我,快点告诉我……”
  随着手机里传来唐玲玲一声几近哀鸣的声音后,一切都戛然而止,片刻后,丁长生听到唐玲玲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说道:“丁长生,我恨你,你这个流氓无赖”。
  说完,唐玲玲就挂了电话,更好的丁长生郁闷不已,这是什么人啊,怎么吃饱饭就打厨子啊,刚才享受的时候怎么不说了,但是这些话也只能是他自己腹诽而已,要是让别人知道自己在电话指导一个女部长玩这一套,不但是自己的脸,恐怕是唐玲玲也就完蛋了。
  开始的时候,罗东秋还能避讳一点,不是经常到司南下这里来,一般都是通过电话和司南下联系,但是纺织厂工人闹事后,罗东秋和蒋海洋也感觉到了,纺织厂的事并不是那么好弄,即便是司南下,也得考虑怎么降低影像,在现在这种自媒体时代,妄想封住悠悠之口,那也是不可能的  。
  宽大的办公室里,罗东秋翘着二郎腿,看着司南下在泡茶,心里不是一般的腻歪,还以为换了司南下就可以手到擒来呢,但是目前看来,司南下也是个老狐狸。
  “司书记,纺织厂那块地你们到底什么时候准备挂牌啊?”

  “就快了,主要还是纺织厂工人的事没有找到好的处理方式,所以还得再等等”。司南下将责任都推到了纺织厂的工人身上。
  “可是,司书记,现在房地产一天一个价,我是等不起啊,这样好不好,我们分片开发,既然不能一下子解决纺织厂的问题,我就先开发一部分,等到你们协调好了,我们再开发剩下的,也就是说,纺织厂可以留下一块地作为处理他们问题的抵押,如何,这也是一个不错的方案吧”。罗东秋说道。
  “方案是不错,但是我想,工人们也不会这么傻,现在市财政实在是没钱解决这个历史遗留问题,要不然这样,这块地还得挂牌出让,由你们来摘牌,但是土地出让金要先交给市里,市里用这笔钱来解工人们的问题,然后你们就可以拆迁建设了”。司南下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罗东秋一愣,想不到司南下会这么说,说的轻巧,自己土地没到手前,到哪里去筹集这笔土地出让金?即便是自己有钱,也不会这个时候给政府的,没有哪个开发商会傻到这个地步。
  “司书记,你不是开玩笑吧,你这是拿我当猴耍吗?”罗东秋脸色一紧,问道。

  “东秋,你也知道,现在市里没钱,要是没钱解决纺织厂的问题,那么你就是拿到土地,也不见得能开发成,那些人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所以,我这是为你好”。司南下严肃的说道。
  对于罗东秋的话,司南下很是生气,自己好歹也是个地级市的市委书记,也是个正厅级干部,你算什么,不就是有个当省委书记的老子吗?难道你老子就是教你怎么把中南省的财富变成你们家的吗?
  可是,罗东秋还真就是这么想的,在他看来,当时父亲罗明江将他提拔成市委书记,那就是为了他进军湖州做准备的,司南下就该好好配合他,你就算不是罗家的家臣,那也差不了哪里去,这就是衙内的思维方式,他们总是把公家的东西看成是自己的,而且一点都不客气,肆无忌惮。 
  罗东秋愣了一会,双眼看着司南下,但是这一次司南下并没有退缩,就那么看着罗东秋,一时间俩个人还真是僵在那里了。(.
  “那好吧,司书记,我可以等,但是我的耐心也是有限的,所以让一条道,大家就都好过,不然的话,我可以想其他的办法”。罗东秋说道。
  “东秋,你又何必逼得这么紧了,最近常委会通过了我的城市建设新蓝图,不单单是纺织厂那块地要拆迁开发区,周围的一大片地区都需要开发,而且这个工程可不是一年两年就可以完成的,既然在纺织厂这块地上有障碍,我们可以先做其他的,你认为呢?”司南下提出了这么一个折中的方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