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220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也是,不过老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书记,我看,你还是给她们都找份工作吧,安排一个轻松的单位,至少还有点纪律性的,我看这挺好,都是高学历,一般的工作都能干得了,过几年就好了”  。议道。
  自从在酒店的包间里当着萧红的面和石梅贞嘿咻了一次,两个人都没敢再找丁长生,不知道是不是被吓着了,反正那一次石梅贞是被萧红扶着架走的,酒店的老板还以为石梅贞是喝多了呢,只有满脸通红的萧红知道怎么回事。 

  当时萧红也想着出去,但是刚一起身,就被丁长生一把抓住了,当时萧红吓得腿走软了,但是看着在丁长生身上前前后后,几近昏迷的石梅贞,一方面是被丁长生控制了,萧红的确是走不了,但是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她想看看丁长生到底有多厉害。
  因为她自己不止一次的被石梅贞诱惑,说丁长生多么厉害,虽然她知道丁长生是一个很厉害的男人,但是还以为是石梅贞故意吹的,可是那天,她真的见到了,而且她不知道的是,丁长生那天是因为用了御女心经才把石梅贞一举收服的,而且噬心决绝不是浪得虚名的,这也是丁长生渐渐悟出的,可以说,他现在几乎是可以慢慢的获得女人的心了,再也不用像当时强迫夏荷慧那样,经过了那么久才渐渐获得女人的心,噬心决就有这个能力。

  “你说的不错,过段时间我要好好想想该怎么办,这丫头年纪不小了,也不找个男朋友之类的,我现在很担心啊”。石爱国说着看了一眼丁长生。
  “担心?”丁长生看着石爱国看着自己,心里不由得一惊,难道自己和石梅贞的事被发现了?可是细细想了想,不可能吧,除非是萧红告诉了石爱国,否则自己每次都是很小心的,怎么可能会被发现呢?
  “唉,现在的孩子,都是满满的心思,家长根本走不到他们的心里去,我担心这孩子是不是不喜欢男生啊,要不然怎么没见她哪个男生有过交集呢?”石爱国停住了筷子,像是在问丁长生,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此时丁长生刚好吃了一根面条,听到石爱国这么说,面条也没嚼就咽了下去,要不是赶紧喝了几口汤,非得被噎死不可,这老头,你想什么呢,你女儿不是不找男朋友,而是她的男朋友就在你眼前,这都看不到,还怀疑自己女儿是同性恋,真是有你的,丁长生暗笑之余,终于是放心了,石爱国暂时还没发现自己和石梅贞的关系。
  “书记,不会的,你可不要这么想,阿贞正常着呢”。丁长生当然不能不吭声,但是也只能是这么说了  。
  “嗯,但愿吧,对了,湖州的情况怎么样?”

  丁长生就把这段时间湖州的事都说了一下,石爱国离开湖州后,就不怎么关心湖州的事了,一来是自己既然是到了省里,统战部的工作不少,尤其是在外面跑的工作不少,不是拜会这个老同志,就是那个党的老朋友病了,或者是死了,反正只要和统战工作沾边的,他都得去忙活。
  听着听着,石爱国的眉头就皱了起来,看来是对司南下的政策不那么赞同,但是不一会又展开了眉头,可能是想明白了,湖州现在到底怎么样和他没多少关系了,自己再操那个心干么?
  “这个市长助理不好干吧?”石爱国用筷子点了点碗底说道。
  “还没干呢,但是估计也有不少困难,我现在很后悔当时没有跟着您一起来江都了,要是那样,现在我不就清闲了嘛”。
  “不能这么想,你还年轻,多干点实事是好的,司南下把你按到市长助理的位置上,让你兼着城建委的副主任,看中的也是你敢打敢拼的精神,但是你要记住,一切都得依法而行,不然的话,谁都保不了你”。石爱国语重心长的说道。
  “我记住了,书记”。
  “记住了是好事,关键是要记在心里,要时时刻刻的提醒自己脑子里有法律这么一根弦,坦白说,你过去干的很多事都是不合法的,在拆迁过程中,这样的事最容易出现,所以,你要把握好自己的分寸,为官,不单单是要照顾大多数人的利益,也不要为了大多数人的利益而让一些弱势群体的利益被无视,这才是一个好官,百姓才不会吃着你的饭骂你的娘,这是有道理的,有时候我过于注重宣传,但是有时候呢,我们又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该好好宣传我们的政策和我们为他们做了什么,结果呢,该好好宣传的,我们捂起来了,不该大势宣传的却到处宣扬,换来的是什么,是老百姓茶余饭后的笑料”。

  丁长生点点头,似乎是明白了,但是还是有点迷惘。
  “做人,要做好人,但是做官,光是好人不行,还得懂得怎么告诉人家,你即使做了坏人,也是一个值得原谅和同情的坏人,这样的官是不会被老百姓打倒的”。石爱国收拾了碗筷,看着一脸迷惘的丁长生,笑笑去了厨房。 
  吃完饭后,丁长生为自己和石爱国各泡了一杯香茗,然后坐在沙发里继续谈着湖州的相关话题。
  “司南下这是极不负责任的做法,很可能用房地产的刺激使湖州的财政一时间得到好转,但是一个依靠卖地的政府财政能维持多久呢?”石爱国在丁长生面前完全不用避讳对司南下的评价。
  “是啊,但是他现在好像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提振湖州的经济”。
  “这一轮的经济危机不是短时期内能好转的,相反,很可能会持续很久,我在湖州的时候吗,没有想到为湖州设计一个什么样的发展方向,这是我的一个遗憾,到省里来了后,沿街宽阔了,看的也是全省的局面,我倒是觉得现在互联网倒是一个很好的平台,房地产搞得再好,也得有人买才行,卖不出去也是白搭,坑的还是银行,一个城市要是没有自己的名片,迟早还是要被淘汰的,而嚼人家嚼过的也没有多大的意思,这是个难题”。石爱国一边品着香茗,一边侃侃而谈。

  他现在如果是湖州市委书记,这些话肯定是不容易说出来的,因为不在其为不谋其政这是中国的为官之道,而且你不在那个位置上,你说了比人不见得就会听你的  。
  所以,是要先有位置才能有施展你的东西,听都没人听,你说的再好有个屁用。
  但是石爱国不是湖州市委书记了,所以,就算是他只是说说,谁又能说什么,我说了,听不听那是你的事,既不担责,也不用操心费力。
  可是丁长生却是一直在认真的听着石爱国的话,因为丁长生明显的感觉出来,此时的石爱国和在湖州当市委书记时的石爱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可能就是他刚才说的,开了眼界,长了见识,大局观打开了,看得不再是那一亩三分地了,这可能是最重要的原因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