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45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到尽忠,就要为党、为国、为百姓踏踏实实做事。你做为公务人员,只要做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老百姓做事,其实也就是在为党分忧、为国做事。从你到乡里这两年,为老百姓找到了致富路,解决了百姓的切身困难,从而为乡里解决了实际问题,也为县里分了忧,这就是在很好的尽忠。包括你勇斗毒犯,协助抓获贩毒成员,也是为国尽忠的一种形式。
  在尽孝方面,你已经做的很好了,在上大学期间你就开始勤工俭学,尽量减轻家里的负担。在市里当教师,你把一多半的钱贴补了家里,自己却省吃俭用。自从到乡里工作后,你除了留下一些烟钱以外,零花钱更是少的可怜,其余的全部用在了家里。为了我和你*妈的病,你到处找医生,想着法的淘换药,就是为你姐姐、弟弟的事,你也没少操心。
  可以说,你既尽了忠,又尽了孝,应该感到坦然才对,而不应该是忐忑。你现在只是一名乡干部,以后肯定会到县里工作,也可能要走的更远。那时,因为工作地点较远,工作时间紧凑,你更不可能经常回到这里了。好多人都是这样的,你也不必耿耿于怀了。只要你为老百姓办实事、办好事,就是对我们最大的尽孝。
  你知道吗?现在在柳林堡村,在青牛峪乡,谁见到我都说我养了个好儿子。说我儿子是一个为老百姓办实事的好官,是一名优秀的公仆。我和你*妈每当听到这些的时候,心里那是无比的自豪,无比的幸福,心情也舒畅无比。尽孝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让我们心情舒畅吗?所以说,你只要为老百姓做实事了,就尽了忠,我和你*妈因此得到了精神的满足,你也就尽了孝。这不就是最好的忠孝两全吗?尽忠即是尽孝。”

  楚玉良边说边用左手轻抚着儿子的头发,这让楚天齐找到了儿时的感觉,一股暖流涌上心头。被人当面夸赞,而且还是自己的父亲,这让楚天齐很不好意思,总感觉有些老王卖瓜——自卖自夸的嫌疑。
  “大舅。”随着轻脆的童声,外甥女妞妞跑了进来,一下了来到炕沿边,抓着楚天齐的胳膊摇个不停。
  “妞妞都长这么高了,快让大舅看看。”说着,楚天齐下地,把妞妞抱在怀里,举在了半空。
  妞妞“咯咯”笑着,嘴里喊着:“高点,再高点。”
  门帘一挑,姐姐楚礼娟走了进来,说道:“妞妞,快下来,大舅累了。”

  “不嘛,不嘛!我就要。”妞妞说着,紧紧抓着楚天齐的胳膊,不肯下来。
  “姐,没事。你这是刚回来吗?”楚天齐一边继续举着妞妞,一边说着。
  “礼瑞刚去接的,爸爸惦记我们娘俩,让我们一起来过年。”楚礼娟说着,眼中泪花闪现。已经快步走到炕沿,坐到父亲的身边了。
  “哎呀妈呀,你们娘俩前边走了,我却得大包小包拿着。”楚礼瑞边说边进了屋子,两只手提满了大大小小的提包和袋子。他把手中东西放到炕上,不停的甩着手臂,看起来勒的够戗。
  “礼瑞,你怎么去接的大姐?”楚天齐问道。
  “二柱子开三轮车去的。”楚礼瑞答道。

  “大舅,别说话,快举我,快举我。”妞妞又在催促楚天齐把她高高举起了。
  “好咧!”楚天齐答着,把妞妞再次举了起来。
  妞妞又“咯咯”的笑了起来。
  晚饭吃的很热闹,人多就有人气,尤其还有楚玉良、妞妞一老一少的“表演”,整顿饭在其乐融融的气氛中结束了。
  晚上,楚玉良、楚天齐、楚礼瑞父子三人睡在西屋。
  楚天齐、楚礼瑞谈了很多家里的琐事。
  楚玉良不说话,只是躺在那里静静的听着,很快就发出了鼾声。
  通过楚礼瑞的讲述,楚天齐知道为什么今天才把姐姐接回来。原来,前几天,姐姐楚礼娟的丈夫,让同村的人给楚礼娟捎回了三千块钱,这可是太难得了。姐姐嫁的那个“二狗油”出去野逛好几年了,平时别说往回拿钱,就是连封信都没有,这次捎回了钱,真是太阳出西边出来了。这让楚礼娟激动了好几天,也哭了好几次,她坚信那个负心的人记着她们娘俩,今年会回来过年的。于是,她就一直等着,只到今天也没有等到,才不得不回到娘家来过年。

  弟弟很快也睡着了。
  楚天齐又想到了父亲说的那句话:尽忠即是尽孝。不禁浮想联翩,颇多感慨,久久不能入睡。
  楚天齐醒来的时候,弟弟楚礼瑞已经起床出去,父亲楚玉良靠墙坐着,慈爱的看着自己。他和父亲打了声招呼,然后急忙起床,洗脸刷牙。现在每次回家,楚天齐入睡都很晚,但每次睡的很踏实,都是一觉睡到大天亮。
  农村人冬天一般都吃两顿饭,早饭吃的的比较晚,母亲和姐姐刚开始做饭。
  来到院里才发现,天空灰蒙蒙的,阴天,空气里的湿度比平时要大很多。正这时,弟弟楚礼瑞回来了,手里拿着好几副对联。

  看到楚天齐在院里,楚礼瑞说道:“哥,正好。现在咱俩贴对联吧。”
  “好,我去弄浆糊。”楚天齐说道。
  “大姐刚才就给熬上了,应该能用了。”楚礼瑞边说,边把对联给了楚天齐,然后走进了屋子。很快,楚礼瑞拿着一个塑料盒子出来了,里面盛着用面粉熬成的浆糊。
  哥俩个开始贴对联。楚礼瑞踩在凳子上抹浆糊、贴对联,楚天齐在下面递浆糊、并分清楚上、下联,递给弟弟。
  在农村,为了烘托气氛,也是多年流传下来的习俗,只要是有门的地方就要贴对联,有时在窗框上的柱子也要贴上。因此,他们家正房屋里屋外,加上大门口和几间小南房在内,一共需要贴的对联就达到了八副。
  “礼瑞,这些对联还是柳三爷写的吗?”楚天齐问道。

  楚礼瑞一边贴着,一边说:“是的。一进腊月的时候,三爷就把给咱们写对联的事包下了。可我一直没有把红纸拿过去,所以就推后了。要不是有‘写对联红纸必须是本家提供’这种讲究,三爷说早就用他家的红纸给写了。前天晚上我把红纸拿过去,他让我昨天去拿,昨天去接大姐了,所以今天早上才拿回来。”
  楚天齐点点头:“三爷每年写对联得写半个多月,光墨汁就得好几瓶。”
  “可不是,我刚才去拿的时候,见他们柜子上的墨汁瓶就摆了好几个。”楚礼瑞回应着。
  很快,七副对联已经贴上,就剩下最后一副对联了,这副对联是往大门口贴的。
  “哥,三爷特意给咱们家创作了一副对联,就是那副大的。”他边说,边用手指着,“我看了一下,觉得写的挺不赖。”
  听到这里,楚天齐急忙对着这副对联看了起来,只见上联写的是:新千年新气象万象更新柳林堡旧貌换新颜,下联是:爱祖国爱人民人间大爱老楚家父子皆向善,横批是:爱心接力。
  日期:2016-07-23 07: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