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44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哦,是这样。”宁俊琦一边应着,一边拿出自己的手机,“我再试试。”
  宁俊琦拨出了黄敬祖的号码,手机里没有动静,也没有“您所拨打电话已关机”的提示音。她挂断后,再次拨出。
  “嘟……嘟……”手机里传来回铃音,紧跟着院外也好似有这个声音。
  脚步声响,门一开,黄敬祖走了进来,手中拿着手机,说道:“宁乡长,我回来了。不好意思,回来晚了。”

  看到黄敬祖进来,宁俊琦挂断电话,把手机放到了桌上,嘴里应着:“不晚,不晚,正好。”
  大家的目光都投向了黄敬祖,一是因为他刚刚进来,自然就容易成为焦点。二是这一段关于黄敬祖的传言很多,既有他要当副县长的传闻,也有现代车出事的消息。
  楚天齐也在看着黄敬祖,观察着他的举止,包括脸上有无记号。忽然,一股香味钻进了楚天齐的鼻孔,他不由得吸了一下鼻子,并看了看身边和对面的三个女人:宁俊琦、王晓英、郝晓燕。他发现她们似乎也有吸鼻子的动作,心中不禁疑问,这味不是她们的?
  应该不是,楚天齐给出了答案。因为这三个人在这里坐了一小会了,虽然也不泛香水味、擦脸油味,但刚才的这个香味却略有不同。

  此时,黄敬祖已经坐到了会议桌的主位上。他清了清嗓子说道:“同志们,开会。今天已经是腊月二十七了,后天就是除夕。不管工作做没做完,做没做利索,马上都要告一段落,因为要过春节了嘛!我回来的比较仓促,今天的会议就由宁乡长来主导吧。”说完,他向宁俊琦微笑着,点头示意了一下。
  宁俊琦轻咳了一声,说道:“同志们,正像书记说的,春节即将来临,忙忙碌碌的一年马上就要过去了。在这一年中我们经历了很多,既有工作方面取得巨大进展的喜悦,也有自然灾害带来的沉痛回忆。喜悦也好,忧伤也罢,该过去的都过去了,但我们要在其中有所收获,无论是成功的经验,还是惨痛的教训,都是人生宝贵的财富。今天我的开场白有些长,下面请大家汇报工作,从王委员边开始。”说着,宁俊琦一指对面的王晓英。

  王晓英向书记、乡长微笑点头后,开始汇报:“黄书记、宁乡长、各位同事,我向大家汇报一下今年全乡组织工作建设情况……”她看着笔记本,汇报起来。
  乡里开会,座次排列顺序一般是书记、乡长、副书记、丨党丨委成员、非丨党丨委成员。同为丨党丨委成员或同为非丨党丨委成员,再按资历来排。但也不是固定不变的,也有特殊情况。青牛峪乡现有的丨党丨委成员中,除了书记、乡长外,副书记常年缺岗,资格最老的就是党政办主任要文武,然后是武装部长尤来柱,后面才是王晓英、楚天齐。
  青牛峪乡座次排序工作,都由党政办主任具体操作,当然要经过主要领导同意,所以,党政办主任都会把自己的排序放到丨党丨委成员最末一位。乡武装部长尤来柱参加会议不多,也不愿坐前面。再加上副书记缺岗,还有几个岗位空缺着,所以排来排去,王晓英就排到了前面。这次学习归来后,王晓英主动要求把排名向后挪一挪,但书记、乡长都没同意。
  听着王晓英的汇报,大家都惊讶不已,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自从王晓英二次培训归来后,低调很多,就是在开会发言时,也是中规中矩,言简意赅。今天是近一个月来,她第一次做这种工作汇报。她在汇报过程中,偶尔看一下笔记本,大多数时间都是面向大家,娓娓道来。
  大家发现,今天王晓英的汇报,条理清晰、语句精炼,而且辅助事例进行说明。在讲事例时,语句既通俗又不拖沓。从她口语化的表述来看,肯定也不是照本宣科,更何况她看笔记本的时候很少。
  这还是那个满嘴放炮、大言不渐的风**女人吗?这分明就是一位专业、务实的基层组织工作人员。对于王晓英的表现,就连组织系统出生的宁俊琦,都感觉有些诧异,诧异王晓英的专业程度。

  楚天齐不禁怀疑:这也进步太神速了,她只是参加了不到三个月的培训,就一下子从一个半文盲变成了专家?是她以前藏拙,还是得到了高人指点?
  轮到楚天齐了,他赶忙收拢心神,开始汇报:“书记、乡长、各位同事,我汇报工作……”
  在开会前,楚天齐把自己分管的农业、教育、招商、旅游、法制、国土工作进行了条目性罗列,然后又进行了精炼归类。因此,尽管分管内容颇多,但汇报时却条分缕析、重点突出、项目全面。他的汇报用时不到十分钟。
  接下来是尤来柱、要文武以及几位副乡长、股长分别汇报。
  在将近十一点的时候,汇报结束。
  宁俊琦开始做点评和总结:“同志们,刚才大家对各自工作进行了汇报。从整体情况看,大家的总结比较全面,也相对客观,尤其是所引用数据非常精准,比上次进步很多。好多同志的总结汇报,在会前我们已经多次交流沟通,在这里就不再一一指出。需要强调的是,这次总结、计划不只是停留在纸面上,大家要对照落实,我会跟进检查……”
  用了十多分钟的时间,宁俊琦对大家的汇报进行了点评,并对一些重要事项进行了强调。同时,还对春节值班工作进行了安排部署。
  会议最后,是乡丨党丨委书记黄敬祖做指示。他的指示很简单,都是一些原则性的要求,没有具体内容。
  就在大家都以为讲话要结束的时候,黄敬祖忽然说道:“还有一件事,也向大家做一简单通报。大家可能都知道乡里现代车丢失的事,现在已经真*相大白。根据监控录相和调查取证,现代车在我家小区停放时,正好被一伙偷车贼锁定为目标。他们当晚从小区一共盗窃三辆轿车,然后分头逃蹿,驾驶现代车的二人,在出城拐弯时发生了车祸。现在偷车贼已经被公丨安丨机关抓获,案件还在进一步审理中,现代车正在修理厂整修。”

  听到黄敬祖的说辞,有人恍然大悟,有人不以为然,也有人心生疑窦。
  黄敬祖最后说道:“谢谢大家的关心。我在这里,提前给大家拜个早年,祝大家春节愉快、合家团圆!散会!”
  会议结束了,书记、乡长陆续离座。
  香味再次飘进鼻孔,楚天齐凝神望去,心中不禁纳闷:怎么是他?太奇怪了。
  乡长办公室,厚重的窗帘已经拉上。窗外漆黑一片、寒风呼啸,室内灯光明亮、温暖如春。

  楚天齐坐在椅子上昏昏欲睡,主要是这几天没有休息好,尤其是昨天晚上更是睡了不到两个小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