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211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长生在办公室里气的差点将手机摔了,但是也只能是如此了,司南下果然是憋着坏呢,按说林春晓才是他的嫡系,怎么不让林春晓担任市长助理,林春晓担任过县委书记,比自己资历老多了,但是司南下居然没有让林春晓上,可以想见,这是多么难做的一件事,所以,问题来了。
  对于丁长生即将出任市长助理的消息,林春晓知道的也不晚,是司嘉仪告诉她的,当时心里确实是酸酸的,自己大老远跑到这里来,居然让这小子捷足先登了,那是她不知道丁长生将面临的是什么事,所以心里酸酸的。

  丁长生在自己办公室里想了一会,宝佳多的投资基本定下来了,很可能近期就要过来签约,很明显,以后自己的工作重点将不再是开发区了,很多事还得好好和林春晓交代一下。
  丁长生走到林春晓的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直到里面说进来时,他才推开了门,林春晓正在批阅文件,抬头看了他一眼,居然站了起来。
  “你怎么来了?有事?”林春晓问道。
  “嗯,有些事,想和你聊聊”。

  “那,坐吧”。林春晓指了指自己办公桌前面的椅子说道。
  丁长生依言坐下了,林春晓也坐了下来,看着丁长生,不知道丁长生找他干什么。
  “哦,对了,恭喜你啊,听说常委会通过了,你可是湖州市历史上最年轻的市长助理啊,大有前途,不像我,都老了还没捞着个市长助理干干呢”  。林春晓这话里有自嘲的成分,也有羡慕嫉妒的成分。
  “是吗,要不然我和司书记说说,让你去干这个市长助理怎么样?我说的是真心话”。丁长生说道。

  林春晓笑笑没说话,因为丁长生说的这些都是废话,她不想回答,也不想就这件事纠缠下去,林春晓只是知道丁长生要当市长助理,但是不知道市长助理干什么,因为常委会上的事她不知道,这些消息都是昨晚司嘉仪给她说的,但是昨晚司南下根本没提城建委的事。
  “你可能是想,我这是得了便宜卖乖吧,其实还真不是,我来,就是想说,开发区的事以后你要多辛苦一点了,我的工作重心怕是要有所偏移了,这几天宝佳多的人就要来签字了,你好好招待一下,别怠慢了人家”。丁长生交代道。
  “等等,你这是什么意思?”林春晓皱眉问道。
  “哦,你可能还不知道吧,我这个市长助理那是有条件的,新成立了一个什么城建委,要我当副主任,可能主要就是拆迁之类挨骂的活,你说我是去还是不去?司书记点的名,我不去合适吗?”丁长生苦笑道。
  林春晓这才明白所谓市长助理原来是这么回事,城市拆迁历来都是工作的难点,而且一个处理不好,不是上丨访丨就是群体性事件,出了事立马就是让官员下岗,这样的事比比皆是,林春晓明白了司南下的意思了。
  真可谓是一举两得啊,一来将丁长生事实上调离了开发区,那么对于林春晓来说,在开发区基本就没有障碍了,但是又不让丁长生彻底离开,招商引资的工作没做完呢,还得继续做。
  既然丁长生说了出来,那么司南下认为丁长生是有能力完成招商引资的规模的,那么这个规模是完成了,可是享受这个成果的却是以林春晓为首的开发区领导,而丁长生的主要工作重心是城建委,开发区的成绩和他关系不大。

  这些都是做给外人看的,体制内的人一看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体制内的人才有多少,敢给丁长生鸣不平的又有多少?总起来说,还是不知情的人多吧,所以,这就是司南下打的好主意。 
  “那,开发区的招商引资你不管了?”林春晓问道,她怕的就是丁长生此时撂挑子,那么自己熟悉过来就有一个过程,再捋顺了关系,这半年也就过去了。
  “看情况司书记是不想放过我的,没办法,你多担点吧”。丁长生说道。
  这是林春晓到湖州来,丁长生第一次这么近的接触林春晓,依然是皮肤白皙,而且看起来还是很有弹性的,但是眼角的鱼尾纹已经开始显现了,尽管她不知道用了什么化妆品,可是再好的化妆品也抵不过岁月的杀猪刀啊。
  “那好,我知道了,开发区的这边的事你就放心吧,要是还有其他事我做不了的,我会和你沟通的”。林春晓爽快的答应了丁长生的要求。
  “嗯,那我就谢谢了,对了,林书记,罗姐说你离婚了?”丁长生之前是不这么八卦的,但是不知道这一刻在想什么,居然嘴贱的问出了这个问题,问完后就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大嘴巴  。
  原以为林春晓肯定会脸一黑,那丁长生也只能是滚蛋了,没想到林春晓并没有恼怒,而是笑了笑。
  “过不到一起就离呗,缘分尽了就到此为止吧,香月这丫头,怎么什么话都乱传啊”。林春晓轻轻皱着眉头说道。
  “这不怪她,你们才来的时候,她说这话的意思是想化解我心里的心结,说实话,我一直都对当时你对我的处置耿耿于怀,我要是错了,我肯定心甘情愿的接受你的处置,但是当时我真的难以理解,如果当时你不是那么护着贺飞,他也不会有今天”。丁长生说道。
  自己虽然不是离开开发区,但是和离开也没有什么两样了,所以既然今天是个机会,不如干脆把话说开了,一直以来,自己都缺少一个和林春晓坦诚见面的机会。
  在海阳时,无论自己说什么,林春晓肯定是以海阳的利益为出发点的,自己说的话,她并不一定能听进去,但是现在是在湖州,而自己在开发区的地位也将逐渐淡漠,所以,此时说开,可能对两人都有好处。

  “当年的事,是我处置不当,这个我承认,我本来是想让你避避风头,然后另外任用,但是你没有给我这个机会啊,连司书记都很难过,因为你和司嘉仪的关系,他也是想用你,省委党校的学习名额就是他为你争取的,但是你选择了离开,这都是我们没有想到的”。
  “我知道,但是你还是不了解我,我的出身不好,临山镇人都知道我以前的事,我就想在家乡父老面前干出点事来,长长脸,而且一号公路那是我提出来的,不说我参与了整个过程吧,我也参与了大部分,我的心血都在里面,但是说离开就让我离开,谁能咽下这口气,更何况还是替别人背黑锅?”丁长生说出这些话,心里舒服多了,好似出了一口恶气一般。
  “是,我没想到这些事,所以,我向你道歉”。林春晓诚挚的说道,手里的铅笔被捏的紧紧的,不知道林春晓此时是不是很愤怒,但是丁长生不管,有些话今天必须说出来。
  丁长生摆摆手,表示不接受林春晓的道歉。
  “贺飞以为他有个市委组织部长的叔叔,就可以为所欲为,当时你没有将那件事如实的告诉贺部长,其实是害了贺飞,贺飞有恃无恐,觉得没有他叔叔摆不平的事,结果是怎么样?”丁长生笑笑问道  。
  其实这也间接的回答了林春晓另外一个问题,当时的媒体风波就是丁长生搞出来的,虽然没有明说,但是这样的事还用明说吗?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丁长生就是要出这口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