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44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黄敬祖心道:谁他*妈愿意见到你。
  胡三的声音传来:“黄敬祖你给我记住,得意不要忘形。”
  “咣”的一声,防盗门关上了,屋子里一下子静了下来。
  楚天齐刚睡着,就醒了。他做了个梦,梦到黄敬祖被人打了。起因是黄敬祖和别的女人鬼混,被女人的男人抓了现行,不但把黄敬祖一通暴打,还狠狠讹了一笔钱。老黄被弄了个鼻青脸肿,灰头土脸。黄敬祖对伤他的人没有脾气,却赖是楚天齐告的密,气势汹汹找到楚天齐,不由分说上来就是一拳。楚天齐急忙伸手还击,结果手臂打到墙上,就醒了。
  想到刚才的梦,楚天齐感到好笑。怎么会做这样的梦?大概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
  楚天齐心中一个声音响起:如果真是自己想法的话,是不是有点阴暗呀?
  另一个声音做了回答:要怨也怨他不检点,否则,怎么会出这样的事。
  楚天齐转念一想就释然了:不就是一个梦吗?又不是真事,何必纠结呢?还是继续睡大觉吧。

  “啪”,又一个果盘被摔到地上。
  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个了,反正地上到处都是烟灰缸和盘子碎片,还有随处可见的烟头和碎屑。黄敬祖仍不解恨,再次到茶几上去找能摔的东西。
  “梆梆梆”敲门声响起,紧接着传来男人咒骂的声音:“妈*的,想死啊,你不睡觉也不让老子休息,信不信老子做了你。”
  黄敬祖一怔,已经举起的手臂缓缓放下,手中的水果盘幸免于难。
  静了几秒,紧接着响起脚步声,门外的人一边骂着“妈*的”,一边走开了。
  “呜呜呜”,女人的哭声传了出来。
  被邻居这么一骂,黄敬祖冷静下来,也想起了卧室里的女人。他手扶沙发,用了很大的力气,才站了起来,向卧室走去。
  轻轻推开卧室门,黄敬祖看到了床*上的女人。此时,王晓英蜷缩着双*腿,被子搭在腿上,她靠着床头,头脸埋在膝盖上,双肩不停抖动着,发出“呜呜”的抽泣声。
  黄敬祖轻轻走过去,坐到床边,双手扶在她的肩头上,轻声细语道:“别哭了,一切都过去了。”
  哭声一顿,王晓英抬起梨花带雨的脸颊,望着面前的男人。
  “都过去了,不要怕。”黄敬祖轻轻点着头,拍着她的双肩道。

  “老黄,你受苦了,呜呜……”王晓英哭着,扎到黄敬祖的怀里。
  黄敬祖心中一动,急忙来到床*上,钻进了被窝中。他怜爱的抚摸着她的脸颊,贪婪的用嘴巴侵略着她的领土。感受到了他的激情,她热烈的回应着,两人滚做一团。
  酣畅淋漓的一场大战结束了,战争中的主角纷纷败下阵来,躺在那里喘着粗气。
  “唉,老黄,怎么会遇到这样的事?我在想,我是不是一个不祥的女人?”王晓英幽怨的说道,“第一次到这里,就让你遭受到了那样的……屈辱。”

  黄敬祖在她的身上轻拍了一下,轻松的道:“我说过,都过去了,这怎么能怨你呢?要怨也得怨她,她要不给胡三钥匙,能出这样的事吗?”
  王晓英知道他说的是谁,叹了口气,说道:“人家是姐弟嘛!给把钥匙很正常的,谁让你背着人家偷情呢?偷情还偷到了家里。”
  “咱俩这么多年了,我也没和你在这张床*上干那事,因为我总觉得别扭,也多少觉得对她不公。”黄敬祖倒很想的开,“哎,也是该着。这不一高兴嘛,我就想回来庆祝一下,结果碰到了那个瘟神。”
  “老黄,晓力不懂事,你就看在我的面子上,别跟他一般见识了。”王晓英用手轻抚着黄敬祖的胸口,说道。
  “怎么会呢?再说了,没有家贼引不来外客,王晓力也是胡三那个家伙招来的。”黄敬祖说到这里,忽然笑了起来。
  王晓英不解的道:“你还笑的出来,有什么好笑的?”
  “我忽然想起来,刚才那句‘没有家贼引不来外客’,是两个小时前王晓力跟胡三说过的。”黄敬祖笑着说道。

  “咯咯,老黄你真有意思,是不是气消了?”王晓英问道。
  黄敬祖自嘲道:“不消能怎的?被人收拾了,也被人讹了钱,想找补回来是不可能了,还能气死呀。东西摔了,还被邻居骂了,这也算扯平了。尤其是仅存的一点火气也被你刚才给消了,哪里还有火气?”
  王晓英“扑哧”一乐:“老黄,你倒想的开。你刚才真是粗暴,我都快承受不住了。”
  “那我以后温柔点儿。”黄敬祖体贴的道。
  “不,就要你那样,我喜欢,喜欢被你那样摧残。”王晓英羞赧的说着,还用手撩*拨着他。

  “是吗?那你就偿偿。”黄敬祖说着,又做出了开战的架势。
  “算了吧,也就是嘴上说说,你以为自己是二十岁呀。”王晓英推开了他的嘴。
  “哎哟”,黄敬祖吸着冷气道,“真他*妈奇怪,刚才什么都忘了,现在倒疼上了。”
  “哎呀,老黄,刚才只顾给你疗心伤,把外面的伤倒忘了,我快看看,要不要紧。”王晓英说着,翻身坐了起来,用手在黄敬祖的脸上轻轻摸着:“疼不疼?要不去医院吧。”

  “别碰,别碰,也没外伤,就是肿了点。还去什么医院?怕别人不知道呀?”黄敬祖摆手道。
  “真够恨的。就这么白白的被打了吗?”王晓英说着,眼泪又掉了下来。
  “不白打还能怎么的?他这么一打一讹呀,我心里对他姐的愧疚反而没有了。就当是一点惩罚和补偿吧。”黄敬祖爽快的道,“用王晓力的话说,就算精神补偿吧。”
  王晓英忽然说道:“对了,晓力跟我说的话,你听到了吧?”

  “听到了。”黄敬祖回答。
  “他提醒我们别惹姓楚的,你怎么想?”王晓英问道。
  “还没想好,但我觉得我们的方式要变,前几天我和你说过,你再好好想想。”黄敬祖提醒道。
  王晓英想了一下,温顺的点了点头。

  “今天这事也不见得是坏事,实际上是给我们提个了醒。”黄敬祖若有所思的道,“你记得胡三两次说到的话吧?得意不要忘形,这话很及时啊。否则,一招不慎,就可能满盘皆输啊。”
  王晓英郑重的点了点头:“那你对今天的事彻底看开了?”
  “我用两句话来回答你。第一句,人被狗咬了,还能去咬狗吗?第二句,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警钟敲的及时啊!”黄敬祖感慨着。
  王晓英轻叹道:“哎,说你什么好呢?不说了,睡觉吧。”
  “睡觉。”黄敬祖说着,关掉了床头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