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207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嗯,我知道了,丁局,实在是对不起,这件事我没有做好,本来赵刚这条线是很重要的,只要抓住赵刚的现行,对于湖州的地下丨毒丨品网络我们就能摸个差不多了,现在却功亏一篑了,我建议兰政委申请对卫皇庄园进行搜查,但是兰政委没同意,她说还不到时候”。刘振东说道。
  “嗯,兰政委说的对,再等等吧,赵刚这件事一定要一查到底,和赵刚接触的人都要好好查查,这些人虽然不至于都在贩毒网络里,但是在资金和洗钱方面不见得没有搀和进去”。

  “是,我知道,丁局,最近盯赵刚的时候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事,赵刚居然和一个叫郝佳的女人走的很近,而且我查了下,这个郝佳居然是前任常务副市长王森林的姘头,当时王森林辞职就是因为王森林的老婆举报了自己的丈夫和这个女人有染,并且还有视频被传到了网上,不知道郝佳怎么会和赵刚牵扯到一块去了”。刘振东自以为这是一个桃色新闻,但是这事听在丁长生的耳朵里,却是另外一种信号。

  王森林曾是蒋文山的手下,也是蒋文山的干将之一,当年王森林辞职,蒋文山是不同意的,但是王森林执意而为,可是郝佳后来成了赵庆虎在外面生意的主要打理人,这一点丁长生是知道的,可是赵刚和郝佳的关系很亲密就有点蹊跷了。
  关于何红安和自己的合作,现在已经到了关键时刻,不容许有半点差错,否则前面所做的那些事就都成了为他人做嫁衣了,想到这里,丁长生离开了公丨安丨局,马上给杜山魁打了个电话,让他密切监视一个叫郝佳的女人,现在是卫皇集团的副总经理。 
  这是丁长生最关心的一件事,当给杜山魁打完电话后,他又想起了临出门时刘振东说的另外一件事,那就是那天在纺织厂闹事的那个叫做刘家成的老大交代了为什么去闹事。
  据刘家成交代,去纺织厂闹事确实不是纺织厂的那些职工找他们来的,而是另有其人,而且是个女人,不过当时谈这件事的时候是在晚上,刘家成根本没有见到对方长得什么模样,可是听口音好像是京城人。
  因为收到了对方付的钱,所以就纠集了一些纺织厂的工人子弟,当然,大部分人并不是工厂子弟,都是从外面雇来的。
  丁长生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也没有理出个头绪来,这件事现在和自己没关系,所以也不去想了,径直开车回了家。
  还没下车,就看到自己家里屋里有灯光,丁长生猜测很可能是赵馨雅又来收拾房子了,无论自己是不是回来住,赵馨雅每周都要收拾一回房子,所以丁长生的家里还算是整洁干净,想想自己给安蕾买了套房子,这丫头居然这段时间没再联系自己,不知道是不是想通了,不过马桥三的案子倒是没再抗诉,这让丁长生感觉自己那几十万花的值了。
  果然,开门的是赵馨雅,这个时候丁长生刚想敲门呢,门就打开了。
  “哎呦,吓我一跳,我以为你今晚又不回来了呢,我打扫完了,走了,对了,我来的时候正好送快递的也来了,说是打你手机没人接,我就把东西代你收下了,好像还是从国外寄来的”  。  赵馨雅倒是没急着走,指了指客厅里放着的箱子说道。
  “谁寄来的?”丁长生一边嘀咕一边走向箱子,看了看仅有的几个汉字,好像是从加拿大寄来的包裹,难道是夏荷慧寄来的吗?
  打开一看,果然是夏荷慧寄来的,而且里面还有一封信,自从走了之后,夏荷慧很少再给丁长生打电话,在外面的生活都是夏荷慧一个人在操持,好在是不缺钱花,别看杨凤栖对自己的孩子不上心,但是对夏荷慧还是挺好的,而且已经商量好了,要夏荷慧的孩子认她做干妈,所以,杨凤栖只要出国去美国之类的,总要兜个圈子去看看夏荷慧。

  信里也没说什么,只是说她在那边一切都好,买了点当地的土著居民的特产给丁长生寄来了,而且打赌说丁长生一定会会喜欢。
  丁长生笑笑,自己在国内什么买不了,还需要夏荷慧给自己寄东西。(.
  但是自己看信的功夫,赵馨雅却看着包装的挺好的几条东西看了看,可是也看不明白到底是什么东西,不过丁长生拿过来一看,却暗夏荷慧也真是会糟践他,居然买了几条鹿鞭给他寄来。
  那是夏荷慧去加拿大北部旅游时,在当地土著居民那里买来的,都是野生的鹿鞭,听说对男人是大补的,而夏荷慧知道丁长生有那么多的女人,补一补也是应该的,以免自己下次见他时他再不行了。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赵馨雅看到丁长生笑的古怪,凑上来问道。
  丁长生看了看窗帘,都拉着呢,于是一伸手,揽住赵馨雅的肩膀,对她说道:“去把这根炖一炖,你晚上不要走了,留在这里吧,晚上用得着”。
  “你,这,这是什么东西啊?”虽然赵馨雅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但是听丁长生晚上要留下自己,脸马上就红透了半边。
  “这是鹿鞭,晚上你试试有没有效果”。丁长生在她耳边促狭的笑道。

  “你这个混孩子,这样的话也说的出来”。赵馨雅虽然嘴里这么说,但是并没有反对,却拿起一根鹿鞭向厨房走去,而丁长生则脱了衣服先去洗了个澡,在司南下家里虽然吃的饭不多,但是出了一身的臭汗,很难受  。
  等到丁长生洗完澡出来,发现赵馨雅站在炉子边,很认真的看着炉子,生怕炖不好,丁长生走进厨房,悄悄的从赵馨雅身后环住她的腰,将自己的下巴放在了她的肩上,呼吸着锅里渐渐溢出的香味以及赵馨雅身上的熟女气味,一时间竟然痴了。
  “还没有喝汤我就醉了,馨雅姐,晚上能留下吗?”丁长生问道。
  “莹莹还没睡呢,我怎么说啊?”赵馨雅声音很低,看得出来她是有点纠结,一方面还得瞒着自己的女儿,一方面丁长生这里确实是给了她男人该有的感觉,而且丁长生还和别的男人不一样,这是一个男人中的男人,每次和丁长生过夜之后,她都要休息很久才能缓过来,而她对这样的感觉却深陷其中。
  她不止一次告诉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这是最后一次,最后一次,可是每当新的一次来临时,她都是飞蛾扑火般的迎面而去,丝毫没有犹豫,就仿佛是这一次,丁长生只是说让她留下来,她的腿就拔不动了。
  “那就待到半夜回去可以吗?我想你”。丁长生在她喃喃道。
  本来已经升腾的离开的理由,因为这一句‘我想你’立刻就化得无影无踪了,此时赵馨雅的心就好像是锅里滚开的烫,沸腾的自己无法自持。
  她将勺子放下,转过身,看着丁长生,伸手摸向了他的脸颊,这曾经是多么稚嫩的脸颊,现在却已经开始布满胡须,赵馨雅是一个贤惠的女人,已经不知道给他刮过多少次胡须,但是每每摸到他的胡茬时,总会有做女人的一种幸福感。
  丁长生的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微微用力,赵馨雅看了丁长生一眼,露出了让丁长生无数次迷恋的羞怯,但是还是按照丁长生意志缓缓蹲下,一直到将自己的膝盖跪在了丁长生的脚面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