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539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事儿说起来都憋屈,就好像是一个过渡的傀儡人物。
  不过不管怎么说,她都占了碧游宫的大义,故而还是有一部分少壮派人物团结在她的周围,以为奥援。
  除此之外,碧游宫还有众位长老,有的依附前面四股势力,有的又自成一系。

  再加上码头社区各路豪雄,以及巡防营的诸将,各种关系,十分复杂。
  正是因为这样的复杂情况,才使得那赵公明能够为所欲为,而我们则连一点儿讲理的地方都没有。
  蓬莱岛的诸般法度规矩,都是用来约束别人的,对于自己的高层,倒是都成了摆设。
  打听清楚了这些,屈胖三特别询问了一下当代海公主的情况。
  月儿姑娘简单跟我们讲了一下,说是个老实人,十分和气,她的印象之中,几乎没有跟什么人吵过嘴、红过脸。
  屈胖三问过之后,不再说话。
  等月儿姑娘走了之后,他突然笑了,说如果我们将那赵公明除去了,说不定最高兴的,应该还是这位被别人称作“老实人”的海公主。
  我问为何?
  屈胖三说这海公主做得如此憋屈,你当真觉得她心中没有任何介意的情绪?
  我说若是我,这般身不由己,心中一定不爽快。
  屈胖三说你不爽快,当场就发泄出来了,然而人家继任这几十年来,却一直安然相处,跟谁都和和美美的,要不然就是此人天生良善,不喜争端,要不然就是……
  我接口说道:“暗怀鬼胎,等待机会?”
  屈胖三一拍手,说妥了,我甚至都有点儿怀疑洛飞雨通过月儿姑娘透露这消息给我们,都有点儿拿咱当枪使的意思了。
  我倒吸了一口气,说不能吧?

  屈胖三说人无伤虎意,虎有害人心,在这儿混的人,个个都是老奸巨猾的家伙,你若是以己度人,会发现自己会死得很惨的。
  我说那我们可别被她利用了,要不咱走吧?
  屈胖三摇头,说洛飞雨这是请君入瓮,不过咱要做啥,可由不得她来操控——我明日夜间便可恢复全盛功力,你这边如何?
  我说我倒是没啥,只是少了称手的剑,恐怕会少许多战斗力。
  屈胖三沉吟一番,说这倒也是——这碧游宫中,处处都是禁制,你的遁地术也成了鸡肋,根本无用,说起来,你倒是显得有些一无是处,不如我自己行动吧?
  我推了他一巴掌,说你丫说什么呢,老子咋就没用了?

  屈胖三一本正经地给我道歉,说错了,我说错了,关键时刻,那你当个替死鬼,也还算是不错。
  我气得直翻白眼,却又拿他没有办法。
  两人斗了一会儿嘴,然后商量,觉得现在外面到处都是耳目,反倒是那禁地因为无人敢入,会比较好进一些。
  我们先去陷空洞,见过虫虫之后,不管如何,在门口放一个烟雾胆,将整个碧游宫搅得一片混乱,而我们则杀入陷地宫中搅风搅雨,定然让那赵公明吃点儿苦头,然后拿回属于我们的东西。

  至于那赵公明的修为,这个就得好生琢磨一下,看看能不能用那神剑引雷术,将他给劈上一劈。
  总之一句话,弄死狗日的。
  商议妥当之后,两人抓紧时间修养精神,到了第二日傍晚时分,应付过了月儿姑娘话之后,在屈胖三的带领之下,我们潜出了湘云阁。
  湘云阁位于定海峰的半中腰,而陷空洞则在峰顶某处。
  出了宫门之后,我和屈胖三披上了从湘云阁那里偷来的冰丝斗篷,便开始朝着山上走。
  这一路上山,每走百米,便有一层禁制,牌坊之下,波纹浮动,符文繁复。
  屈胖三一开始的时候研究得最久,几乎超过了半个多小时,而越往上走,那禁制越是复杂,而他却越是轻松。
  到了后来,他几乎看也不看,抬腿便走。
  拿他的话来说,这世间,还没有什么阵法,能够难得倒他。
  这家伙说得牛波伊,但也确实有本事,一路走来,从来没有惊动任何人,那门楼跟前的守卫,即便是双眼圆睁,也瞧不出任何差错。
  山下九重门,而山上又是九重门,如此走了十八重,确实来到了神女宫前。
  这儿是海公主的驻地。
  也是巧了,我们上来的时候,正好瞧见几个宫装妇人从前面的亭台之中走过,其中有一个样貌绝美的中年妇人穿着打扮,与别人皆不相同,显得更加大气,雍容华贵。

  远远地,能够听到别人叫她公主。
  不管是宫主,还是公主,她应该就是当代的海公主了。
  此人看着贤良淑德,一派慈眉善目的形象,不过对于周遭炁场的敏感度却十分地高,我仅仅瞧了她一眼,她便立刻反应了过来,朝着我们这边的黑暗看了许久。
  我们一动都不敢动,僵持了半刻多钟,方才离开。
  东海蓬莱岛之上,果然处处都是高人。
  经历了这一场变故,我和屈胖三都显得有些小心,过了神女宫,来到了后面的一处深潭前,那深潭极为寒冷,潭面之上一团冰霜凝雾,而靠山的一面,却竖着一个招牌,上面写着“陷空洞”三个大字。

  想要抵达陷空洞,必先要越过了百米宽的深潭,别无他途。
  而我们来到那深潭之前,捡起一块石头,往里面一扔,“噗通”一声,那石头居然直接冻成了冰块,沉入了水底。
  这般冷,如何过去?
  屈胖三想了想,说难道要我施展那水上漂的手段?
  我说且慢,然后从旁边捡来一根树枝,往那湖面一扔,结果平日里能够浮在水面上的树枝,居然也化作了一根冰坨子,往下沉去。
  鹅毛也沉……
  这水并不寻常,屈胖三看得也是一阵骇然,两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如何向前。

  两人蹲在寒潭边,一筹莫展,不知道如何是好。
  要晓得这寒潭之水,可与那传说中的弱水一般,飞鸟不渡,有着巨大的吸力,不管什么东西在上方飘过,都会落入其中,最后被弱水刷去神识,最终身死魂消了去。
  所谓弱水,便是说水弱不能载舟的意思。
  也是苏轼《金山妙高台》中描述的“蓬莱不可到,弱水三万里”的由来。
  两人蹲了足有一刻钟,那屈胖三却豁然站了起来,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口中念念有词,似乎在向某个地方祈祷着什么。

  我听不清楚他到底在说些什么,但话语一落,突然间空间陡然一震,那白茫茫的水潭之上,居然出现了一朵又一朵的莲花。
  那莲花宛如高台,隐隐散发功德之光,一直蔓延到了那边的尽头去。
  我心中诧异,说这是什么?
  日期:2016-04-10 06:24: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