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538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屈胖三说啊?这样啊,那这几年你怎么解决自己的需求呢?
  我:“……”
  屈胖三哈哈大笑,不提此事,说道:“你就没有想过现在去看她一眼,当面问清楚?”
  我一愣,说怎么可能,那陷空洞乃东海蓬莱岛上碧游宫第一禁地,只有那海公主和预备海公主方才能够进去的,不但是法阵森严,而且守洞人也是最为恐怖的角色……

  屈胖三眉头一掀,说然后呢?
  我说没然后了啊,就这样的情况,咱们能进去?
  屈胖三若无其事地摸了摸指甲,说麻烦你说这种没底气之事的时候,能不能别说“咱们”?你不行,难道我就不行?以己度人,这事儿可不好。
  我惊讶,说你可以?

  屈胖三嘿嘿笑,说我之前的话,可是很认真在说的,你却以为我在吹牛波伊?
  我说哪句话?
  屈胖三说就那句——“别说是你这破水牢了,就算是中南海,大人我也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这天下间,还就没有大人我去不了地方!”
  我翻了一下白眼,没想到这家伙连自己吹过的牛波伊都能够一字不漏地记着,实在无语。
  不过屈胖三自信满满的话语却还是给我打了一针鸡血,感觉只要他站在我的身边,虫虫就能够马上触手可及。
  一想到这事儿,我就是满心的欢喜,动力十足。
  如此到了傍晚时分,月儿姑娘过来给我们送饭,这碧游宫的伙食素雅精致,虽然不如外面大鱼大肉地果腹,吃起来却也还算可口。
  不过我瞧见一旁的月儿姑娘欲言又止,一副忧虑重重的样子,不由得诧异起来,问她怎么了。

  月儿姑娘一开始还搪塞,到了后来,实在是忍不住了,方才告诉我,说我和屈胖三两人,现在已经在东海蓬莱岛被通缉了。
  啊?
  听到这话儿,我愣了一下,说为什么啊,我们不是受害者么,怎么闹成这样?
  月儿姑娘叹了一口气,说唉,本来我家小姐不让我告诉你的,但我却觉得实在气愤不过——公明长老今天早上去了内务巡防营,通报了一件消息,说内库之中有几件宝贝丢失了,而根据目击者描述,那两人就是昨日失踪了的你们两人。那丢失的宝贝中,罗刹针和月华刺最是珍贵,所以内务巡防营如临大敌,正在宫中四处搜寻你们的下落呢……
  我一听,顿时气得肺都快要炸了,说我擦,世间怎么还有这么无耻之人,我们昨天被他绑进了水牢之中,夜里方才逃出来的,之后一直在此休息,哪里偷到什么宝贝?
  月儿姑娘叹了一口气,说这事儿是栽赃,但你我知道,并不代表别人也知晓啊……
  我一听,顿时感觉一阵惶恐。
  她说得没错,我与屈胖三昨日在骊风娘娘的殿中离奇失踪,紧接着次日那公明长老便通报了内库被盗的事宜,不知道内情者的人,一听便会怀疑我们应该是借着进宫之机藏匿了起来,然后伺机而动,偷盗财物。
  谁会想到这一切,其实都不过是赵公明的栽赃和诬陷呢?
  那些什么宝贝,指不定就被赵公明监守自盗了去。
  我艹!
  我这边愤怒不已,而屈胖三却显得十分平静,他问了月儿姑娘一句话,说这里安全么?
  月儿姑娘说我们家小姐在宫中地位甚高,内务巡防营是不可能来湘云阁的。
  屈胖三点头说好,那就不妨事。
  月儿姑娘离开之后,我问屈胖三怎么办,他眉头一挑,说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大人不露出一点儿爪牙来,那家伙当真不知道我是一头猛虎了。
  我和屈胖三本来只打算私入陷空洞,与虫虫见上一面,说明因果,没想到那赵公明居然这般过分,将人往死里面弄,无论是屈胖三,还是我,都起了真火。
  我们想着咱也得做一回那孙猴子,大闹天宫了去。

  两人打定主意之后,也不着急,在洛飞雨的这湘云阁中安歇。
  屈胖三天生神通,收敛起平日顽怠,认真修行,一坐便是一整日,而我只是等得那小红苏醒,各种妙法随心而悟,自坐床前巩固。
  如此过了三天,洛飞雨来看过我们一次,说巡防营已经去找过了我们同船的朋友,不好好在有她母亲庇护,倒也没有太为难她们。
  而且那林曦也给带进了宫中来,去了那血莲池中走了一遭。
  讲到这里,洛飞雨告诉我们,说林曦的姐姐星魔是在那黄泉路上走失的,传说中是跌落进了那忘川河中。
  那忘川河是黄泉路和冥界幽府的分界线,宽不知几百里,河水呈出血黄色,里面尽是那不得投胎的孤魂野鬼,虫蛇满布,各种恐怖,腥风扑面而飞,地下还有三千弱水,鹅毛不浮,人若跌落其中,只怕就是那白骨一副,再无生还的希望。
  我说那林曦在血莲池中,可有什么收获?
  洛飞雨皱眉,说我与星魔之间,有些嫌隙,双方并不亲密,这仇恨是上一辈接下来的,林曦自然也是知道的,所以并不曾与我透露半分消息。
  啊?
  父母那一辈都有恩怨了?
  我听到洛飞雨此话,方才想起林曦在洛小北家中吃饭的时候,一言不发的模样,不过好在洛小北的母亲倒也大气,并没有恨屋及乌,对待林曦倒也还算是不错。

  我得知林曦的事情办妥,心中也就少了牵挂,没有再留意多余之事,安心等待屈胖三点头的那一刻。
  洛飞雨露过一次面后,便再也没有过来,仿佛是出了宫。
  毕竟我和屈胖三在此养伤,她显然不愿意在此逗留,免得漏了痕迹。
  那几日一直都是月儿姑娘在照顾我们,而我也从她口中探听了许多的消息,知道这碧游宫中派系林立,最大的一派便是那公明长老,他掌管碧游宫中的财物统筹,不但有许多帮衬,在外面也是颇有势力。
  其次是凤长老。
  这凤长老是前代海公主,若是论上个人修为的话,她算是最高的一位,不过凤长老早年悟道,却受情伤之苦,最终功败垂成,永无证道之机,随后心灰意冷,将海公主之位传给了门下弟子。
  她虽然传位下去,不过在东海蓬莱岛之中,地位却甚高,有一种太上皇的感觉,而且门下弟子虽然不多,但修为都绝高。
  再一个便是赶海大长老。

  这赶海大长老,是那长老会中最为尊长者,也是凤长老的师妹,夫君是琉球国的贵胄,后来又与日本神道教联系密切,外援颇多,修为也与凤长老在伯仲之间。
  最后一个,便是当代海公主。
  这位海公主虽然名义上是蓬莱岛碧游宫的最高领袖,不过上有凤长老在位,下有长老会的豪雄掣肘,势力反而最弱,做得也不甚痛快。
  便比如下一代海公主由谁来做、谁有资格进入那陷空洞,都不是她说了算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