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43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怎么才来?我早就等上了。”黄敬祖说着,迫不急待的从被窝蹿出来,双手抱上王晓英,把她放到床*上,粗暴的撕扯着她的衣服。
  “老黄,着什么急?时间多的是。”王晓英一边笑着,一边娇嗔道,“咯咯咯,你慢点,慢点。”
  “能不急吗?我都将近三个月没吃肉腥了,都快馋死了。”黄敬祖说着,手上还是没有停止动作,已经在撕扯她里边的衣服了。
  “老黄,你骗人,你能那么老实吗?我不信。”黄敬英一边撒着娇,一边配合他褪着衣物。
  黄敬祖喘着粗气道:“不信你就试试,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了?”他把手中的小衣物甩到一边,急吼吼的扑了上去。
  “老黄,老黄,你……”王晓英娇*喘着,紧紧抱住了扑过来的黄敬祖。
  暴风雨过后,一切归于平静。这次风雨很大,大地得到了滋润,雨露也得到了充分释放。
  “你变了。”黄敬祖轻抚着怀中人儿的背肌,轻声说道。

  王晓英媚眼如丝的看着黄敬祖,柔声说道:“是吗?变成什么样了?”
  黄敬祖迎着她的目光,说道:“变得更有女人味,更有品位了,我好喜欢。”
  “你是说我以前没有女人味,没有品位了?”王晓英嘟着嘴道。
  “哪能呢?你没听我说吗?我用了‘更’字,就是说你原来有魅力,现在就更有魅力了。”黄敬祖说着,在她的嘴上轻啄了一下。
  “老黄,你坏。”王晓英拉着长音道,“你没少用这样的话,骗乡里那些小丫头吧?”
  “绝对没有,天地良心。”黄敬祖信誓旦旦的道,“我的眼里只有你,刚才的表现不能说明问题吗?我棒吗?”
  王晓英脸颊浮上一抹娇羞,轻声道:“棒,很棒。”
  黄敬祖满意的点了点头,问出了他关心的问题:“听你今天的发言,似乎心态平和了,难道你就准备这样放过他吗?包括那个小娘们。”

  “你认为呢?”王晓英反问道。
  “我想你不会忘记他带给你的痛苦和羞辱吧?”黄敬祖盯着她道。
  王晓英长舒了一口气,把目光移向一旁,转换了话题:“那两个人的手段你多次见识,知道他们的阴险与毒辣吧?你恨他们吗?”
  “恨,当然恨,恨那个小子恩将仇报。”黄敬祖咬着牙道,“我自信对他不薄。他能引进项目、解决争端,固然有他的努力和能力在里边,但如果没有我的支持,我想他也不会那么容易做成的。甚至,还会一事无成。就是在日常工作中,我对他也是照顾有加,就拿他用的那台电脑来说吧,比我的电脑都贵了一千多块钱呢。”
  王晓英插话道:“那他感激你了吗?报答你了吗?”
  黄敬祖鼻子“哼”了一声,咬牙说道:“当然感激。他一次次的和我作对,一次次的把我逼入死角,还一次次的对我要挟,他就是这么报答对我感激的。这个白眼狼,养不熟的畜生,老子和他没完。”
  王晓英展颜一笑:“听的出来,你对他恨之入骨。那你对那个小娘们是不是存有幻想啊?”
  “笑话,对她能有什么幻想?”黄敬祖不屑道,“如果不是她的推波助澜,不是她的助纣为虐,那只白眼狼也不至于跳的那么欢腾。我对她一样不会放过。”
  王晓英叹气道:“唉,可他们却阴险至极呀,我们在他们手里吃的亏还少吗?”
  “那怎么办?难道就这样放过他们?我不甘心。你甘心吗?”黄敬祖急切的道。
  “怎么办?四个字——提高警惕。”王晓英一字一顿的道。
  黄敬祖楞了一下,轻笑道:“就这些?不会这么简单吧?难道就没点别的吗?”
  王晓英摇摇头:“无可奉告。”
  黄敬祖显然没想到她会这样说,脸色变了一下,又换上了微笑:“那我的事有着落了吗?”
  王晓英盯着黄敬祖的眼睛,一字一顿的吐出了四个字:“无可奉告。”
  “你……”黄敬祖满心期待,竟然只得到了四个字,心中懊恼不已,却又不便发作。

  王晓英忽然露出了妩媚的笑容,娇笑道:“想让我告诉你结果也不难?你只要……”她故意卖起了关子。
  “你让我怎么做?”黄敬祖急忙问道。
  “怎么做?还像刚才那么做,让我舒服了,我就告诉你。”王晓英抛着媚眼道。
  黄敬祖一楞,马上明白过来,他喊了一声“好咧!我来啦!”,急吼吼的翻身扑去。
  王晓英回到乡里后,一连两周都没什么异常举动。要说异常的话,就是她说话办事和气了很多,日常着装也变得大方得体,更难得的是每天按时出勤。人们看到的是一个处事低调,言行谨慎的王委员,而不是以前那个办事张扬、飞扬跋扈的书记姘头。背后好多人都在议论,议论环境改变人,市委组织部改变人。慢慢的,好多人对她的印象也在逐步改观。
  自从回到乡里,王晓英再也没有进过楚天齐的房间,也没有再发生半夜装病的事。在院内碰面时,楚天齐尽量采取低头避过,而王晓英却主动大方打招呼,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出轨的举动或言行。
  王晓英越是表现低调,宁俊琦和楚天齐越是不敢掉以轻心,他们深深知道“咬人的狗不叫”这句话。楚天齐去宁俊琦办公室的次数和时间减少了很多,就是去的话,也是谈完工作就匆匆离去,他们担心王晓英趁他们不备,在乡长办公室安装窃听或是录音设备。虽然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但小心无大事。
  楚天齐对自己的办公室看护也很紧,只要离开办公室,就把门上锁。这种方法实在麻烦,后来干脆换了一把暗锁,只要关门必锁住。如果自己在屋里的话,就把暗锁舌头锁住,以免来人时还得起身开门。晚上除了锁死门锁,门上的两把插销仍然插的紧紧当当。
  同楚天齐一样,宁俊琦也不敢掉以轻心,除对房间以及门锁非常上心外。她在和楚天齐接触时,尽量不说工作外的话,尽量把时间压缩的很短。就连谈工作时也让楚天齐坐到沙发上,而不是之前那样坐在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
  楚天齐和宁俊琦对王晓英的防备,可以说已经到了草木皆兵的地步。和王晓英的落落大方相比,他们两人反而显得疑神疑鬼、紧张兮兮,仿佛做了什么亏心事似的。乡里上班的好多人,发现楚天齐和宁俊琦没以前热乎了,纷纷猜测他们俩发生了“情变”。楚天齐是从杨大庆口中得知,人们对他“情变”议论的,他当时听了真是哭笑不得,暗叹人们的敏感。
  当楚天齐把这一传闻讲给宁俊琦时,宁俊琦沉默良久,才自嘲的说道:“名人没有隐私呀!”她在说这话时,眼中隐隐有泪花闪现,只有当事人能明白个中的苦辣酸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