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199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请坐吧,我换身衣服”
  片刻之后,丁长生穿着家居服出来了,坐在了何晴的对面。

  “听说你生了个双胞胎,恭喜你啊”。丁长生客气道。
  “丁先生,你我就不用绕圈子了,你说的事我父亲和说了,我们还是按照我们原来商议的办,一分钱都不会少你的,而且我们知道,现在这只是开始,接下来的事更加的复杂,没有丁先生的帮忙,我们是做不来的”。何晴倒是很实在,将手袋扔在沙发上,看着丁长生说道。
  一般女人要是在这么一个孤男寡女的房间里,肯定是精神高度紧张的,断然不会像何晴这么轻松,此时的何晴就好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因为裙摆很高,所以如果不是两腿交叉着,丁长生很可能早就一览裙内风光了。
  她倚在沙发的靠背上,双手放在自己的小腹处,看着丁长生,好像是两口子在谈事一般,可是这是她第一次和丁长生面对面的谈话。
  “你们高估我了,我没那么大本事,我们做的事也只是一个交易,各取所需罢了”。丁长生说道。
  “我明白,但是我也相信,丁先生,你是不会见死不救的,我们的事情需要你,而且,我也需要你,丁先生,我和徐娇娇是好朋友,也是闺蜜,在我最艰难的时候是她帮助了我,我不会忘记她的,她是你的女朋友对吧,你的那一份是你的,不会少,我会从我的那一份里拿出百分之十给徐娇娇,这样可以吗?”何晴问道。
  “那是你们姐妹的事,和我有关系吗?”丁长生不禁暗赞何晴会做人,比何红安强多了,何红安此时有点得意忘形,他以为什么事都已经万事大吉了,可是只要一个赵刚就可以将这一些毁掉,只是不知道赵刚昨晚是不是走掉了。
  “当然有关系”。说着,何晴站起身,慢慢踱步到丁长生身后,她并没有去接触丁长生,而是将自己的双臂撑在了沙发的靠背上,这一点丁长生是能感觉到的。
  “我知道徐娇娇和你的关系,你放心,她是我的好姐妹,我不会做对不起她的事,但是如果丁先生愿意,我也可以做对不起她的事”  。何晴俯身,将自己的香唇靠近丁长生的耳廓低声说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丁长生明明知道何晴的暗示是什么,但还是装作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
  “丁先生,这就没意思了,我虽然是个下贱的女人,我的事你肯定知道个八九不离十,但是给我留点面子行吗?你可以做,但是我不想说”。何晴依然是俯身在他的身后说道。

  因为何晴刚刚生了孩子,还在哺乳期,所以当何晴靠近丁长生时,她的身上充满着一股这个阶段女人身上独有的气味,奶香味。
  而何晴知道,丁长生那晚既然那么给自己的父亲说分成的事,就证明丁长生已经起了疑心,担心自己的东西拿不到,这事要是换了自己,也会担心,因为她的孩子和丈夫是合法的继承人,万一像是丁长生说的那样,赵庆虎在他死之前将自己的财产信托了,那么自己所有的努力都是白费的。
  “是吗?那你父亲那里到底是什么意思?”丁长生问道。
  “我的意思可以是他的意思,但是他的意思可不一定是我的意思,如果丁先生不放心,以后可以直接和我联系,不要再通过我父亲了,而且,来之前我还和他谈了另外一件事,算是我们的承诺”。何晴虽然已经做好了准备,要不然也不会昨晚在楼道里等了丁长生一夜。

  可是她还是有点害怕的,因为自己对丁长生并不了解,但是从徐娇娇口里,以及自己和这个男人的合作可以看出来,他绝对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所以这也是她力劝自己父亲要信守承诺,坚决不能和丁长生玩心眼,不然的话,很可能会功亏一篑。
  “什么承诺?”丁长生皱眉问道。
  “那么多的钱在国内不安全,我父亲有路子可以转移出去,到时候你只需要开个账户就可以了”。何晴解释道。
  丁长生点点头,这倒是一个好主意,这点事对一个银行的行长来说应该不算什么。

  在丁长生看来,何晴远比何红安要有脑子的多,何红安的脑袋里都是怎么利用别人,但是何晴讲的是合作,讲的是共赢。 
  丁长生站起来,转身看着何晴,这个女人经历了太多平常人没有经历的事,所以她的心应该是世间最难以撼动的心了,丁长生不会轻易的相信这个女人的话,但是却也不想得罪她。 
  “丁先生,我相信我们的合作会很愉快的,而且我也相信,这不是我们的第一次合作,也不会是最后一次,你救过我的命,两次,我都记得,我不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何晴说道。
  “我都不记得了,何小姐,你也不用时时记在心上,这年头,能记得别人好的人不多了,这很容易让人有心理负担”。

  “记恩总比记仇好吧”。何晴笑笑,转身走到沙发边拿起自己的小包向丁长生告辞。
  “丁先生,再见吧,你的事尽快做,我的事也会尽快做,相信我们的合作会很愉快的”。何晴说完嫣然一笑向门外走去,丁长生送到门口,但是何晴再也没有回头。
  出了丁长生楼道的何晴,脸上再也没有任何的笑容,好像刚才那些笑容都是事先准备好的,刚才已经卖完了,所以现在没有了。
  何晴没有回家,而是去了医院,因为昨晚开始,赵庆虎就不断的给她打电话,要见她,赵庆虎这段时间虚弱的很厉害,现在基本已经是卧床不起了,何晴再也不用怕他会对自己不利,所以一个人去了医院  。
  推开门病房的门,看到的是躺在病床上虚弱不堪的赵庆虎,脸色苍白,毫无血色,而且要命的是,这段时间赵庆虎的头发掉的很厉害,现在看起来仿佛是老了十几岁,而这个时候赵庆虎远不该是这个样子。()
  但是事实就是如此,这头曾经的老虎,已经被拔掉了牙,切掉了利爪,现在只是在等死,这正是何晴梦寐以求的场景,但是还不够,赵庆虎还能说话,何晴要的是赵庆虎现在就死,马上。
  “你来了,坐吧,我找你有事要说”。

  “你说吧,我还得赶紧回去了,孩子要喂奶”。何晴冷冰冰的说道。
  “何晴,我知道你恨我,但是我至少还是孩子的父亲吧……”
  “你住口,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如果你再说这样的话,回去我就把孩子捂死,你这辈子都别想在见到孩子”。何晴低声说道,但是咬牙切齿,赵庆虎能感受到何晴对他的仇恨。
  可是孩子恰恰是他的软肋,他找何晴来,就是为了见见孩子,但是现在看来,何晴是不会让自己见孩子了,而且自己对何晴做的事,足以让何晴恨死自己了。
  这是让赵庆虎郁闷的地方,自己家财万贯,可是没有一个好的孩子继承,现在终于有了自己的孩子了,但是自己却即将撒手人寰,这是多么残酷的事情啊。

  “好好,你不要激动,我不说了,我不说了,但是,我求你,我想见见孩子,你看可以吗?”赵庆虎请求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