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193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且昨天在现场发生的事大家都听说了,邸坤成当然是昨天现场的最高指挥者,但是昨天他的表现实在是让人看不懂,非但如此,还被兰晓珊指着鼻子骂了一顿,这样的糗事是不可能保密的。
  “还有吗?”司南下问道。
  “所以,我觉得现在不是处理纺织厂问题的最佳时机,现在不合适,不是因为我们不想处理,而是我们没钱,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更何况市里的事情可不止纺织厂这一件事”。邸坤成又抛出了这个论调,这让司南下很是恼火。

  纺织厂这件事已经到了非处理不可的地步,但是邸坤成现在居然又走回了老路,这就等于是推翻了前几次常委会的决议了,这可不是说一句话就能撤销的。
  而且在这件事上,不但是罗东秋给他施加压力,而且省里也已经表达了不满,司南下在这件事上已经挺不住了,这才是问题的关键,纺织厂的问题必须解决,而且就在近期,拖得越久,处理成本也就会越大,这是一定的。
  司南下看了邸坤成一眼,可是邸坤成毫不客气的和他对看了一眼,就这样,安如山当年的算盘算是彻底玩完了。 
  江都,清晨,美家家具公司的门口,聚集着三四百人,都是来讨要工资的,而且还不停的敲打着大门,眼看着大门就要被推开了,一名办公室人员急匆匆的走进了董事长的办公室。 
  “老板,快想想办法吧,要不然您先躲一躲,我先应付一下,这些人要是今天还拿不到工资,我怕他们会动手啊”。

  “不要紧,躲什么,这些人都是跟我干了几十年了,都是我的老伙计了,我要是这个时候躲了,我还算是人吗?再说了,我是董事长,这个时候能躲到哪里去,你告诉他们,我正在卖房子,估计几天就可以把钱先发一部分了,只是,要想全发,还得再等等,要等我把这厂子卖了再说”。董事长齐贺军无奈的摆摆手说道。
  “那好,我先去稳住他们”。
  “去吧”。齐贺军摆摆手,待那人走了之后,自己一个人去了车间。
  看着今年刚刚进的两套生产线,心里这个苦啊,为了达到欧盟的环保标准,这些机器都是从德国进口的,但是进来后,刚刚开始能正常运转了,国际订单一个一个毁约,经济危机接踵而至,对他们这些以代工为主导的产业,打击是毁灭性的,自己这个厂子是最后才倒的。
  但是前面倒得,老板多少还能剩点,现在倒闭,基本就是倾家荡产了,这不,妻子一大早起来就去签合同卖房子了。

  还没等他的心思好点,刚刚出去的办公室主任小齐又回来了,不过,这次却是带着一个人过来的,可是自己不认识这个人  。
  “齐总,这位是闫先生,是来,是来谈买厂子的事的”。小齐小心的看着老板齐贺军,虽然自己是他小舅子,但是这几天没少挨骂,这厂子易主了,自己这办公室主任也就干到头了。
  “哦,你好,看到我的报纸公告过来的吧,走吧,办公室谈”。齐贺军虽然很落寞,但是只有买了厂子才可能把欠工人的工资和原材料的债都先还了,不然的话,一旦债主起诉到法院,到那时候更难收场。
  “是,看了报纸公告,我就想过来看看,不过,看大门口,还挺热闹的,怎么,真的是维持不下去了?”闫培功饶有兴趣的问道。

  来人赫然是中北省的富商闫培功,这段时间以来,他明里暗里一直都在中南省物色底子好,但是维持不下去的公司,已经收购了三家,这家家具公司是第四家了。
  “闫先生请坐,刚才你在车间里也看到了,生产线清一色的德国货,都是年前刚刚调试完毕,准备生产了,但是国外的订单都黄了,经济不景气,国外的家具卖不动,所以我这代工都算是完蛋了,门口堵着只是一部分人,债主还有不少呢,所以,我这厂子卖掉,也是逼不得已”。齐贺军倒是一个实在人,没用闫培功说什么,把自己为什么卖厂子都说了,急的他小舅子小齐一个劲的使眼色。
  “齐总果然是个实在人,开个价吧,怎么卖?”闫培功,没工夫在这里和齐贺军玩虚的,因为湖州催的很紧,要尽快将投资方向和投资数额确定下来,这些策略都是宇文灵芝确定的,闫培功只能是执行。
  一来将资金转移出来,二来为海外的资金回流做准备。
  “我这厂子虽然是一个老厂长,建筑不值钱,值钱的就是那两套生产线,都是新的,买的时候是三十万欧元,闫老板给个价吧”。齐贺军心里一紧,这个时候将决定自己到底赔多少的问题,这块地的租期还有十八年,厂房建了五年了,要真是给三十万欧元还真是可以,至少还欠债没事了。

  还完欠债,自己也就只剩下光棍一个了,连房子都没了,干到自己这个年纪,居然是这个下场,真是人生入戏啊,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了  。
  闫培功没说话,只是看了一眼小齐,小齐会意了,立刻站起来说道:“你看我,也忘了倒茶了,你们先谈,我去烧水”。
  等到小齐走了,闫培功靠近齐贺军说道:“一百万”。
  “一百万?这也太低了,不行,我这设备可是从德国……”

  “欧元”。闫培功道。
  “欧元?”齐贺军的嘴巴立刻张大,成了一个o型,他很怀疑自己听错了,但是看到闫培功明明点点头,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百万欧元那可接近一千万人民币了,对方不是疯了吧。
  “齐总,你可能很吃惊,但这是真的,但是我有个要求,你必须要答应,我们才能进一步的谈”。
  “闫老板,请说,请”。齐贺军终于知道,对方说的是真的,这可是天上掉下来的傻子啊,居然出到这么高的价格,这不是疯了吗?
  “齐总,一百万欧元,只是想买你公司百分之九十的股份,剩下百分之十还是你的,而且这个公司的老总也还是你,你还得继续做下去,我们只是投资商而已,怎么样?可以合作吗?”
  “你说什么?百分之九十的股份?”齐总再一次的震惊了。
  这只是闫培功众多动作中的一个,这件事谈完后,他启程去了湖州,他要去见见丁长生了,因为宇文灵芝一直都告诉他,要绝对的相信丁长生,因为丁长生是他们能否成功的关键,祁凤竹的案子到底能不能反过来,也得靠丁长生,所以尽管闫培功对丁长生到底有没有那么神也是很怀疑,可是怀疑归怀疑,该做的事还得继续做。
  常委会上发生的事既在司南下的预料之中,又在他的预料之外,他没想到的是邸坤成现在居然开始公开叫板了,这让司南下很是恼火,可是现在市里的形势比石爱国在时好不了多少,虽然如果强行通过表决达成一些共识,但是这样的共识到底能不能执行,都是一个未知数。

  而且,这将严重打击到自己在市委的威信,一个动不动就靠举手表决的书记,说明你对班子的掌控能力是有问题的。 
  仲华正在对自己工作进行最后的归纳整理,相信不久就要交接了,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的,听到有人敲门,直接喊了声进来,也没抬头,直到发现有点不对劲,才抬头看去,发现居然是司南下来了  。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