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192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长生,你就犯浑吧,我绕不了你”  。唐玲玲一边声讨着丁长生,一边赶紧将后座上的衣服一件件穿起来,但是过红绿灯时,还是乖乖躲在了副驾驶座位后面不敢露头。
  其实,她也在思考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一直以来,自己都是严格要求自己的,尤其是在男女关系上,她是慎之又慎,但是在丁长生这里,自己几乎是变成了一个浪女,虽然自己开始时说不要,可是想想刚才自己的表现,自己真是浪过头了。
  这已经不是以前的自己了,以前的自己视男人如粪土,总想着能等到一个让自己心仪的男人,但是等着等着自己就大了,匆匆的有过一段感情后,自己的感情世界就彻底的崩塌了。
  可是前面这个小男人将自己开发成了另外一个女人,自己居然无耻的在茶楼里将自己的脚递到他手上任他把玩,而且还和他在车里,在大庭广众之下做那种事,自己到底怎么了?难道他真的就是自己的克星?
  “丁长生,你爱我吗?”唐玲玲突然问道,但是问出口后就后悔了,自己这么问到底是什么意思,这让他会怎么想?自己这么问是不是有点要挟人的意思,可是我真不是这个意思。
  “爱,而且喜欢”。丁长生毫不忧郁的说道。

  “这,有区别吗?”唐玲玲皱眉问道。
  “当然,爱,很复杂,包含的东西太多,责任,亲情,但是喜欢没有任何的理由,很简单,就是喜欢”。
  “那你,是喜欢我多一点,还是爱多一点?”
  “喜欢多一点,因为看见你我就有种想要占有你的冲动,无法自拔,所以,刚才,你是不是不喜欢在车里……”

  “不,我喜欢,呃……我是说我……”这个时候唐玲玲真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自己怎么这么蠢呢,怎么就不想想他问的是什么,自己为什么就这么急着回答他,自己就真的这么在意他的看法吗?
  “哈哈,我明白了,我先送你回去吧,我们晚上车里继续”。
  “你混蛋,滚……”唐玲玲拿起一个纸团扔了过去,但是没有注意到那个纸团是自己用过的。 
  丁长生到公丨安丨局时,刘振东正在预审那个被称为老大的人,他就到了隔壁的观察室看着预审室里的情况。 
  但是这个家伙好像是有恃无恐,根本不配合刘振东的审问,而且还威胁刘振东呢,一个劲的吹自己的后台有多硬,这倒是让刘振东一筹莫展,听说丁长生来了,于是就先出来见丁长生。
  “什么情况?”丁长生问刘振东道。

  “别提了,一个死硬死硬的顽固分子,这么久了,一点有价值的东西都没有,你还别说,身份出来了,这家伙叫刘家成,还真是纺织厂的工人子弟,但是已经十几年没有回来了,这次回来还真是有点不可思议,我看,这背后的事一定不简单”。
  “刘家成?干什么的?不会是无业游民吧?”丁长生问道,但凡有点工作的人都不会参合这事,所以丁长生怀疑这小子是混社会的。
  “现在还不清楚,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小子这些年都不在湖州混,好像是在江都混来着,不过至于是干什么的,我还真是不知道”。刘振东道。
  “这伙人很可能和最近的纺织厂这块地要开发有关系,但是要说是纺织厂的人指示的,我看到不至于,纺织厂的何大奎充其量也就是会上丨访丨,但是好像最近也老实多了,关键是这伙人闹的不是时候啊,纺织厂的事不是还没决定怎么办的嘛?”丁长生也感到很纳闷,这伙人目的是什么呢,刚才闹哄哄的,这伙人一点条件也没提啊。
  “振东,你好好盯着这个刘家成,不交代坚决不能放弃,一定要查出来这背后到底是谁在捣鬼”。 
  “丁局,我知道了,我尽力吧,你也知道,最近我一直都在盯着赵刚,这边可能精力不够用的,相比较而言我觉得还是赵刚那边重要一些”  。刘振东道。
  丁长生沉吟片刻,觉得刘振东说的对,而且丁长生知道的比刘振东还多,所以关于赵刚和赵庆虎之间的事,要是不盯紧点,很可能会出篓子,不然的话,就会丧失最好的解决时机。

  纺织厂闹事这件事可不是小事,由于当时人实在是太多了,所以被一些群众将纺织厂闹事的画面直接发到了网上,这小湖州又出名了,这让罗明江很不满,直接打电话给了司南下。
  所以,第二天一大早,司南下就召开了常委会,要尽快的,彻底的解决的纺织厂问题,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那么这就是个火药桶,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炸,而谁在上面,被炸的粉身碎骨的就是谁。
  现在湖州是自己掌舵,所以司南下绝对不希望自己会被这件事牵连进来,做记录的依然是张和尘,她一边做记录,一边想着待会该怎么和丁长生通风报信。
  常委会依然是残缺不全的,虽然已经定了仲华是市委副书记,但是因为省里还没来人,所以市委副书记没来,组织部长因为缺位,而主持工作的是最后一名副部长,所以也没人来。
  这一次不是投票做决定的事,所以司南下是很希望这是一个全面的常委会,这么一来,参加的人越多,到时候做决定时责任就越小,凡是参加常委会都是要在会议记录上签字的,所以司南下觉得这一次唐玲玲应该过来参加会议。
  可是当张和尘奉命给唐玲玲打电话时,唐玲玲居然说自己不是常委,参加这样的会议不合适,要是不以常委的身份参加她就来,否则就不来了。
  司南下听到张和尘这么汇报,心里冷笑,还组织部长呢,你就等着吧,不来就不来,来的这些人也可以将这件事掰开了揉烂了,不就是那点烂事吗?
  “不等了,下面开会了,今天的会议议题就一个,那就是昨天纺织厂的工人闹事的问题,这件事现在闹大了,省委领导亲自过问了,我们要是拿不出一个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那么我们就很难向省委领导交代了,这怎么办,大家说说吧”  。这是司南下的开场白,说完看向大家,显然是鼓励大家发言呢。
  可是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就是一个雷,谁先发言,就有可能是谁来顶这个雷,可是在座的这几个人,哪个不是人精啊,岂能这个时候往上贴呢?

  “我来说几句吧,我去过现场了,的确是闹的很厉害,但是再怎么厉害,也都是为了一个,那就是钱,解决纺织厂工人的要求,这件事不是说说就能解决的,还是要靠钱,这是硬件中的硬件”。邸坤成率先提出来了问题的关键。
  虽然是问题的关键,但是这话等于没说,谁都知道的事你就是提出来还是没有解决的方法,所以这些常委都很鄙视邸坤成,作为一个市长,行政各方面的问题都是你的份内之事,但是在这个问题上邸坤成做的的确是不怎么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