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535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也想起来了,说我的乾坤囊呢?

  小六子说你们指的,是两位被抓进来的随身物品吧?
  我们说对。
  小六子说我也不清楚,不过想必应该是落在了公明长老的手中去了,现在不是提这事儿的时候,我们先逃离此处吧?
  屈胖三不愿,说凭什么啊?
  小六子说如此说来,两位还有一战之力咯?

  他这话儿一说,我们立刻就哑火了,虽说小红这意外的出现,使得我能够提前醒过来,并且将屈胖三也给救醒了,不过那离魂落的药效的确很强。
  小红吸去了大半,但还有一小部分存留于我们的血液和肌肉之中,让我们此刻昏昏沉沉,提不出多少气力来。
  此刻若是真的要被发现了,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
  小六子瞧见我们没有再说话了,又劝道:“不管是什么,都是些身外之物,重要的是把命先给保住,其余事情,后面再作计较便是了。”
  这话儿说得大气,屈胖三听到,沉吟一番,说行,先走。
  三人离开了水牢,望着外面洞府缓慢走,走了一截路,前方出现了一个岔道口,突然传来一动静,小六子停住脚步,轻轻地吹了一声口技。
  这声音有点儿像是蟋蟀叫,随后有一个女声传来:“小六子,怎样了?”
  小六子恭敬地回答道:“月儿姐姐,人带来了——他们自己脱了困,倒也没有废什么气力。”
  月儿姐姐?
  我左右一看,却发现跟前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想必也是穿了那冰丝斗篷。
  果然,前面的半空中,仿佛掀开了一角,然后露出了鹅蛋脸的女子面孔来,瞧那年纪应该也就二十来岁,往前望来,说两位请露面,月儿确认一下。
  我和屈胖三将那斗篷的头罩掀开,那女子瞧见之后,点了点头,说如此就好,两位且随我走。

  而小六子则说道:“我还要在这里应承着,就不离开了。”
  我心中疑惑,开口问道:“请问这位月儿姑娘,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月儿姑娘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这个暂时不能说,到时候你们便会知道了——这儿是公明长老的洞府,到处都留着他的神识,稍不注意,即便是有这冰丝斗篷,也未必能够安全,你们且随我离开此处,免得被抓个正着,到时候不但你们逃脱不得,我也没个好结果。”
  屈胖三说这是为何,我们平白无故地被抓到这里来,就没有人给我们一个解释,也没有人需要为此负责?

  月儿姑娘说你们别想当然了,这赵公明在碧游宫和蓬莱岛的势力颇大,就算是海公主也只有咬牙忍让,怎么可能会因为你们两人而神伤?
  听到这话儿,我和屈胖三便不敢再多言。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当务之急,我们得逃脱此处,恢复了修为,到时候再来跟这个什么赵公明一较高下,让他知道,惹了我们家屈胖三,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后果。
  我们不再多言,跟随着那月儿姑娘继续往前,如此穿过了一片曲折不定的洞府,又路过了一片广场与建筑,一路上走得都是小心翼翼,亦步亦趋,生怕走错了那个地方,就会有万斤落石砸下。
  特别是行走在一片殿宇的道上时,月儿姑娘更是让我们小心一些,千万不要发出任何动静。
  然而就在这最为关键的时候,突然间身后传来了一阵嘈杂声,紧接着黑暗中有许多人影在奔走。
  没一会儿,我瞧见远处的一处殿宇大开,走出了七八人来。

  这些人个个气势汹涌,都是了不得的大拿之人,而领头的一个,穿着一件青衫,就像一颇有学识的老儒,朝着我们身后的洞府赶去。
  我有些诧异,这时旁边伸出一只手来,将我给拽到了角落去。
  我们三人不敢有任何异动,小心翼翼地蹲在了那儿。
  一直等到了这一行人都离开了,我方才听到旁边传来了一声长长的喘气声,屈胖三在旁边问道:“刚才的那个教书先生,便是抓我们进来的赵公明?”
  月儿姑娘这时也松了一口气,说对,正是此人。

  屈胖三说你们这儿盗版人家碧游宫也就算了,连财神赵公明的名号都占了去,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
  月儿姑娘说他掌管蓬莱岛的财政大权,总被人称作财神,时间久了,所幸就改了名,因为本身也姓赵,便叫做赵公明了。
  屈胖三说瞧那模样,贼眉鼠眼的,也不咋地啊?
  月儿姑娘噗嗤一笑,说这位公明长老的修为极为高深,在我东海蓬莱岛,实力能够排进前三,势力也颇大,就连海公主也不敢掠其锋芒,哪里像你说的这般不堪?
  我们稍歇一会儿,又赶紧赶路,结果这边刚刚离开了这陷地宫,那宫门居然在半分钟之后合拢了,里面一派肃穆之象。
  月儿姑娘不敢带着我们久留,离开了陷地宫之后,便顾不得隐匿身形,重重往山上走,一路来到了半山腰一处华庭之前来。
  我们从侧门进入,进门的时候月儿姑娘露了半张脸,然后依旧穿着那冰丝斗篷,掩藏身份,最终来到了一处偏殿楼阁之前来,方才停歇。
  她问我们讨要了那隐匿身形的冰丝斗篷之后,对我们说道:“你们在这儿稍等,我去通知我们家小姐。”

  说完话,她转身离开了去。
  我心有余悸,左右一看,还好没有热茶,而如此等了三五分钟,那门给人推开,一阵香风扑面而来。
  我抬头一看,整个人都惊呆了。
  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袭人是酒香。
  来者却是黄泉一别之后便再无相见的洛飞雨,她进来之后,朝我拱手招呼道:“陆言,许久未见,不过倒也能够听别人说起你的事情,听说你现如今也是今非昔比,不再是吴下阿蒙,听到这些,真为你高兴。”
  我与她谦虚两句,然后问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呢?
  洛飞雨告诉我,说她下午回家的时候,得知我来到了东海蓬莱岛,本来想与故人相见,却不料我正好与她前后脚离开,去了碧游宫。
  事情也是巧了,她与找我们进宫的骊风娘娘关系不错,便用了那纸鹤传音的手段询问了一番,结果得到的回复,却是我们两个等得不耐烦,自行离去了。
  这样的解释让骊风娘娘十分气愤,觉得这两人并不像是别人转述的那般好,至少太过于无理了。
  然而这事儿落在了洛飞雨的耳中,却觉得十分诧异。
  她是了解我那性格的,知道没有特别变故的话,我绝对不可能如此无礼;再说了,碧游宫中处处受限,哪儿都有法阵,如果无人陪伴,又如何能够离开?

  日期:2016-04-08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