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184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在丁长生想着编一个领导在讲话时,车门被拉开了,拿着电话的秦墨一屁股坐了进来,看着丁长生,意味深长的说道:“编,接着编,我看你和谁开会呢,人呢?”秦墨嘲弄的看着车后排,问丁长生道。
  “呃,这个,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在北京吗?”丁长生问道。
  “走的时候连个招呼都不打,看来你是真的没把我放眼里啊,吃了我的菜,还骗我,你这种行为很可耻你知道吗?”秦墨批判道。
  “我知道,我很可耻,但是这也是我的自我评价,你不能这么说,你爸爸我和是朋友,你说你爸爸怎么可能会和一个可耻的人在一起交朋友呢,是不是?”

  “嗯,这话还真是不错,我爸爸就在后面车里呢,你和他说说吧”  。秦墨一努嘴,朝后面看了看说道。
  “啊,真的假的,你这孩子,怎么不早说啊,我去和叔叔说句话”。于是丁长生赶紧推开车门向后面的奥迪a8走去,到了车门旁,看到驾驶座上坐着一个开车的,丁长生没在意,以为秦振邦坐在了后面呢,但是使劲的拉车门,居然拉不开车门。
  而车窗也没打开,丁长生这才知道自己又被骗了。
  回到自己车上的丁长生,看着秦墨,的确,秦墨很漂亮,而且五官极为精致,是丁长生喜欢的那种,但是想到秦振邦说的那些话,丁长生心里就感觉很沉重,他以为,秦墨最好的生活方式不是接她爸爸秦振邦的班,而是过好自己的生活,这是最重要的,但是秦墨却无法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因为她是为了家族而逼不得已。
  让一个女孩子在商场里去扑腾,这不是一个好主意,更何况秦振邦还想着将丁长生也绑到这个战车上去,自己何德何能,有本事保着秦墨安然无事。

  企业家的安全感越来越差,因为中国的法律制度是有倾向性的,所以那么多人有了钱赶紧走,仿佛走慢了就得掉脑袋似得,其实这种担心并不是多余的,因为按照现行的法律,置一个企业家于死地是分分钟的事。
  更何况秦振邦不是一个纯粹的商人,他是游走在商海里的淘金者,而那些股东面临的危险随时都可能会把秦振邦也拖下水,这是丁长生很不看好秦振邦的原因。
  商人就是商人,不要沾染政治,这个东西是要命的,有时候你几十年的积攒的家财都换不了你的命,这样的事从古到今,举不胜举,沈万三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可是秦振邦不明白这个道理,或者是虽然明白,但是已然无法抽身。
  “骗我很好玩是吗?”丁长生上车后白了秦墨一眼说道。
  “呵呵,开个玩笑,我准备设一个办事处在湖州,这是我父亲的意思,也是我的意思,px项目必须要做成,这个项目要是做不成,我爸爸都不让我回北京了”。秦墨无奈的说道。
  看着秦墨很无辜的脸色,丁长生心里产生了一点点怜悯,按照秦振邦的说法,秦墨并不知道秦振邦的没有多长时间了,要是这个女孩子知道自己的父亲可能将不久于人世,不知道还会不会笑的这么好看  。
  “你会帮我的对不对?”秦墨突然间伸出手按照丁长生的手上,突如其来,毫无前奏,这是秦墨主动的,好像是在试探,又好像是随性而为,没有丝毫的做作。
  “我帮你?我怎么帮你?我就是一个开发区的小干部,我哪有那能耐帮你把这个项目拿下来”。丁长生嘀咕道。
  “我父亲说的,他说你一定有办法,只是他说他知道了,但是没告诉我,他说你也知道,怎么样,告诉我呗”。秦墨低下头,仰望着丁长生棱角分明的脸庞。
  北京的女孩就是不一样,虽然还没有到挑明那一步,但是丁长生看着也差不多了,自己要是再不撇开这个话题,估计下一步是什么话还不一定呢。

  “那个,你住哪儿,定酒店了吗?”丁长生问道。
  “定了,在湖天一色,租了一栋别墅,走吧,中午我请你吃饭,听说那里的鱼不错”。秦墨说道。
  “还是我请你吧,算是给你接风了,对了,后面车上那人是谁啊?”丁长生问道。
  “咳,是我的保镖,我来湖州我爸爸不放心,硬是给我找了个保镖,其实本事怎么样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在湖州的事还是低调为好,这是我爸爸说的”。秦墨笑嘻嘻的说道。
  丁长生启动汽车,副驾驶上坐着秦墨,而后面的车一直稳稳的跟着,不急不躁,看得出,也是训练有素了。
  “丁长生,我爸爸是不是和你说了什么呀?”虽然是胆子大,作风泼辣,但是要是问起自己的事,秦墨还是有点放不开的。
  “什么事?我怎么不知道?”丁长生装作不知道的说道。
  “没说吗?丁长生,你可不要骗我,我这就打电话问问我爸爸到底说了没有,你们说的不一样,你们就对质吧”。说完,秦墨真的要给秦振邦打电话。 

  “好了好了,秦墨,你这么做有意思吗?”丁长生脸色平静地问道。
  “你什么意思?”
  “我是想说,你觉得我们合适吗?”丁长生想,既然你愿意挑开了说,那么自己也就挑开了说。
  秦墨一下子沉默了,这是她父亲问她的话,按照秦振邦的设想,也是想给秦墨找一个世家,就像是周红旗那样,虽然不可能有永远的世家,但是抱团取暖还是能撑过去这一阵的。

  周红旗不就是为了周家才和风头正盛的安如山做了儿媳妇吗?这样的事举不胜举,但是到底幸福不幸福,那只有自己知道了。
  可是留给秦墨更深印象的不是那些世家的公子哥,从小就生活在那个圈子里,她对那个圈子已经是深深的厌恶,甚至已经渐渐脱离了那个圈子,如果不是自己父亲硬是要把秦家的将来压在她的肩上,她早就出国了。
  “不试一试,你怎么知道不合适?”秦墨问道。
  “其实,秦墨,你真的是不了解我,可能我们接触的时间太短,你看到的都是我的好,慢慢的你就会发现,我这个人不值得你浪费时间,到时候骂我混蛋的时候,你就明白我今天说的话了,到了,你在哪一栋别墅”。

  “往前走,右拐,就到了”。秦墨指挥着。
  但是渐渐的丁长生就发现,怎么秦墨住的别墅和自己住的那一栋紧挨着,这要是徐娇娇再来,自己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进入到自己的别墅里和徐娇娇鬼混,秦墨会怎么看待他。
  但是转念一想,这样也好,省的自己再解释了,我就是这么一个人,你自己看着办吧  。
  室内设计和陈设都差不多,但是随后丁长生看到了那个开车的人,没想到秦墨的的保镖居然是一个留着板寸的女人,这倒是让丁长生大开眼界,而且这个女人还带着墨镜,将买的东西都拿到了房间里。
  “这就是你的保镖?”丁长生问道。
  “嗯,闫荔,过来认识一下,这位是丁先生,我们在湖州的很多事都要仰仗这个地头蛇帮忙呢”。

  保镖闫荔听到秦墨这么说,于是走了过来,伸出手和丁长生握了一下,说道:“丁先生好,我叫闫荔,请多指教”
  然后回身去收拾东西了,没一点废话,而且在屋里还带着墨镜,这让丁长生很不舒服,因为看不到一个人的眼睛,就不会觉察到一个人的内心到底在想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