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52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这么说,你同意了。”

  龙王说:“同意。”
  我说:“实际上,我是和她一起来的,她在外面等,她跟我说,如果你同意,就叫她进来,如果你不同意,就算了。”
  龙王说:“小子,原来如此,叫她来吧。”
  我说:“好。”
  我给薛明媚打了电话通知了她。
  薛明媚说就来。

  挂了电话后,我对龙王说道:“她来了。”
  龙王点了点头。
  我问道:“龙王哥,以前你们都没有尝试过,过河去市区发展吗。”
  龙王说:“不是不去,是去问过了,可是那边太严了。无论做什么,饭店,娱乐场所,都是要做很正经的,还有,层层证件,盖章,都卡的很死,想要过完所有的部门,交钱给上面,但那边我们又不认识人,交的钱又多,所以,我们都没有想过去那边发展。现在看来,应该是有人操作控制着那边的啊。”
  我说:“你是说可能就是四联帮控制着。”
  龙王说:“如果他们有那么强大的人脉,他们可以让别人在上面卡着,你去开饭店也好,娱乐场所也好,都是要办证,都是要走很多道程序,一旦找理由卡着你某一项,例如消防什么的,不给过,那你也办不了。但是要交钱找关系的话,那就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了。”
  我说:“唉挺黑的啊。”
  龙王说:“对我们来说,那边做生意的成本,非常的高。投资大,风险高。所以我们宁愿在这样的地方干,自由又来钱。而且那边是市中心,管的最严的也是那里,一旦出什么事了,媒体就都知道,马上会过去,爆出来的话,那些上面的人,就有人被处理了。我一个朋友跟我说,在市中心做一家ktv,那些检查部门三天两头下来,光是应付都应付得够呛了。”
  我说:“不过他们也是能挣到钱的,但就是辛苦了一些而已。”

  龙王说:“如果是认识人,打通了关系,肯定会挣到钱。”
  我说:“但四联帮却不屑于做这些小生意。”
  龙王说:“他们打通了关系,还来跟我们抢这些小生意做干嘛呢。”
  我说:“所以,薛明媚说合作对付四联帮,我都觉得很有难度。”
  龙王靠在我耳边说:“不管怎么样,打黑衣帮也好,四联帮也好,主要是她们上,你就在后面,出头是他们,败了的话,也是他们扛。”
  我说:“我明白了。实际上,薛明媚自己也跟我这么说的,说无论打哪边,都是她们打头阵,而我们,如果实在是不需要,凑人去呐喊助威都可以了。”
  龙王点了点头。

  薛明媚打电话进来,说到了门口了。
  我看看龙王。
  龙王说道:“好吧,本不想去迎接的。”
  我说:“你可以不去,我自己去就好了。”
  龙王说:“你都和我这么说了,我不去,不显得我这边的诚意。”
  然后两人出去门口。
  迎接薛明媚。

  薛明媚下了车,看着我们。
  我们走过去。
  我介绍了两个人认识,他们互相看看,然后伸出手,握握手。
  龙王说:“里面请吧。”
  进去了包厢,薛明媚拿着手中的两个纸袋子,给了龙王:“一点见面礼,不成敬意。”
  龙王说:“哎,这怎么好意思收呢。”
  薛明媚推给了龙王:“一点小意思而已。初来贵地,龙王哥多多关照。”
  龙王说:“太客气了。”
  他就收下了。
  他说道:“我当面打开,你不会介意吧。”
  薛明媚说:“不会。”
  龙王说:“太贵重的见面礼,我可不敢收。”
  薛明媚说:“哈哈对龙王哥来说,我们这些人送的礼,多贵才能算是贵重的啊。”
  龙王说:“你倒是抬举了我了。”

  龙王打开了,一个袋子里,装了八条烟,都是上千块钱一条的,另外一个袋子,四瓶红酒。
  龙王看了一下,说:“这算很贵重了。”
  薛明媚说:“一点见面礼而已,还请龙王哥笑纳。”
  龙王说:“那我就收下了,谢谢你了。”
  薛明媚说:“不客气。”
  龙王说:“张帆,倒酒。”
  薛明媚说:“我要开车,酒我就不喝了,以茶代酒,希望龙王哥勿见怪。”
  龙王说:“不敢不敢。”
  我给薛明媚倒了茶,薛明媚以茶代酒,敬龙王,“之前的事,多有得罪,小女子刚出来走江湖,礼数不懂,得罪龙王哥,望龙王哥海涵。”
  龙王说:“都过去了,不提了,如果是别人,我就不会这么说,但你呢,看来和我老弟,呵呵,我怎么说呢。”
  薛明媚看了看我,然后看看龙王,问:“我和他怎么呢。”

  龙王说:“你们应该挺般配。都很有本事。”
  薛明媚笑笑。
  我说:“龙王哥,说正事,扯这些干嘛呢。”
  龙王说:“开玩笑开玩笑。来,我也敬你一杯。”
  薛明媚拿出一张支票,推过去给龙王:“龙王哥,这是我代表我们公司,向你表示的歉意。”
  龙王推辞几下后,收下了。
  薛明媚说:“今天我们就不谈其他事了,我想当着龙王哥的面,谈一谈我和张帆的事。”
  龙王说:“好啊。欢迎。”

  我瞥了一眼薛明媚说:“不说正事,你来这里干嘛,说我什么,有什么好说的。”
  薛明媚说:“张帆,在监狱里的时候,和我好上了,我没有对这段感情寄予希望,他怎么玩,我都不会管,也管不了,更不想管,没资格。后来我快要出来了,我找他谈事,他总是躲着我,去找另外一个女孩,后来出来了,我找她,他也是和其他女孩子混在一起,对我不管不问不顾不找,所以我恨他,如果说就算是朋友,也该表示一下关心才是吧。然后我就想对付他!龙王哥,我是不是做得很过分。”

  龙王说:“哈哈,你们之间的这些事啊,也只有你们才知道。”
  我说:“我靠你没喝酒啊你,你拿这个出来说干嘛呢。我都说了那时候是我的错了,你现在还来提这个事。”
  薛明媚说:“张帆这家伙,在监狱里口口声声说我出狱了后,要娶我!”
  我说:“妈的冤枉啊,是你自己说嫁给我跟着我的。”
  薛明媚说:“那你拒绝了吗。”
  我说:“我是没拒绝,那不是配合你让你心情好一下嘛。”
  薛明媚说:“不拒绝就是承认了。那你到处玩女人,我也不怪你,可你为什么把我忘得一干二净。”
  我说:“我靠,媚姐,你这不是恶人先告状吗。那你出来了就跟了维斯呢。”
  日期:2016-06-15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