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295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手机刚拨通,庄雨柠目光急忙离开屏幕,寻找女鬼,却发现女鬼不见了,一抬头,女鬼从上面猛然倒悬下来,一张鬼脸迎面贴了过来。
  庄雨柠尖叫一声,跌倒在地上,双手撑地,向后退去。
  女鬼落在地上,跪着爬过去,抓住她的双脚,她两只脚立刻发软,失去知觉,女鬼僵硬的身体突然变软,像条蛇一样,顺着她的身体向上爬,爬到哪里,那个地方就失去知觉。
  女鬼一直爬到她脖子上,张开嘴,吐出猩红的舌头,对着她的嘴巴凑了上来,庄雨柠只有脑袋能动,绝望的转到一边去,却迟迟不见舌头落下,抬头一看,一只手从自己脑后伸过来,大拇指点在女鬼的脑门上。
  庄雨柠急忙转头,看到叶少阳就站在自己身后,嘴角挂着一抹冷峻的微笑。
  “木符小人”

  叶少阳另只手抬起,小指指甲弹出朱砂,飞快的在女鬼面门上画了一道朱砂印,一遍咒语念过,朱砂印亮起,化成一道利刃,将女鬼从上到下劈成两半,落地之后,摔得四分五裂。
  “没事了。”叶少阳拍了拍庄雨柠的肩膀,安慰道。
  庄雨柠缓过神来,有一种想扑进他怀里求安慰的冲动,最后还是忍住了,问道:“你怎么这么快赶来了”
  “我让那小子删了照片,就往回走,感受到这边有法术气息,觉得不对劲,就跑快了一点,还好赶上。”叶少阳擦了把汗说道。
  庄雨柠低头往地上看去,居然是一堆人形的木屑,当场怔住,“这是鬼吗”
  “当然不是,如果是鬼妖邪灵,我给你的护身符能够镇住。这是木符小人,是法师用驱物术制造出来的一个傀儡,看着恐怖,其实面的很,唯一的优势是能够逃避护身符一类的法器追踪。”
  说着,叶少阳走到木屑堆前,翻找了一会,找到一张黄色的符纸,拿起来看,上面用水笔写着庄雨柠的姓名和生辰八字。

  庄雨柠凑上来看了一眼,就呆住了,忙问:“这是怎么回事”
  “这木符小人,就是根据你的名字和生辰八字找来的,”叶少阳想了想,道:“这是个阴谋,对方知道你身上有护身法器,所以才用了这玩意来对付你,特么的,这么一看,那个狗仔队应该是对方雇的人,可惜放他走了。”
  转头一看,庄雨柠手捧那张符纸,皱眉不语,忙问她:“怎么了,你能认出这是谁写的”
  “这是乔丽娜的字迹”
  叶少阳心下一惊,“你确定”
  “确定,我们一起设计过签名,互相练过对方的名字,别的我记不住,但是她写雨-的时候,就是这种起笔,很有特点,我记得很清楚,绝对是她可是她怎么会用法术呢”
  “她当然不会法术,名字是她写的,但是法力的来源,却在符的背后”叶少阳把灵符翻到背面,上面用朱砂画着几条线,在庄雨柠看来凌乱不堪,但在叶少阳眼中,每一条线都有着特别的意义。 
  研究了一通之后,叶少阳长吁了一口气,抬头看着庄雨柠,沉声道:“果然跟我猜的一样,这个乔丽娜,跟胡威是一伙的”
  庄雨柠震惊的看着他,等着听他解释。

  “木符小人,很多民间法术都可以驱使,但这道符尤其是符胆,完全是依照茅山术的画法,除了胡威,我想不到石城还有别的茅山道士,总不可能是我郭师兄干的吧”
  庄雨柠听了这话,表面变得复杂起来,幽幽叹道:“我真不想把她跟这件事扯上关系,可是这么说,这一切难道都是乔丽娜策划的”
  叶少阳想了想,道:“我总感觉没这么简单,照你的说法,你们俩没什么深仇大恨,就算他花钱请胡威出手,胡威的古曼童生意做的这么好,我觉得他也没有道理为了一点钱,去布置这么复杂的一个阴谋来对付你。”
  庄雨柠怔怔的看着他:“那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现在还不清楚,先回去,慢慢调查吧。”
  两人默默走回到停车的地方,上车之后,叶少阳给谢雨晴打去电话,说了刚才的事情,让她如果可以的话,再派一个人监视乔丽娜,谢雨晴答应尽量安排。
  回到别墅,已经很晚,庄雨柠的情绪很低落,坐在沙发上发呆,叶少阳安慰了她一会,把她劝进房间去睡觉,自己也回到房间。
  躺在床上,叶少阳把晚上的事想了一遍,从外表看,乔丽娜的参与,让整件事看上去变得更复杂了,实际上可能还是一件好事:乔丽娜不是法师,不难对付,而且调查她,肯定比调查胡威要简单的多,说不定,她能够成为整件事的一个突破口。
  一觉睡到自然醒,叶少阳看了看表,十点多钟,起床洗漱,来到客厅,朝庄雨柠的房间看了一眼,门开着,人不在,八成是又出去了,大白天的,只要她不去人特别少的地方,安全倒是没什么问题。
  茶几上,摆着几根油条、糍糕和糖糕,还有一瓶豆浆还是牛奶,想来应该是庄雨柠早上买来留给自己的,不由笑了笑,感于她的细心,于是坐下吃起来。
  早饭还没吃完,楼下响起钥匙开门的声音,叶少阳猜想一定是庄雨柠回来了,便没有在意,继续吃饭,听着脚步声来到二楼,转头看了一眼,先看到庄雨柠,然后看到两个男人跟在他身后。
  一个四十来岁,大腹便便,西装笔挺,一看就是有钱人,另一个叶少阳一眼看过去,立刻呆住:居然是一个头戴皂帽、身穿青色道袍的道士,个子挺高,留着八字胡,也看不出有多大年纪。
  “少阳哥,这是我爸,今天来的。”庄雨柠先为中年男人介绍,然后目光移到旁边那位道士脸上,有点为难的说道:“这位是无月道长,我爸爸的朋友。”
  三人上楼走了过来,中年人伸手跟叶少阳握了一下,道:“你好,我叫庄蔡,你就是叶先生吧”

  叶少阳点点头,想要开口,嘴里还有半根油条,赶紧咽下去,结果还噎住了,赶紧从桌上抓起豆浆,喝了一大口,给顺下去,拍了拍心口,冲庄蔡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叫叶少阳。”
  庄蔡的嘴角流露出一丝无奈的笑容,被女儿夸得天花乱坠的**师,就是这个样子
  一双眼睛上下打量,落在他睡衣上,有点不快的说道:“叶先生好敬业呀,都住在我家里了。”
  叶少阳挠了挠头,虽然什么也没干,但是面对庄雨柠的父亲,不知为什么总有一种心虚的感觉。
  “无月道长,请坐。”庄蔡很恭敬的请张道长在沙发上坐下,然后自己也坐下去,这才招呼叶少阳坐,让庄雨柠去倒水沏茶。
  庄蔡看着叶少阳,用客气但是疏远的语气说道:“上次雨雨打电话问我房子的信息,当时跟我说了这件事,我这几天没来,就是在等无月道长,无月道长是我好朋友,也是一个真正有法力的宗师,”
  他特别强调了“真正”两个字,笑了笑,“所以,我这次能请到他过来,也很不容易的。”
  叶少阳没表情的看着他,等着他说下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