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了一个干妈,干妈教会了我很多东西,包括……》
第89节

作者: 投资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程昱狞笑着,脸上的神情狰狞而凶狠,恨不能吃了我:“张楠,你一定想不到过了这么长时间我才来找你吧!”
  我的确没有想到。
  刚开始我每天也是提心吊胆,处处提防,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程昱一直没有来找我们,我还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没想到程昱这个王八蛋居然麻痹我们,等我们所有人都大意了他才动的手。
  不得不说,程昱这家伙做事情总是出人意料,二十多天前耍阴谋将我骗到了锅炉房,十天前玩手段偷袭了呆瓜。
  我转过身退到墙边,冷冷地说:“程昱。你小子如果敢对我动手,下次再让我抓住,我弄死你!”
  程昱嘿嘿冷笑起来:“你放心,我以后不会让你们抓住的!给我打!”
  程昱大吼一声,抡起钢管向我劈头盖脸地砸下。
  其他三个人也抡起钢管劈头盖脸地向我砸下。
  如果是以前,我肯定会马上护住头,防止被砸到脑袋。
  自从学了跆拳道后,虽然只学了几天,但是我知道现在不能一味地防守,必须以进为退。

  因为只有最好的攻击才是最好的防守。
  我低下头,猛地向程昱冲去,抱住他的腰将他推倒在地。
  与此同时,程昱的钢管也砸在了我的后背上,一股难以形容的剧痛从后背传遍全身。
  我忍住剧痛一脚踩在程昱的胸口上,一把将他手中的钢管夺下。
  就在我抡起钢管准备抽程昱的时候,程昱的三个小弟抡起钢管分别砸在我的后背和右臂上。
  一阵阵剧痛顿时传遍我的全身。

  我的手一抖,“咣当”一声,钢管掉在了地上。
  程昱乘机爬起来,一脚踹在我的肚子上。
  我向后倒去坐在了一个人的脚上。
  我灵机一动,抱住这个家伙的小腿向上抬起。
  这个家伙站立不稳,“砰”的一声向后仰面倒去。
  “砰砰砰”我的身上又被钢管抽中,疼的我直咧嘴。
  我捂住头站起来向另一个家伙的肚子踹去,却被程昱一钢管抽在了大腿上,我当即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程昱他们立即围上来对我拳打脚踢。
  就在这时,楼道外面走进来两个人,一个是沈蕊,一个是张丹。
  当沈蕊和张丹看到是我在挨打时,立即冲上前动手。
  我只见过沈蕊扇韩雪耳光。没有见过沈蕊动手打架。
  我没有想到沈蕊比我想象中要彪悍的多,甚至比张丹都厉害。
  沈蕊一把抓住一个家伙的手腕,抬起腿用膝盖顶在他的肚子上,他立即像虾米一样抱住肚子蹲在了地上。
  沈蕊从他手中抢过钢管,一抽,一点,“啪”的一声点在另一个家伙的手腕上。
  那个家伙手一抖,钢管立即掉在了地上。

  张丹就比较直接,走上前接连两个单鞭腿,踢在程昱和他一个小弟的下面。
  两个家伙当即抱住下面,跪在了地上。
  我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没有想到沈蕊和张丹这么厉害,眨眼间就收拾了程昱四人。
  不过想了想我又释然了,沈蕊都快三十了,张丹也二十出头了,她们的身体素质肯定比程昱他们强。
  沈蕊她们天天混迹于娱乐场所。难免会和别人动手,动作自然就犀利的多。
  再加上沈蕊他们突然发难,这么快将程昱他们制服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沈蕊动完手,将钢管扔在一边,拿出一支女式香烟点上,用食指和中指夹住吸了两口后,语气平淡地问我,似乎她对这种事情早已司空见惯:“小楠,他们是谁?”

  我揉了揉身上疼痛不已的地方,将程昱他们的事情告诉了沈蕊。
  张丹走到我身边,抱住我胳膊,嘟起嘴给我轻轻地吹伤口,还妩媚至极地问:“小楠,疼不疼了?”
  看着张丹半眯着眼睛,一副迷醉的样子,我立即有了反应。
  张丹转变的太快了。我一时有点接受不了。她刚才还凶神恶煞地踢倒了程昱两人,现在就变成了魅惑至极的妖精。
  沈蕊听完我的话,慢慢拧起了眉头。

  张丹听说程昱这么阴险后,走到程昱身边就要收拾他。
  沈蕊吐了一口烟,对张丹摆了摆手说:“不要打!我有安排!”
  张丹疑惑地看着沈蕊,不知道沈蕊要干什么。
  我也十分疑惑,我正准备好好的收拾一顿程昱,甚至打断他一条腿。
  沈蕊也不解释。拿起手机拔了一个号码。
  不一会儿,另一边接起了电话,隐约中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小蕊吗?有什么事?”

  “我这里发生了一件刑事案子!想请你派人过来看看!”
  “哦?什么地方?”
  “……”沈蕊将地址告诉了电话里面的人。
  电话里面的人又和沈蕊客套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程昱听说沈蕊要叫丨警丨察来有点害怕,强忍着疼痛哀求沈蕊:“姐,我错了,你还是打我一顿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林轩的三个小弟也纷纷求饶。
  沈蕊对程昱等人的哀求无动于衷,一口一口地抽着女士香烟。
  我不是很理解沈蕊,像我们这种小年轻打架斗殴,即便被抓起来也最多是行政拘留几天,还不如狠狠地抽程昱一顿。

  这家伙把呆瓜拍的颅内出血,我至今耿耿于怀。
  我不甘心地说:“干妈,为什么要把他们送进去?送进去最多关几天就放出来了。”
  沈蕊抽了一口烟,伸出食指轻轻地在烟身上弹了弹,烟灰当即从烟头上掉下,散落在地面上。
  沈蕊不急不慢地说:“小楠,程昱打了你朋友呆瓜。还把他打成了颅内出血,这已经触犯了刑法,不会只关几天那么简单。”

  听了沈蕊的话,我才恍然大悟。
  沈蕊接着说:“像程昱这种人,属于贼骨头,你即便现在打了他,他以后还会找你麻烦,不如放进少管所让里面的人去管教。”
  沈蕊说的还真对。
  程昱这个王八蛋真是一个贼骨头。上次被我和林轩打成那样,居然记吃不记打,当天晚上就将呆瓜拍的住院了。
  我觉得即便收拾完程昱,他依旧会找机报仇。

  不如就像沈蕊说的那样。把他送进去。
  沈蕊抽完最后一口烟,将烟头扔在地上,拍了拍我的肩膀教育我:“小楠,你以后要记住,有些事情能不自己动手就不要动手,让别人帮你去做。”
  我不是很明白沈蕊的意思,既然自己能做到,为什么要去求别人?
  人们不是一直都说,干什么都要靠自己吗?
  沈蕊最近几次帮我都是借了丨警丨察的手。
  在青城大酒店收拾刚子他们的时候,就是借了交警的手。
  这次收拾程昱,又要借丨警丨察的手。

  日期:2016-06-15 06: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