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43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吃饭。”宁俊琦只回答了两个字,就看起了手中的文件。
  “去哪吃?”小孟是看着楚天齐说的。
  “你看着办吧。”楚天齐现在没心情想吃饭的事,他要想着如何回答宁俊琦的“审问”。
  听到二位领导这样的“指示”,小孟稍一沉吟,发动了汽车。
  二一二汽车在县城边上的一个小饭馆停了下来,三人走了进去。饭馆不大,但很干净。正是吃饭的当口,饭馆的人很多。老板娘给三个找了个雅间,看得出小孟和老板娘很熟识。

  二位领导对于点餐没有具体指示,这个任务自然由小孟来落实。他点了一盘西芹百合,又点了一个砂锅豆腐,最后点了一个香酥鸡块,主食点的米饭。看得出,小孟很有心,菜点的很清淡,就是肉菜也是不油腻的鸡肉,符合宁俊琦的口味。
  在整个吃饭过程中,宁俊琦没有说一句话,但对饭菜却没客气,说明很对她的口味。楚天齐和小孟不咸不淡的扯了几句闲篇,也就没了声音,专心致志的吃起饭来。
  整个吃饭过程,比较沉闷。小孟能够觉察到,二位领导肯定是发生了不愉快。
  吃完午饭,三人上了二一二汽车。依然是楚天齐坐在副驾驶位,宁俊琦一个人坐在后排座位上。
  得到乡长“回乡里”的指示后,小孟发动汽车,向青牛峪方向赶去。

  楚天齐偷偷观察了一下宁俊琦,见她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于是也就没有没话找话,而是闭上眼睛,假寐了起来。
  闭着眼睛,靠在椅背上,楚天齐不由得想起了上午的事情,想到了夏雪这个人。
  从夏雪今天的表现来看,她是一个心思敏捷,谋定而后动的主。一开始,面对王文祥的插话,她采取了装聋作哑的方式,说明她没有料到对方会来这么一出,也就没有贸然出击。她的这一反应,也把自己置于了一个弱势的位置,让人不免替他不平,也赢得了一定的同情。
  当王文祥再次打断问话的时候,她不急不躁的接过了话头,让王文祥进行充分“表演”。王文祥面对机会岂肯放过,滔滔不绝、大放厥词,表现强势。此时的王文祥俨然一副恃强凌弱的架势,让很多人的悲悯之心更甚,对夏雪更是同情。当然,也有人认为夏雪软弱。无论哪种看法,都把夏雪置于了一个弱势的地位。
  当时,面对王文祥的来势汹汹,夏雪依然是慢声细语,这肯定会让王文祥很是不适应。就好比接连挥出几拳,却什么都没有打到的感觉,王文祥肯定有一种想要发泄的yuwang。
  很快,夏雪就在温言细雨中给王文祥扣上了大帽子——反对局丨党丨委决议,拒不执行国家政策。王文祥自然不能接受,同时气愤至极,进行了激烈的反驳。而夏雪就在对方狂燥不已的时候,用语言轻轻的刺激了一下:“你的实际行动在哪里?”、“日常礼仪是什么”。这就好比装满汽油的仓库被投入火星一样,尽管很小,却“嘭”的引燃了大火。
  利用王文祥不理智的话语,夏雪适时提出了当众吸烟的事情,把一个小节问题拿来上纲上线。并巧妙的把所有吸“二手烟”的人,置于了王文祥的对立面,同时把其他人的吸烟也归罪为王文祥的带头示范,一下子让王文祥变成了孤家寡人。就是想帮王文祥的人,也不愿冒着得罪所有人的风险替他出头了。
  王文祥此时已似坐在没有刹车的汽车上一样,只能任由车轮滚滚向前。于是,他只得以退出会场来回击,进而打击夏雪的威信。夏雪在得到王文祥的再次确认后,适时抛出了“旅游产业委员会”,利用王文祥自己的表态,把他踢出了这个机构,同时找回了被他退场削掉的面子。

  夏雪在和王文祥的对决中,表现的有理有节,同时更有力,看似轻飘飘的几句话,就把王文祥打得大败。楚天齐也不得不赞赏夏雪的智慧。
  可是,夏雪在会后缠上了自己,就让楚天齐不理解了,不理解她为什么要揪住自己不放。
  本来就是迟到的事情,而且确实也不是故意的。就是自己不说,夏雪也明白这个道理,而她却不依不饶。先是给自己扣上了大帽子,接着又提出了无理的要求,更是以向宁俊琦告黑状来威胁自己。夏雪当时话里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要给自己罗列莫须有的罪名,让自己在宁俊琦眼里变成一个品行不端的伪君子。
  为了达到目的,夏雪竟然还用假装拨打了宁俊琦的电话,来胁迫自己就范。当自己举手投降时,她又告诉自己刚才拨打的是天气预报号码,这分明是在向自己示威和炫耀。

  夏雪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己?难道自己和她有仇,还是她在替别人报仇?也不像啊。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她完全可以在自己刚进去的时候,给自己扣一堆大帽子,让自己当众出丑。冲她对付王文祥的手法,她肯定有办法让自己哑口无言,打掉牙咽肚里的。可她没有那么做,却在会后提出了那么苛刻的约定。
  难道是自己受王文祥的牵连,她的气没有发完,就冲自己继续撒气,那她也太无赖了。希望以后不要和这个家伙再打什么交道。可是事与愿违,时间不久,他不但和夏雪多次见面,更是和王文祥处处碰头。
  想到约定,楚天齐笑了,心想:反正空口无凭,到时达不到约定目标,你能把我怎样?反正你当时也不是君子所为,自己偶尔当一回小人也无损光辉形象,这只能证明自己智慧超人。这就叫以牙还牙。
  转念一想又觉得不踏实,自己能想到的,难道夏雪就不能想到吗?可她却这样做了,说明她肯定还有依仗。她不会有录音什么的吧?楚天齐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不禁心中骂道:真他*妈不是省油的灯。

  “吱”的一声,小孟踩了刹车,二一二汽车停在了青牛峪乡院里。
  宁俊琦打开车门,跳了下去。楚天齐磨蹭着,想等她走远了,自己再下车。
  已走出几步的宁俊琦,又返了回来,一把拉开副驾驶的门,说道:“去我办公室。”说完,看也不看楚天齐,快步走开了。
  楚天齐不禁皱了一下眉头,他无意中瞥了一眼小孟,见对方脸上满是笑意,知道对方在笑自己吃瘪。他顿时脸上一红,瞪了小孟一眼,没想到小孟脸上笑容更浓,好像在说“快去吧,乡长还等着审问你呢。”
  楚天齐没好气的下了车,到了乡长办公室。
  楚天齐在车上已经想清楚了,只能坦白从宽了。否则,事后被宁俊琦知道实情的话,肯定误会更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