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178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喝点水吧,这个时候不能缺了水”。萧红坐在丁长生的对面,脚上没有穿袜子,却穿着一双红色的脱鞋,白嫩的脚趾就好像是卧蝉一般长短不一的排列在红色背景下。
  丁长生此时的欲望已经消散了很多,只是萧红的姿势的确是撩人,丁长生借着喝水的功夫,把积存在嘴里的唾液咽了下去。
  萧红微笑着,她明白,这个男人不是不动心,而是他还没有做好准备,毕竟自己是石梅贞名义上的后妈,更是石爱国的媳妇,只是谁又能知道自己现在和石爱国虽然表面上相敬如宾,可是背地里石爱国早就被药掏空了身体。
  自从自己回来后,中药和西药都试过了,但是就是不能行夫妻之事,这颗苦果只有自己咽下去,看惯了傍富豪高官老头的光鲜生活,但是谁又知道自己的苦,自己可是不到二十四岁,自己这辈子还早着呢,难道自己就这么暗暗的压抑女人该有的欲望,平平淡淡的过下去吗?
  如果自己一直不知道男女之事,也许真是可行的,可是自己明明经历过男女之间的所有事,所以,现在这些突然断了,自己该怎么办?
  这个时候书房的门突然开了,石爱国送司南下出来,当然,两人都看到了坐在客厅里的丁长生和萧红。 
  “两位书记好”  。丁长生没有挨个叫,因为石和司的确是不好分。
  “你不是在北京吗?这么快就回来了?”司南下问道,他知道丁长生去了北京,这还是林春晓告诉自己的呢,这小子也没向自己请假。
  “一个婚礼有什么好参加的,吃完饭回来就回来了”。丁长生淡淡道。
  “婚礼?谁的婚礼?”司南下一脑袋浆糊道。
  “周红旗的婚礼,我和做过同事,而且她以前还是我的教官,所以就通知我了,过去凑个热闹”。丁长生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心里却是很诧异,按说安如山将司南下从白山调来湖州,这么重要的婚礼,怎么可能没和司南下说呢?
  无法解释的事很多,但是司南下脑子也不笨,所以当丁长生说到周红旗的婚礼时,司南下的脸色就不好看了,看来他是知道周红旗嫁给了安如山做儿媳妇这事,只是没有得到邀请,还窝着火呢,可是这是在石爱国家,不可能在这里发火吧。
  送走司南下,丁长生跟着石爱国回到书房,这一次,萧红进来换了两杯茶,一杯是给石爱国的普洱茶,一杯是给丁长生的绿茶。
  “明天我先走,这里还得收拾一下,你要是没事的话,就帮忙收拾一下,找辆车,都给我拉到江都去,那边已经安排了住处,只是还没过去收拾呢”。石爱国对丁长生说道。

  “行,这事交给我,书记,南下书记这个时候来什么意思?”丁长生问道。
  “没事,他来挑事呢,但是我已经不是湖州的人了,所以在湖州发生的事都过去了,我都不在乎了,话说回来,事情都已经这样了,我还能再说什么呢?”石爱国这话说的很落寞,可是丁长生还是听出来,这里面怕不是那么简单,所以他看着石爱国,希望得到答案  。
  见丁长生一脸的好奇,石爱国放下茶杯,并且将茶杯向桌子中间推了推。
  “昨天你告诉我说仲华将要出任湖州市委副书记,我昨晚想了很久,呵呵,虽然这事和我关系不大,但是做政治的人就是这样,就算是事不关己,可是也会考虑,如果自己是那个场景该怎么办?”石爱国好像是再说自己的事,但是却又听不出他说这些事和他有什么关系?
  丁长生没有打断他,只是这么静静的听着。
  “你知道刚才司南下和我说什么吗?他说,我其实不是为他让路,而是为仲华让路,你想的明白这里面的事吗?”
  “为仲华让路?但是仲华是副书记啊?这和您有什么关系?”丁长生猜不透石爱国话里的意思,问道。
  “之前我也想不通,但是我现在想通了,其实我现在相信司南下说的是真的,我的离开,的确是为仲华让路,也就是你的前领导,当然了,我现在也是你的前领导了”。石爱国苦笑道。
  “我还是不明白”。丁长生摇摇头说道。
  “很简单,罗明江虽然成功取代了安如山书记当上了省委书记,可是在省里并不是一言九鼎,所有人都认为罗明江是一个非常强势的人物,其实现在省里分为多少派别,恐怕连罗明江都不知道,至少最显眼的一个就是印千华,这可是组织部长,如果一个省的组织部长和省委书记不是一条心,那么在党管人事这件事上,就会有诸多掣肘,你明白吗,就像是你干爹对于我,如果你干爹不配合我,我在湖州的日子要难过的多”。石爱国提到顾青山时,神情一滞,很明显,石爱国对于顾青山是有感情的,这让丁长生深感欣慰。

  “难道说仲家和罗明江谈的条件就是让仲华上位,换取印千华对罗明江的支持?”丁长生终于想明白了,而且在北京时,仲枫阳确实说过一句话,他说他和罗明江谈的很艰难,看来就是指的这事了。
  “不错,但是很明显,罗明江向上面的要求没有得到满足,至少换组织部长这事就没通过,所以他才转而求其次,把我拿下,让司南下上,然后给仲华腾出一个位置来”。石爱国将茶一饮而尽,说道。 
  丁长生猜到了开头,但是绝没有猜到结尾,虽然在他的猜测里,仲枫阳很可能会和省里的某个主要领导达成了交易,可是他没想到的是交易的筹码居然是石爱国。 
  石爱国已然是一个地级市的市委书记,可是依然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而他丁长生现在是一个开发区的主任,小小的芝麻官,自己就更没有能力掌握自己的命运了,想到这里,不仅有点悲观起来。
  他一向是天不怕地不怕,可是有些事不是不怕事就能解决问题的,相比较来说,拳头解决的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和政治比起来,那些简直都不叫事,所以,丁长生心里有一种无力感,这种感觉从石爱国调走就开始了,只是今夜知道了石爱国也成了棋盘中的一个棋子后,这种感觉尤其强烈了。

  “书记,明天上午几点走,我送您过去,这是我早就想好了的,怎么能临阵变卦呢”。丁长生再次问道。
  石爱国没说话,站起来,走到丁长生身后,这一次,石爱国将双手放在丁长生的肩膀上,拍了拍,说道:“我搞政治也算是搞了半辈子了,见惯了世态炎凉,也见惯了阿谀奉承,但是真正的情谊却没有见到多少,政治是不讲情面的,要是政治中存在温情,那么文丨革丨中也就不会有那么的子女或者是夫妻划清界限了,长生,说实话,你不太适合搞政治,你的心太善良”。
  “书记,我……”丁长生站起来,面对着石爱国,心里愧疚的很,刚才还在客厅里和萧红眉来眼去,要不是自己的自制力强了点,说不定会做出什么事呢,而且在楼上刚刚和石梅贞做了那么久的苟且之事,现在石爱国说自己善良,他自己都觉得没脸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