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52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吃完了,她收拾。
  她看了看厨房,说:“晚上回来早点,我做菜。”
  她这话的意思是?
  以后要和我常住,磕到民政局不可了?
  好吧,对于梁语文这样的女孩子来说,和她同床了,她的确就是会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了。
  我点了点头。
  她又说:“那如果你不嫌远,去我那里,我做呀。外面的东西,不营养。”
  好吧,我的确要好好补营养,不然啊,脑累身体累,早晚得挂了。
  我说:“就在这里做吧。”
  梁语文慢慢的吃着,然后不经意的看了我一眼,说:“你这里,还住着别人吗。”
  果然。
  我说:“没有。”
  梁语文说:“我发现了其他女孩子的头发。”
  我靠。
  这种对白,为何跟谢丹阳的那么像。
  我说:“有吗。”
  她说:“嗯。”
  我决定坦白从宽,我说:“上次一个女同事,和家人闹别扭,然后就跑来我这里,喝了点酒,我没办法。”
  她轻轻的点了点头。
  我说:“而且她来不止一次。”
  她说:“你们关系很好吧。”
  我说:“她有男朋友。”

  她说:“那她还来找你呀。还是晚上呢。”
  我说:“是,说错了,是有女朋友,她同性的,她把我当闺蜜了。”
  她说:“这样子吗。”
  我说:“对啊,她和我的上司,是一对的。我和她的上司,和她,都是很好的朋友,我们以兄弟相称。”

  她说:“那么奇怪呀。”
  我说:“她那男朋友,长得很像男的。”
  梁语文问:“那她上次是和她朋友吵架了,才来这里吗。”
  我说:“是她和她男朋友搞基的事,被她家人知道,赶出来了,她心情不好,喝醉,所以了,就来这里了,诉苦,然后借宿。就是这样。”
  梁语文说:“那,以后她还来吗。”

  我说:“她现在和家人冷战吧,慢慢会好的,我估计,不太会来了吧。”
  梁语文说:“哦。”
  女人也有独占欲的。
  而谢丹阳,她视为对她最大的威胁了,不过听我这么一解释,梁语文倒也半信半疑的。
  不过我说的的确是实话,没有骗她。
  梁语文和我下楼了后,各自拦车去上班,她看了看我,说:“你都不亲我一下呀。”
  我笑笑,抱住了她,她很甜蜜的样子,靠进我怀中,抱了抱我,我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她说:“你先上车吧。”
  车来了,我还是让她先上了车。
  然后她说:“可是我没有你这里钥匙。”
  我给了她钥匙:“配多一条吧。”
  她对我挥挥手,走了。
  好吧,去上班了。
  想起来,也挺甜蜜的。
  徐男进我办公室的时候,看我愣着傻笑,说道:“你得病了。”
  我说:“咿,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徐男说:“得了相思病了吧。”
  我说:“呵呵,是吧。”
  徐男说:“又和谁了。”
  我说:“没和谁。”
  徐男说道:“找你谈一件事。”
  我说:“什么事呢。工作的事?”
  我和她这边的办公室毗邻的,经常窜门。
  徐男眉头锁着:“儿女情长。”
  我笑了出来:“哈哈。”
  徐男不高兴了:“你笑什么,我还没说呢,你就高兴的幸灾乐祸的样子。”
  我说:“哈哈,看你表情搞笑,你给人的印象都是铁血硬汉,怎么会像小女人一样无助哀伤呢。”

  徐男说:“真的是无助了。”
  我问:“怎么了,是不是喜欢别的女人了,感觉对不起谢丹阳。”
  徐男说:“你以为我和你一样,到处乱搞。”
  我说:“我就是到处乱搞,也没人说我什么,但你搞谢丹阳,谁知道谁都会说。”

  徐男说:“就是烦这个。”
  我问:“以前不烦,现在开始烦了。”
  徐男说:“她爸爸妈妈找了我。”
  我说:“她们也找了我,让我娶谢丹阳,找你干嘛,逼你们分手吗。”
  徐男说:“也没逼我,就是说了一堆大道理,说的他们自己都潸然泪下,场面感人。”

  我哈哈的笑了:“他们也这么对我的,她妈妈给我跪下,都哭成了泪人,感觉是面临了世界末日一样。”
  徐男说:“如果他们用高压手段,逼着我们分开,我倒是没有觉得什么。可他们这样子,两个老人哭的这么惨,我都觉得我成千古罪人了。”
  我说:“你何来之罪。”
  徐男说:“那还用说吗。”
  我说:“他们两个老人,又怕别人说,又想有一个乘龙快婿照顾他们和照顾谢丹阳,然后又想有个漂亮的宝宝后代,外孙子外孙女的,三代同堂,颐享天年,又担心谢丹阳如果和你在一起,无后,将来谢丹阳老了无人照顾送终,想想他们的确是心里难受,所以哭的稀里哗啦。”
  徐男说:“回来后我脑海里都是这样的画面,心里难受。”
  我说:“他们有没有说给你多少钱。”
  徐男说:“说了。”

  我说:“多少。”
  徐男说:“五十万。”
  我说:“靠,先收下钱啊,拿来我们平分,吃喝嫖赌多好啊。然后不分手就行了。”
  徐男说:“能不能正经一点。”
  我说:“好咯,正经一点,又能怎么样呢,你们也不可能分开。你愿意,人家谢丹阳也不愿意。感情不是你想卖,想卖就能卖。”
  徐男说:“对不起老人家。我这边没什么,她那边,独生女。”
  我说:“那你分吧,分得了的话,不过我觉得,谢丹阳这种人啊,呵呵,用情很深啊。爱到深处变痴狂,情到深处自难忘。万一跳楼自尽,咬舌自尽,喝农药自尽,吃安眠药自尽,别后悔。”
  徐男说:“靠!那我不分了。”
  我说:“反正,你们可以试管婴儿啊,虽然以后对孩子是有点残忍,不过,看你们自己了。衡量一下吧该怎么做的好。”
  徐男说:“没她我也觉得活着没意思了。”

  我说:“我倒是有个好想法啊。”
  徐男说:“说。”
  我说:“不如这样,你干脆和谢丹阳一起抱着绑石头沉河自尽,生生世世永远在一起,这辈子没烦恼了,永生极乐了,满足了你们永远在一起的要求,而且,谢丹阳的父母彻底死心了,也就不逼你们了,他们也不会为你们而悲伤哭泣了。”
  徐男拿着桌上的文件就砸过来:“**去死吧!”
  然后她回去了。

  真是,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逼。
  下班后,我马上出去,回家。
  让房东帮忙开门,进去。
  不过,却没见到梁语文啊。
  她没有来做菜做饭啊,难道是骗我的啊。
  她不会是这样的人啊。
  我看着手机,有信息,有未接来电。
  梁语文的。
  信息是看到她发的信息给她回复电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