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165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此时多亏秦墨没在身边,否则肯定会气的吐血,这小妮子居然装哑巴糊弄自己,害得她同情心泛滥,时刻不离的带着苗苗在自己身边,也亏得苗苗身着一身高档的套装,也没有人看出来这是一个来自乡下的土妞。
  丁长生没有理会她,而是看着婚礼之门外等着入场的的周红旗和安靖,周红旗一身洁白的婚纱,整个人都是被白色圣洁的婚纱所笼罩的,而且她的身材不是很高,却是属于那种娇俏玲珑型的女人,白色的婚纱掩盖了胸前的那一抹白腻,抹胸礼服恰到好处的将两个圆球托起,显得饱满而丰盈。
  但是丁长生知道,周红旗的其实没那么大,这只是礼服烘托的而已。
  此时他也看到了肖寒,周红旗一家离开了中南省,连带着肖寒也消失了,今天的肖寒穿着一身喜庆的淡红色礼服,站在离周红旗不远的地方,可能是感受到了有人在盯着自己看,又或许她对丁长生有一种莫名的敏感,所以当丁长生看向她时,她的眼睛终于是看向了丁长生,眼睛里全是惊喜  。
  周红旗挽着安靖,缓缓走向了主席台,但是当丁长生看向安靖时却突然发现,这个新郎怎么这么冷冰冰的,看不到一点的喜庆,难道他对这桩婚事不满意吗?
  政治世家与军事世家的结合,这是最稳固的,但是这样的结合可能只存在于政治领域,他们和感情完全是两码事。
  周红旗看到了丁长生,微微点头,但是隔着婚纱丁长生都能看到,她的眼睛里泛着泪水,可是她昂着头在他身边走过,她牵着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走向婚姻的殿堂,只能留下背影给自己深爱的男人。

  丁长生,无论你是不是爱我,但是,我是爱你的,我真的爱。
  丁长生,我爱你,但是我不能嫁给你,因为我们生活在两个身不由己的世界。
  丁长生,我后悔,我爱你,我为什么不把自己交给你,至少,在你想我的时候,我还能感觉到,你曾经进入了我的身体,我还能回味你身上那特殊的味道。
  丁长生,爱,其实也就那么回事,就像是现在,你离我这么近,可是你没有勇气拉住我,我也没有勇气停下来,不是吗?
  丁长生,保重自己,我的心永远在你那里,虽然这是最真实的废话,可是除了这句废话,我还能再给你什么呢?
  周红旗抬起右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她生怕自己哭出来,今天这是自己的喜事,也许每个人一辈子也只有这么一次而已,我不能笑着去面对,但是至少我不能让我的眼泪淹没这一切。
  对于每一个女人来说,这是最美的殿堂,但是不能和最爱的人一起走进去,这样的仪式只能是最残酷的美。
  苗苗感觉到了周红旗的眼神,等到周红旗走过后,她抬头看着丁长生的脸,而此时,丁长生毫无察觉,他的眼神一直都跟着周红旗在移动,对外界的一切都毫无察觉。
  他一直以为自己对周红旗只是喜欢,而不是爱。
  但是还有句话,喜欢是占有,爱是放手。 

  婚宴很没意思,本来以大城市现在的心态,参加完典礼就走了,不想在这里吃饭了,以你为待会周红旗和她的老公肯定会出来敬酒,而且丁长生看了看自己的座位位置,还在一个包间里,问题是一个桌子上八个人,自己一个都不认识,这饭有什么可吃的。 
  可是苗苗好像是很愿意在这里吃饭似得,搞得丁长生也不好现在就拉着她走,所以也就勉为其难的没有离开。
  “你,有问题”。苗苗看到其他人都在各自交谈,所以把椅子往丁长生身边挪了挪,小声说道。
  丁长生白了她一眼,懒得搭理她。
  “掩饰,掩饰就是事实,看来我猜的真没错,唉,这种痛苦不是我这种小孩子能理解的,但是看得出来,你喜欢她”。苗苗一边神秘的说着话,一边嗑着瓜子,唉,真是可惜了丁长生给她买的这么好的衣服,这样看来,还不是大家闺秀。
  “你说,这事我要不要告诉傅品千呢?”好像是真的猜中了丁长生的心思,苗苗得意的翘着二郎腿,等着丁长生求饶,自己就正好敲诈他一下。
  “这一次想要什么?”丁长生百无聊赖的看着苗苗,倚在椅子后背上,看着苗苗道。(.
  今天的婚礼除了看到周红旗时他的情绪波动了一下,其他的就是看着安如山和周虎卿了,不知道怎么地,周虎卿看着真是显老了,和在中南省时完全不一样了,不知道是因为这场婚姻还是因为自己的仕途
  周虎卿参加过建国后的为数不多的几场战役之一,就是南疆战役,而且那场战役之后,参战的很多军事人才都得到了提拔,所以周虎卿在军中还是有一定人脉的,但是到了他这个份上,那就不是人脉能解决的问题了。

  都说乡镇基层干部是喝出来的,市县干部是干出来的,再往上都是生出来的,也就是说再往上讲究的就是你的底子了,底子不行就上不去,上去了也得下来,现实的例子举不胜举,所以周虎卿以后的路就看他家的底子了。
  对于安如山这个人,丁长生还真是没怎么了解,不过中国是农业大国,农业部长的重要性可想而知,所以安如山的根子要是不硬,肯定不会上升到这个位置。
  菜肴还算是可以,但是很显然丁长生没什么胃口,可是苗苗胃口很好,所以这一顿饭基本都是丁长生在伺候着苗苗吃饭,看她喜欢吃哪个,就给她多夹一点。
  开始的时候还知道矜持,但是到了后面就直接上手拿着吃了,看的其他几个宾客都是大开眼界,这里是西郊宾馆,怎么还能请来这样的人,再说了,来这参加婚礼的是奔着吃饭来的吗?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丁长生也不好说什么,正当苗苗吃的正嗨的时候,周红旗果然和安靖一起过来敬酒,现在敬酒基本都是一块喝一杯就算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周红旗单独给丁长生倒了一杯酒。
  周红旗倒的酒,丁长生当然不敢推脱,正好也是心情不好,所以接过来酒杯一饮而尽。
  “安靖,他就是丁长生,是我在湖州工作时的同事,你得敬他三杯酒,他不但救过我的命,还救过我嫂子的命”。周红旗将三个酒杯一一摆开,对她的新郎说道。
  在坐的多少都和周家或者是安家有点关系的,听到这里才明白丁长生和这个贪吃的小女孩为什么会坐在这里了,果然是乡下来的,就是没见过世面,但是另一方面,又对新娘子的话感到震惊,这个年轻人居然救过她们家两个人的命,这是多么大的恩德,所以看起来这个小伙子和周家的关系应该不浅。
  安靖和他的父亲很像,都是瘦高个,安靖显得更加的瘦弱,虽然是新婚大喜,但是丁长生却没有从他脸上看到多少喜悦,周红旗这么说,他也就是那么做,然后一杯一杯端给丁长生  。
  丁长生接过酒杯都是一饮而尽,最后将酒杯交给安靖,说道:“祝你们幸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