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530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摇头,说不知。
  他说知识,这一脑袋装着的,都是满满的知识,就凭这,我卖一百钻贝都不算贵。
  我翻了一下眼皮,说那这木牌跟木塔材料和工艺相差那么多,为什么定价反倒这么接近呢?
  屈胖三说八方来风塔是驱邪避灾的,一般用于安宅,需求的人少,但红豆相思牌就不一样了,它不但可以随身携带,而且还加入了医疗的概念——就凭这,翻一倍都属正常,我这也是心肠好,所以才定了这么低的价。

  我说你是怕卖不出去丢脸吧?
  屈胖三看到有人来了,瞪了我一眼,说你闭嘴,看大人我施展神通,将这玩意给全部卖出去。
  王记药庄这儿人来人往,我们这边刚刚一弄好,立刻就有人注意到了。
  有好事者围上前来,瞧见了屈胖三的这招牌,有人大声念诵着,完毕之后,忍不住为他的定价惊叹,说好大的口气,到底什么玩意儿,能卖这么贵?
  我站在屈胖三旁边,莫名想起在黄泉道上的时候,虫虫也弄过这么一出。
  看得出来,有本事的人,从来都不愁钱花。
  这些人的脑瓜子,到底是怎么长的?
  屈胖三我没啥兴趣研究,但虫虫就不一样,等找到她了,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可得好好的、深入的研究一下……

  我这边想着美事,旁人却继续读道:“完胜琉球王子的神秘高手陆言倾情推荐……啊,你看这小孩儿旁边那个人,可不就是昨天角斗场里,将那个嚣张到没边儿的玛吉王子打得找不着北的年轻人么?”
  众人议论纷纷,而有人大着胆子问我道:“喂,高手,你们这是卖什么呢?”
  屈胖三揪了一下我大腿肉,疼得我直吸冷气,回过神来,拱手说道:“各位,在下初临蓬莱岛,囊中羞涩,现有师尊留下来的一些法器,乃传奇匠人无名叟的作品,各位且看一看,合适的话可以买走,机会不多,大家请不要错过。”
  我好歹也是饱经“江南皮革厂、黄鹤跟小姨子跑了”等街头营销荼毒过的家伙,这话儿自然也是张口就来。
  有一个大胖子走到跟前来,指着白布上这一堆,说你招牌上的,真有这般神奇?

  我没有说话了,毕竟我对此也不是很懂。
  不过这时屈胖三却站了出来,端起其中的一座荫沉木宝塔,口中轻轻一喝念,将其往半空中一抛,那宝塔居然凭空悬浮了起来,并且有阵阵阴气往外扩散,离得越近,越能够感受到其中威严。
  屈胖三先声夺人,然后说道:“我这八方来风塔,属于一等一的镇宅利器,想要家宅安宁,鬼神勿扰,你请一座回家中,必能如愿,福泽后人。”
  那胖子瞧见这凭空悬浮的宝塔,深吸一口气,说好东西。
  而有人却对旁边的那木牌质疑起来,说你这玩意,真能治癌防蛊、隔绝降头?
  屈胖三一挥手,一块红豆相思牌落在他手,这小子洒然一笑,说蓬莱岛上,奇人异士何其多也,不知道有哪位擅长巫蛊之术的,帮个小忙如何?
  这是有一个印度阿三站了出来,朝着我们说道:“某家呜阿,会些手段,现在试么?”
  旁人有认识的,莫不惊叹,说这位呜阿手段厉害,最为擅长的鹅降恐怖十分,且看看……
  屈胖三拱手,说请。
  那人转身,到了同伴身后,然后跳起了大神来,如此几分钟之后,他厉喝一声指向了屈胖三,结果浑身一抖,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众人皆惊,却见呜阿吐完了血,却走上前来,跟屈胖三商量到:“给我来一块,不过我这里只有十五钻贝,可否打个折?”

  屈胖三指着招牌,淡然说道:“恕不议价。”
  那人焦急,正要说话,这时旁边突然走出一人来,大声说道:“你们别买了,这些东西,我都包圆了。”
  众人抬头看去,瞧见说话的这人,却是王记药庄的二小姐。
  不过蓬莱岛藏龙卧虎,并非人人畏惧她洛小北,于是有人起哄,说二小姐你可别捣乱了,人家这招牌上面可写着呢,“每人限售一样,不容有多”,你这全部包圆了,那怎么行呢?
  洛小北掏出钱袋子,对我们说道:“全部卖给我吧,我这儿钱不够,回头你们直接去那药庄柜上拿便是了,何必在这里辛苦摆摊?”
  面对着洛小北的诱惑,屈胖三表现出了铮铮傲骨来,说不行,招牌咋写的,咱就咋做,不能言而无信。

  好!
  众人纷纷喝彩,而刚才讲价的那印度阿三这时也找朋友凑齐了二十钻贝,生怕洛小北抢先,慌忙过来,将钱塞到了屈胖三的手里,然后拿了一块红豆相思牌。
  这木牌一入手,他摸了又摸,看了又看,越看越心喜,拿着那厚厚的嘴唇亲吻这红豆相思牌,高兴得眼泪直流。
  旁人问他这是为何?

  印度阿三呜阿回答,说得了这东西,我日后行走,就不用怕被人算计了,高枕无忧——这相思牌贵是贵了一点儿,但若是跟命比起来,还是十分划算的。
  他十分遗憾,说若是有钱,我真的还想再买一块呢。
  有人笑了,说你倒也是贪心,人不说了么,每人限售一样,不可多得。
  这人高兴了,洛小北却是黑着了脸,说你们这两个憨货,这等法器,即便是我炼器正宗的蓬莱岛,也是了不得的法宝,偏偏如此贱卖,是不是脑子进了水?
  我义正言辞地说道:“我和我表弟二人,初到贵宝地,双手空空,结果人却容我们三天免费住宿,别的不说,光这一情分,就已经足够。我们两人并非那不懂得感恩的鼠辈,凑够了盘缠就是了,再多的财物,对我们来说,又有何用?”
  我这话儿说得大义凛然,旁观的大伙儿纷纷点头称道,而这时又有人相继出钱,买了两座宝塔和六块木牌去。
  每人过来交易,屈胖三都在其耳边附耳低语,传授此物的开启咒诀,那人听了,稍微尝试了一下,心满意足,赶忙拿回家里去研究。
  我们这边卖了个开门红,十分高兴,要知道这二三十钻贝可真不算是少,寻常富豪也未必有这么多的余钱。

  所以能够买得了的,都是手头阔绰之辈。
  我和屈胖三也不急,两人找了一马扎来,坐在了地摊跟前,洛小北见买不了,气呼呼地离开了去,而剩下一圈人来,都是喜好热闹之人,也不乏一些潜在客户,心中痒痒,又觉得实在是太过于贵了,便围在旁边询问。
  屈胖三也不恼,他跟虫虫不同,为人最是亲和,笑嘻嘻的,谁问他都理,不厌其烦地演示。
  如此过了半个多时辰,陆陆续续又卖出了一些去。
  很多人都是口口相传,听到之后,大老远从各地来瞧,有的则是匆匆跑回家去取钱,害怕回头就卖完了,而眼看着地摊上面的东西越累越少,气氛也变得有些浓烈起来。

  这时屈胖三瞧见地摊跟前,有一七八岁的小女孩儿,从开始就一直蹲在跟前,整整一个多时辰都没有移动过,眼睛直勾勾地望着那红豆相思牌,不由得好奇问道:“小朋友,你要买么?”
  日期:2016-04-07 06: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