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42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中直“扑哧”一笑:“听你的口气,好像一直在按我的要求办事。可我怎么听说,你背着我*干了一件大事呢?”
  楚天齐没想到,竟然把赵书记都给气乐了。那我该不该说呢?又该说哪件事呢?楚天齐这样想着,脸上的表情也不时变化着。
  赵中直看似很有耐心的说道:“真忘了?难道连自己干的好事也想不起来?”
  楚天齐干脆不说话,只是不停的摇头。
  “那好,我问你,你和宁乡长的关系怎么样?”赵中直冷不防扯出了这么一个话题。
  面对赵书记的突然袭击,楚天齐一时不知所措,支吾道:“我和她的关系……还行吧。她是个好领导,我服从她的领导。”
  赵中直再次被逗乐:“楚天齐,听你的口气,好像回答的挺勉强啊!可我怎么觉得,她对你可不一般呀!”
  楚天齐心中暗道:堂堂的县委书记,竟然这么八卦,有什么就明问。大不了,我就竹筒倒豆子,都说出来。他心里虽然这么想,但仍然是一言不发。
  “好你个楚天齐,一问三不知。我告诉你,宁俊琦可都交待了,你还嘴这么硬?你看看这个是什么?你干的好事。”赵中直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一沓纸,放到桌子上。
  听到赵中直的话,楚天齐心中一凉:终于摊牌了。但马上他反而踏实下来:这样也好,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楚天齐迎着赵中直的目光,向前迈出了两步,到了办公桌的边沿处。
  赵中直饶有兴致的看着楚天齐,面带微笑,不住的冲对面的年青人点头。
  在赵中直的神情中,看不到怒容,更多的是一种欣赏和赞许。楚天齐不由得心中感叹:不服不行,领导就是领导,看这表情哪像要收拾人的样子。
  楚天齐移开和赵中直对视的目光,微微弯腰,伸手拿起了桌上的那沓纸。这几张纸是A4打印纸,纸上没有任何内容,他把这沓纸翻转到背面,才看到了上面打印的文字。

  看到纸上标题的时候,楚天齐先是一楞,接着就笑了。他的笑容非常舒展,看的出心情非常之好。只是他没有思想准备,没想到赵书记手里会有这个东西。但现在他想明白了,一定是宁俊琦把这个东西给了赵书记。
  楚天齐手里拿着的,正是自己写的那篇文章《全乡经济发展规划暨农村经济发展探讨》。怪不得自己改了那么多稿,宁俊琦都不满意,只到修改了三十多遍时,才吝啬的给了两个字的评语:还行。原来,她是要让赵书记“拜读”呀,这就相当于在玉赤县直达“天庭”了,当然要慎之又慎了。
  “这篇文章写的怎么样?发表一下看法吧?”赵中直笑呵呵的说道。
  楚天齐“嘿嘿”一笑,说道:“一般。”
  “你这还没看内容呢,就下了这样的结论,是不是太武断了?”赵中直笑着道,“这样吧,你说说这篇文章都讲了什么?讲的详细一些。”
  “好的,赵书记。这篇稿子主要是以青牛峪乡经济发展现状为基础,总结了以往工作中的得与失,规划设计了未来发展思路。并在此基础上进行扩展,引伸出对贫困地区经济发展的思考。整篇稿子分为五部分,第一部分……”楚天齐打开思路,滔滔不绝的讲述起来。

  这篇文章就是出自楚天齐手笔,他讲起来当然是得心应手了。楚天齐不光是照本宣科,而是把文章外的一些案例也进行了对应解读,讲起来有理论,有实践,既有高度又通俗易懂。楚天齐这一讲就讲了二十多分钟。
  “现在你怎么看这篇文章?”赵中直问道。
  楚天齐依然回答道:“一般。很稚嫩。”
  “哟呵,口气够大的呀,连我这个县委书记都觉得很不一般,没想到楚大乡长只给了个‘一般’的评价。看来,真是后生可畏呀!”赵中直不吝溢美之词。
  楚天齐真诚的说道:“书记,您过奖了。说实话,这篇稿子我只是做了个基础工作,好多想法和措施都是宁乡长的。尤其是整个稿子的修订工作,她更是亲力亲为、直接操刀。如果说这篇稿子有一些可取之处的话,那都是宁乡长的功劳,我可不敢拒为己有。”
  赵中直轻轻抚掌道:“妙啊,真是英雄惜英雄。她说是你做的锦绣文章,你却说是她总揽全局。看来你们的关系很融洽呀,你怎么还说关系一般呢?”

  楚天齐挠了挠头,“嘿嘿”一笑,算是做了回答。
  赵中直没有就这个问题继续追问,而是换了一个话题:“你们在做这件事时,为什么没有告诉我呀?这可是一件大事,不光青牛峪乡需要,全玉赤县也需要。”
  “赵书记,这篇稿子我并没准备请您过目,这并不是我有多么自大。相反,是因为我感觉无论是我身处的位置、看问题的角度,还是分析事情的高度,都有很大局限性。所以,最终形成的东西代表性也不强,还不够资格请您把关。”楚天齐真诚的道。
  赵中直“哦”了一声,说道:“你真这么认为?你这只是说了不让我看成稿的理由。那么,在你写作过程中,也没有我能帮上忙的地方吗?这还是你的自大在作祟吧?”

  “书记,不是这样的。您想啊,如果在写稿过程中请您指教的话,肯定会让稿子提升很大档次。但是,您所处的位置和您看问题的高度,是我等所不能企及的。因此,即使把您的真知灼见添加到里面的话,那也是两层皮的感觉,在我们真正实施的时候,也未必能落到实处。”楚天齐解释道。
  “小楚,你刚才说的局限性,我不做评论。但从你刚才的这些话来看,你确实有局限性,你的局限性就在于你始终只站在青牛峪乡的角度。即使在有些方面,你准备站到更高位置去看,但还是带着青牛峪乡很重的痕迹,因此形成的东西真就有两层皮的感觉。”赵中直说到这里,“哈哈”一笑,变换了话题,“小楚,我刚才是就事论事,随便说几句,就算做我们的简单探讨吧。”
  楚天齐由衷的道:“书记,您的高度就是不一样,您刚才说的问题,我也有感觉,但是一直看不准。经您这么一说,我是豁然开朗,请您再给一些指导意见。”
  赵中直笑着道:“好吧。我在一开始的时候已经说了,你的这篇文章确实写的很不错,真心不错。别说是一个副科级乡镇干部,恐怕连县里的一些副处干部也未必能有这么深的认识,能看的这么准。正因为我看好这篇文章,所以,想让它更完美,想让它为全县服务,甚至为更高层级服务。那我就有什么说什么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