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375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7-16 22:06:00
  ———————更新线———————
  眼见那怪要落将进去,我连忙追撵,口中叫道:“它要跑了!”
  猫王在明瑶怀中叫唤一声,就要冲下来扑咬,却被明瑶给按住了。
  叔父待要上前,又被二爷爷一把搡开。二爷爷自己飞身赶上,捞手拽住那束头发,用力往上拉!
  大力之下,那怪被拖上来了一截,未能落入坑塘中,二爷爷自己却也忽然“咦”了一声,手中头发滑溜溜的要脱手而去。
  我一脚“雷公印”下去,踩中头发,又阻了那怪一程,提醒二爷爷道:“它的头发太滑,握不住!”
  二爷爷一个腾挪,兔起鹘落,身子已立在坑塘边上,眼看那怪及近,喉中恶吼一声,猛然跳将起来,合身扑向二爷爷!

  我脚下一滑,以“雷公印”的大力,竟也不能踩住那怪的毛发!
  二爷爷抬手一掌,隔空劈在那怪的脸上,那怪嘶叫一声,往后便倒,二爷爷上手一把按住那怪的脑袋,就在此时,姥爷从旁边跳将上来,捏个诀法,戟指喝道:“疾!”
  周围忽然一阵冰寒,只听“咔呲呲”乱响,那怪的头发竟然结冰凝成了一条黑棍!连带整个身子都冻了起来,二爷爷大喝一声,将那怪连身带发,摔将上来,远离坑塘口处。
  日期:2016-07-16 22:06:00
  那怪被冻的浑身僵硬,挣扎着还要动,又被二爷爷一脚踏中胸口,就此难以动弹。
  二爷爷把手抽回来,哈两口气,扭头骂我姥爷道:“老怪,你瞎了?!没看见我的手还按着他的脑袋么?用你的鸟山术水法,把我的手也给冻着了!”
  姥爷道:“谁知道你不长眼色,反应那么慢?!”

  众人都围上来看,只见那怪浑身褐皮,纹理细腻,虽从坑塘底下出来的,但是却几乎不染点滴泥浆,料想也没有衣服,是本来肤质。其躯干长如成人,也有四肢,均粗壮健硕,形如男子。面上生毛,难辨五官,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怪物,反正是从未见过。
  众人“啧啧”称奇,它那一双眼睛却越发的异亮,喉中本来只会“嗬嗬”的怪叫,此时突然“嘤嘤”哭泣,竟传出来一道女人的嗓音:“救命啊,救救我吧……”
  众人无不惊愕。
  蒋赫地骇然而笑,道:“这,这是他娘的男的还是女的?”
  叔父道:“应该问是公的还是母的。”

  蒋赫地愕然道:“为啥?”
  叔父道:“你瞅着它像是人么?”
  蒋赫地无语。
  爷爷看了几眼,忽然大喜,说:“弘道好造化,此乃坤婆。”
  日期:2016-07-16 22:07:00
  众人都不解其意,唯有老爹吃惊道:“这就是坤婆?”
  言语未落,周围阴风又起,夜色里,不计其数的人影“咿咿呀呀”簇拥而来,隐约可见面孔,无不凶悍狞毒!
  爷爷道:“看,全都是这坤婆害死的人。”
  我一阵悚然。
  “都去吧……”爷爷轻挥袍袖,一股红芒倏放倏收,阴风顿止,“人影”一扫而光,四周再无噪杂声响。
  我忍不住道:“爷爷,这坤婆究竟是什么东西?”
  爷爷道:“坤婆本是淤泥中的兽类,久食污秽,长饮阴祟,厉百年不死,幻化而成,渐有人形,也善能在夜里模仿人声,诱生人近前,而后用毛发拖拽生人入淤泥中溺毙。常人多难防范,时有身亡。亡后,阴魂难散,又为虎作伥,帮这坤婆寻替死者来送命,助长其道行。就如刚才那股阴风,便是那些逝者所弄。”

  我恍然道:“原来刚才找咱们求救的那个老汉,就是故意寻个人来让这坤婆拖进坑塘里加害的啊。”
  二爷爷道:“你才看出来么?”
  我道:“你们是不是都看出来了?那怎么还叫我跟来?”
  姥爷道:“我们专门哄你过来,叫你吃点苦头,看你还好不好管闲事。”
  日期:2016-07-16 22:08:00
  我哭笑不得,原来是合伙坑我一个,我说:“我也觉得不对,但是就怕万一是真的有人落难了,不管怎么办?”
  三叔道:“不信直中直,须防仁不仁。黑天半夜里,哪有好闲事可管?”

  明瑶说:“弘道哥也是为民除害,就像爷爷说的,如果这个坤婆不除掉,以后不定还会害死多少人呢。”
  那怪还在呼唤“救命”,声音哀婉,真如女子一般,若不是近在其身前,目睹其模样,哪里会信出声的不是人,而是这样一个怪物?
  老爹说:“弘道这一场闲事不算白管,不但除了一害,又得了一宝。”
  明瑶好奇道:“得了什么宝?”
  老爹说:“等到天明以后,就知道了。”
  我道:“那这坤婆怎么处置?”
  爷爷道:“用火烧其毛发,熔发为灰,以灰覆其双目,捉颈拖行。”
  姥爷道:“直接把它烧成灰不就行了,还带着它,费恁多事儿做什么?”
  爷爷道:“这坤婆乃至阴之物,寻常的火,未必能烧死它,你的山术火法,若不竭力,恐怕也只能烧毁它的毛发而已。”
  姥爷惊道:“就这么个鬼东西,能这么厉害?”
  爷爷道:“道行久远罢了。汉生说的不错,这坤婆是件宝物,真烧干净了,反而不美。”
  日期:2016-07-16 22:10:00
  二爷爷道:“老怪就是废话多,你按大哥说的做,你——”
  我心中正暗暗称奇,姥爷却是手快,一点火光,“噌”的将那坤婆的毛发从梢部烧到根部。

  二爷爷正踩着坤婆的胸口,话还没说完,不提防姥爷猛的纵放起火来,又烧的极快,悴不及防间,差点燎着自己的胡子,急忙跳开。
  姥爷“哈哈”大笑,二爷爷恼羞成怒,劈手抓住姥爷衣领子,骂道:“老怪,你是不是诚心跟我过不去?!”
  姥爷道:“刚才都提醒过你反应慢了,你咋还不长记性?!”
  二爷爷道:“我——你信不信我弄死你?!”

  姥爷扭头喊道:“汉生,有人想弄死你岳父大人,你也不说管?”
  老爹指着坤婆道:“快看,变小了!”
  众人看时,只见那坤婆的毛发已经被烧光,但果然只是烧光了头发,并未延及躯干,可整个躯干却都缩成了一团,小了近乎一半身量,也不叫唤了,眼中却愈见愠怒。地上全是它毛发被烧毁而落成的灰烬。
  老爹俯身抓起一把,撒在那坤婆的眼睛上,坤婆低吼一声,连眼中异亮的光芒也遮住了。
  老爹伸手把坤婆的脖颈一抓,坤婆毫不动弹,被老爹倒拖着走了。
  二爷爷道:“咦?果然古怪啊。”
  姥爷道:“啧啧……还真是稀奇。亲家,这些道道儿都是你在《义山公录》里学来的?”
  二爷爷道:“这不废话么?”

  两人都跟在老爹后面,看那坤婆。
  爷爷也招呼我们赶路,我和明瑶一路上都在琢磨那坤婆,究竟哪里是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