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160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想的心疼,我很多时候都在想,你可能永远都不会回来了”。刘香梨说着说着居然留下了眼泪,而且这眼泪很突然,让丁长生猝不及防。
  看着刘香梨那布满泪痕的脸庞,丁长生轻轻地,温柔地擦拭着这个女人珠颜上的点点泪痕。刘香梨脸上浮现一丝娇羞,她闭上双眼,更加用力地把她的那挂着幸福笑意的粉嫩玉颜向丁长生的大手凑去,用脸庞享受着丁长生的呵护  。

  柔情、幸福,通过丁长生的大手和刘香梨的娇颜,在两人心间传递。刘香梨眼中的万千情丝迸发的越发炽烈。
  丁长生略显镇定,抽开了大手,炽热的眼神炯炯地凝望着刘香梨的美丽娇颜,一股说不出的欲望在他心底汹涌而出。
  感受到丁长生越来越粗重的喘息声,刘香梨睁开了星眸,万千柔情直射丁长生的浓眉大眼,脸上淀放出一个天使般的幸福笑容。慢慢地、慢慢地,刘香梨坚定地仰起了悠长脖颈,那娇润的樱唇也微微嘟了起来,向着丁长生那厚大宽实的嘴唇发出了热情的召唤。
  她的唇微微上翘着,粉嫩的颜色直引人犯罪,里面的贝齿如玉,喷出的清新口气抚在丁长生的面颊上,有一丝淡淡的甜香,丁长生的脑袋有些迷糊,但更多的是欲望,欲火炽热的能灼伤他的眼睛,刘香梨的眼眸中泛起盈盈水光,那是爱到深处的浓缩么?丁长生不知道,他已经顾不得这些了,美人如玉,若不能好好享受就枉为男人了。

  丁长生急促呼吸着弥漫在身边的熟女幽香,狠狠地把刘香梨环抱了个严严密密,带着坚定地眼神,用炽热的大嘴向环抱中绝色佳人那娇艳欲滴的樱唇覆盖了上去。
  一丝慵懒的碰撞,两人火热的嘴唇触碰在了一起,刘香梨只觉得脑海里一片空白,立时就软到在了丁长生的怀里,丁长生有力的大手不由自主的在刘香梨滑腻的背上缓缓抚动,手的温度是那么的烫,刘香梨不断地从圆润的鼻息里喷出丝丝若有若无的轻哼,她细腻柔软的身子随着丁长生的大手而酥软了开来。
  丁长生的手心似乎有个火热的漩涡,正尽力吸取着她的柔媚,将她身体的欲望从灵魂深处唤醒,趁着呼吸,她从琼鼻樱唇中发出一声声颤抖而慵懒的呼吸,时高时低的音调让丁长生的嘴上、手上的动作更显炽烈。
  趁刘香梨嘴唇微张之际,丁长生舌头快速地缠住了她那柔软香甜的嫩肉,口舌纠结之时,丁长生的手也未曾歇着,一手在她臀上轻轻的揉捏,一手仍继续在她背上爱抚。而刘香梨也异常配合地从鼻中轻哼出声,微闭着的双眼中眼波流转,眼神迷离,双颊绯红,随着丁长生的大力拥抱和爱抚,她只觉得心里越发难受了,只得不安份地扭动着,却不知这反而为丁长生的莽动的心而添油加火。 

  傅品千坐在椅子上批改作业,而苗苗则坐在傅品千的床上,一边看着自己的母亲,一边嘟着嘴,好像是和傅品千吵架了似得。()
  “哼,亏我以前那么帮着他,他就是个骗子,说好了五一带我北京玩的,到现在连个电话都没有,骗子,以后再也不信他了”。苗苗一边嘟嚷着,一边看向她妈妈的手机。
  傅品千很了解自己的闺女,在这里诅咒丁长生,就是想让自己同意给丁长生打个电话,但是傅品千偏偏不同意。
  丁长生不比以前了,现在是领导了,忙的很,很多事都是出乎意料之外的,而且有时候是随时都会有事,一边要干好自己的工作,一边还得伺候好上级领导,这可比一般的职工费劲多了。
  苗苗不知道这里面的道道,在她看来,既然你答应我了,你就得兑现,否则就是骗子。
  “帮他?你帮着他干什么了?”傅品千看都不看她,说道。
  “帮着他追你啊,你看看,你们都好了三年了吧,我都十六了,我是大姑娘了,他对待这么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居然是坑蒙拐骗,你说他好意思嘛,妈,你就打个电话问问呗,要不然我家打了”。
  “你敢,苗苗,我们现在过得很好,我们要知足,你看看你,每次他来,不是要这个,就是要那个,不能这样了,我们要靠自己,我们不能一辈子靠他活着吧,现在来说,你,就是好好学习,将来找个好工作,找个好男人嫁了,妈也就放心了,我呢,好好工作,供你读完大学,再把你嫁出去,你看,我们都有自己的目标,多好,干么非得依靠别人呢?”

  “哎哎哎,我怎么听着这话不对啊,你不是想把丁叔叔给甩了吧,怎么,找到下家了?”苗苗一探身,几乎是贴到傅品千脸上了,而她的吊带背心本来就有点大,这小好了,一路春光暴漏无疑  。 
  小小年纪,苗苗充分继承了她爸妈的有点,满身的灵气,那是继承了她爸爸艺术家的基因,而身材却是继承了她妈妈傅品千,十六岁的个头已经一米六五了,而且肤质细腻,尤其是那两只蠢蠢欲动的小馒头,虽然还赶不上傅品千,但是绝对是初具规模了。
  傅品千之所以不想让苗苗跟着丁长生出去,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现在苗苗已经到了青春期,正是少女怀春的时候,而且丁长生在她的眼里是无所不能的,从十三岁那年父亲去世,给她安全感最多的就是丁长生,这是她接触的唯一的一个男人。
  她对他充满了对异性的所有好奇心,傅品千是老师,她明白,这可能不是男女之间的那种爱,但是这绝对是缺少父爱的缘故,而丁长生给她的安全感仿佛让她在孤寂和恐惧中获得最好的依靠。
  可是傅品千对自己女儿的了解远远不及对丁长生的了解,他对她那是没说的,但是感情这种东西都带有一定的自私性,所以即便是她知道丁长生有很多女人,他是那么的博爱,可是这种感觉对一个女人来说却不好,占有一个男人是每一个女人的天性,无可非议。
  “滚一边去,回屋睡觉去,再提这事我就撕烂你的嘴,还有,不许给打电话,你要是敢打,你就再也见不到我了”。傅品千板起脸训斥道。
  苗苗不知道傅品千为什么会突然发飙,她觉得很委屈,可是这种委屈的情况下,她就更想见到丁长生,因为她认为丁长生是唯一可以听她倾诉的人。
  苗苗硬是憋着眼泪没有掉下来,起身下床回到自己屋里,看着丁长生给她买的玩具,突然间发现,自己连他的喜欢什么都不知道,自己每次见到他,都是不停的索取,从来没想到去给他点什么。
  看着苗苗落寞的一声不吭的离开,傅品千关上门趴在床上任凭泪水打湿了床单,但是她不想面对现实。

  她记得她第一次带他来家里的那个夜里,她看到他拿出了身上所有的钱,只为了不让她为难,而那一夜,自己是人生的分水岭,如果自己那一晚碰到的不是丁长生而是另外其他人,自己会怎么样,会不会就在客厅里出卖了自己最后一点本钱,而听着的可能是丈夫,看着的是女儿  。
  别说挣不到多少钱,即便是挣到了了,自己还有脸面面对孩子和丈夫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