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159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做个屁主,你糊弄我好几年了,说要生个孩子,孩子呢?别说是孩子了,我看你现在连媳妇都没找着的吧,哪来的孩子?竟敢点糊弄我的事,我还能活几天啊?”王家山语气低沉的说道。
  丁长生见状,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了,但是又一想到刚才进院子时看到的场景,于是灵机一动问道:“老爷子,你和这柳小姐是怎么回事?我可告诉你,人家可是有男人的,你可不要瞎胡来啊?”
  “你放屁,我这么大年纪了,我和她能有啥事,再说了,我和她是忘年交,她教我唱戏,我教她怎么养生,我们互不相欠,明白吗?”王家山老脸一红,被丁长生正好看到。

  哼哼,你教她养生,她教你唱戏,能有这么简单,丁长生眼神怪异的看着王家山,他总觉的这事没这么简单,但是老爷子是自己的长辈,自己也不能打破沙锅问到底吧。
  只是他很担心,万一这柳生生和老爷子真的好上了,自己该怎么向吴明安交代啊。
  不行,自己得找个机会好好和柳生生谈谈,你不能就这么在这里落下不走了吧,按说呢,两个人要是都同意,自己也不能说什么,柳生生四十多岁,王家山将近七十了,这绝对是忘年交了,可是真的能长久吗?
  别到时候王家山动了真情了,柳生生一甩手走了,王家山还不得得相思病啊。

  吃完午饭,王家山去午睡了,柳生生在大门底下陪着丁长生喝茶,柳生生穿着一双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布鞋,白色棉袜,一身像是练功服一样的白色绸子衣服,而且具有下垂的功能,胸前的饱满处鼓鼓囊囊,让丁长生都看的流口水,当然,口水都随着茶水喝了。
  “打算什么时候走?”丁长生问道  。
  “走?去哪儿?”柳生生笑问道。
  “你打算在这里过一辈子啊,我老爷子可是七老八十了,陪不了你多久了”。丁长生直接点明了,王家山这都七十的人了,而且还动过大手术,还能活多久,这真是不好说的事,所以丁长生直接点给了柳生生。
  “呵呵,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了?唉,为什么你们男人都是往那个方面想呢,真是龌蹉,我和王老是很纯洁的友谊,有倒是老来伴,老来伴,你不在这里,你不知道他一个人在这里有多孤独,我才来的时候,他基本是不笑的,但是你看看他现在多爱笑,所以,我希望自己陪着他,陪着他到老,到去世”。柳生生说的很随意,你很难判断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唉,那吴书记那里怎么办?我怎么交代?”丁长生一阵气恼,看来这不是王家山一个人的事,连柳生生也陷进去了。
  “你和他很熟吗?”柳生生反问丁长生道。
  “不是很熟,但是我们的关系还不错,要不是他,我也不会认识你,所以……”
  “所以嘛,你和他不熟,你也不了解他了?对吗?”

  “算是吧,怎么了?”
  “唉,怎么说呢,我以前不是个好女人,准确来说,我是个第三者,我一直都是甘愿默默做个第三者,他老婆那个时候还没死,我就已经跟着他了,十五年了,我最好的年华也就是这十五年吧,我现在四十三岁,那个时候我多大,他说过要离婚娶我,我不愿意,但是后来他老婆得病死了,他再也没有提过娶我的事,你说我该怎么办?”
  丁长生无言以对,这的确是不好回答的问题,自己也是一个惹下种种风流债的人,但是至今没有还清。
  “你说他爱我吗?”柳生生问道。

  “或许吧”。
  “不,他不爱我,他爱的是他自己,记住,别去试人心,他会让你失望,更会让你绝望”。柳生生叹息道。 
  丁长生劝不动柳生生,更不可能劝动王家山,只得作罢  。
  唉,吴明安绝对想不到自己让丁长生帮忙,居然将自己的情妇给帮没了,这不是监守自盗吗?
  夜晚,丁长生一路开车到了梨园村,现在从临山镇开车到这里也就是半个小时,一号公路修好后,梨园村成了这条线上的主要补给地点,原来的村委会都已经旧貌换新颜了。
  但是刘香梨的家却一点都没变,丁长生将车停到了村委会边上,然后步行到了刘香梨家门前,看到堂屋里还有灯光,看来还没睡,本来想着敲门的,但是看了看周围,轻轻一跃,翻墙到了院子里。
  虽然是拉着窗帘,但是刘香梨的身影落在窗帘上,听着她哼着儿歌,好像是在哄孩子睡觉呢。
  丁长生的手伸到门缝里,一寸一寸的拨着门闩,但是就在丁长生觉得很快就要拨开门闩时,门突然打开了。
  “来了也不叫门,偷偷摸摸的干什么?”刘香梨手里这一把剪刀说道。
  “呵呵,你怎么知道是我?”
  “我哪知道是你,我听到动静,就拿着剪刀过来,从门缝里看到是你,要是别人,手指头早就剪掉了”。刘香梨恶狠狠地说道。
  “孩子睡了?”
  “嗯,刚睡,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刘香梨推着丁长生出了堂屋的门,到了厨房里,虽然这个时候不适合睡炕了,但是刘香梨怕孩子被吵醒了,就把丁长生推到这屋里来了。
  但是山里夜里还是有点凉的,睡一下炕也可以,刘香梨和孩子俩个人现在不用大国做饭了,否则的话,土炕上还不得热死。 
  “想你了呗,顺便看看家里有没有野汉子”。丁长生笑嘻嘻的揽过来刘香梨。
  “坐好,我去打水洗洗脚,开了一路的车累了吧”。刘香梨还是那么善解人意,还是那么会伺候人。

  丁长生躺在土炕上,脚脱了鞋,非常舒服的相互搓着,刘香梨打来水,将丁长生的脚泡到水里,然后蹲在地上使劲的搓着他的脚,连带着也按摩了  。
  “最近工作是不是很累?我看你精神不大好”。刘香梨用干净的毛巾给丁长生擦拭着脚,,并且抱在怀里一寸一寸的给他捏着,还用食指弯曲着给他脚上的每个穴位使劲的按着,按的丁长生齿牙咧嘴的。
  “想不到你还会这一招啊,跟谁学的?”
  “还能跟谁学的,前一段时间我去看了看王老爷子,去的时候正看到老爷子给那个柳姐姐按脚呢,就学了学”。刘香梨道。(.
  “这都是什么时候的事啊?”

  “有几个周了吧”。刘香梨不知道丁长生为什么这么问,也没在意。
  丁长生郁闷的瘫在了炕上,一点都不想动,看来这事还真不是一天两天了,可是自己就怎么一点风声都没听到呢,王家山还说陈丽红有段时间没去了,人家还不是看出来你和柳生生有关系了,所以人家才不去了,这是给他腾地方呢,唉,看来自己是阻止不了啦。
  “怎么了?”
  “唉,别提了……”丁长生将柳生生的事和王家山之间的事说了一遍,刘香梨也是颇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你说的是真的?”

  “还能是假的?老爷子还在否认,但是柳生生承认了,还表示不回去了,就在老爷子家里陪着老爷子了,你说这叫什么事?关键是我怎么和人家交代?”丁长生都快愁死了。
  但是愁也没有用,况且来说自己好久不来了,刘香梨肯定是渴望自己能够和她多说会话,老是说别人她也不高兴。
  “想我没?”丁长生将刘香梨拉上土炕,两人就这么并排躺着,相互对望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