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157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何晴没有吱声,只是抱着孩子来回晃悠着,渐渐地孩子不哭了,可是何晴也没有将孩子放下。
  “我来,是想告诉你一件事,虽然我伤害过你,但是,请你善待我们的孩子,如果你能给我一个承诺,我会把所有的财产都转移到孩子名下,而你,将是孩子的唯一监护人,对这些财产你有完全的支配权力”。赵庆虎道。
  “孩子是我的,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所以,收起来你那些臭钱,我自己能养活孩子,你如果不要脸了,你尽管出去说这孩子是你的,我不在乎,如果中国不能生活了,我也会带着孩子出国,只要孩子好,我无所谓”。何晴抬起头来,面无表情的说道。
  如果在今天之前何晴这么说,赵庆虎肯定会大发雷霆,但是这一刻反而是让他心里一松,据他看人的经验,何晴不像是作伪,而且如果真是何晴想害自己,那么自己的提议至少可以让何晴心动,但是何晴依然和以前一样,无动于衷。
  “我,我是说……”赵庆虎还想再说什么时,被何晴打断了。
  “孩子要睡觉了,你走吧,别再来打扰孩子和我,我们没关系了,你休想再把我囚禁到那个园子里,如果你不信的话,你就试试”。何晴脸上的表情很是决绝,让赵庆虎不禁凛然。
  母爱是伟大的,之所以是伟大的,就在于为了孩子,母亲可以牺牲一切,此时的何晴就是这样的,更何况她的心里一直都存在着复仇的火焰。
  赵庆虎离开之后心里虽然很郁闷,但是至少可以让他暂时相信要害自己的不是何晴,如果是何晴自己肯定是饶不了她,可是真要是把她除掉,孩子怎么办,至少她对孩子是真心的,毕竟这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 
  如果换做他人,还真是不好说孩子将来会长成什么样,这就是之前赵庆虎担心的,但是现在看来何晴没有害自己,那么接下来就是自己怀疑的赵刚,难道自己的亲侄子会害自己的亲叔叔吗?
  这一次丁长生和华锦城见面没有在外面,而是丁长生驱车十几分钟到了华锦城的城堡,华锦城依然是和以前一样客气,早早的站在大门口等着丁长生  。

  “哎呦,丁主任,你可算是来了,我都急死了,走走,里面请”。丁长生一下车,就被华锦城拉住手握了握,然后一起向大院里走去。
  尽管天已经黑了,但是这个城堡里却到处亮如白昼,怪不得刚才丁长生在没到城堡时就看到这一带很亮,原来都是华锦城院里的灯光造成的光带。
  “老华啊,你没说实话,你这不是想我啊,你这是想钱呢,但是我丁长生可是不会变钱的,所以你急也没用啊”。丁长生笑笑和华锦城一起进了大会客厅。
  依然是好茶,但是煮茶的人却已经不是宇文灵芝了,就在昨天,闫培功传来的消息是他已经到了中南省,而且正在和省里的一家上市公司接洽,准备购买该公司的绝大部分股权,以实现资金的转移。
  “丁主任,怎么样?茶,还好吧”。华锦城虽然是端着一杯茶,看着丁长生闻茶香的表情,问道,可是他的眼色却瞄向了煮茶的女子。
  那意思很简单,问茶好不好,这是托词,问的是煮茶的人怎么样?

  丁长生看了那女子一眼,那女子当然不知道这两个男人打哑语之间已经将自己讨论进去了。
  虽然不能和宇文灵芝比,但是也是颇有姿色,而且有一股乡村的质朴感,这是很难能可贵的。
  “你知道,我不喜欢这个的”。丁长生只是看了一眼,就淡淡的说道。
  华锦城一愣,随即说道:“好了,你先下去吧”。

  华锦城等到那个女子出去了,然后起身去关上了门,又坐回女子刚才坐的地方,亲自担任起泡茶的人  。
  “你先说还是我先说?”丁长生将茶杯递给华锦城道。
  “呵呵,当然是您先说了,我的事不急”。虽然自己心里很急,因为所有的消息汇聚过来,都是纺织厂那块地如何开发的问题,自己要是再不出手,可能就真的连烫都喝不上了。
  可是作为一个生意人,华锦城知道自己的位置摆在哪里,不像是有些生意人,自认为给哪个当官的送过几块钱,就觉得自己能掌握那些官员了,你错了,既然你是生意人,在那些官员眼里,你永远都是一个做生意的,而做生意的想和官员较量,你会死的很惨。

  所以,既然官是官,民是民,那你就做好分内的事就可以了,翘尾巴的事少做。
  可能你认为你抓住了官员的把柄,但是官员要是狠起来,起码能有本事让你重新变回一无所有,因为你掌握的权利是财权,但是在中国,财权不可能支配政权,这是底线。
  华锦城很明白这一点,所以和丁长生的所有交往,他都是小心翼翼的,因为他看出来了,丁长生是一个重情义的人,只要自己做的事对得起丁长生,他都会弥补自己的。
  楚鹤轩说的没错,开发区的工程不小,为什么不经过招标就把工程包给华锦城,一来是因为华锦城可以垫资,那么就像是楚鹤轩说的那样,如果大张旗鼓的招投标,是不是就一定没人愿意垫资呢?
  这是谁都说不好的事,但是丁长生就把工程包给华锦城了,而华锦城也是一分钱没拿到的情况下就先把工程干起来了,一直到现在,湖州开发区的基础设施工程基本都恢复到过水之前的状态了。
  但是华锦城一直没找丁长生要工程款,因为他知道开发区没钱,那么自己这个时候去要钱,不是给丁长生添堵吗?
  所以要说做生意的本事,华锦城可能不是湖州第一位的,但是论和官员套交情,等待收获的耐心,华锦城绝对是第一位的,因为他明白自己哪些事可以做,哪些话可以说,但是即便是要说,也得分场合和时机,不翘尾巴,不给人添堵,从送出去宇文灵芝到开发区工程款,他一直都是这么做的。 
  “开发区工程的事,有人嚼舌头了,说我没有经过招投标就把工程给了你,现在工程快完了吧,这些人就蹦出来了,真他娘的过河拆桥啊”。丁长生面色不善的将茶杯顿在了桌子上。
  “哦?不知道是哪位领导过问了?”华锦城倒是没听说这事,因为这事也不是他关心的,他现在关心的是纺织厂那块地的归属问题。
  “这是在开会的时候楚鹤轩副市长说的,这家伙一直都在挑我的刺,现在又开始挑刺了,也不知道我到底是哪里得罪他了”。丁长生虽然是这么说,但是他的心里明镜似得,自己和楚鹤轩从哪里开始不对付的他心里一清二楚,但是这些话不能和华锦城说。

  “那还不好办啊,我明天拿着合同找你们要账就是了,既然开发区也是属于市里,那我明天先去开发区,然后去市政府,活干完了,我本来还想着缓一缓哪,但是没想到你们这是打算不认账啊,那可不行,这上千万的工程可不能就这么等着,万一你们赖账怎么办?”华锦城看着丁长生的脸色,眼珠子一瞪脱口而出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