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42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楚天齐却不这样认为,他很想尝试一下。这本来就在他的计划中,但由于县局没有这方面的政策,需要前期投资的费用又有些大。因此,青牛峪乡的现代农业项目只有了一个初期规划,就搁浅了。现在既然有这样的机会,当然不想放过。所以,楚天齐在会后,又就相关问题向主管副局长做了请教,进行了探讨,并索取了一些资料。然后,才赶往旅游局。旅游局在县政府办公楼三楼,离农业局也就二百米的距离。

  刚进政府大院,手机响了起来。楚天齐拿出手机,一看上面显示的号码,急忙接通了:“刘秘书,你好,我是楚天齐。……哦,好,具体是什么事?……不清楚?……好,知道了,我马上去。”说完,挂断了电话。
  刚才来电话的是县委书记秘书刘大智,刘大智要楚天齐马上到书记办公室,说赵书记正在等他。楚天齐问刘秘书是什么事?刘秘书表示“不清楚”,只说书记脸色不好看。
  楚天齐不禁疑问:赵书记怎么知道我在县里?他究竟找我是什么事?是好事还是坏事?
  楚天齐还没想出个所以然,已经到了县委办公楼五楼。他直接奔向刘大智的屋子,正遇到从屋子里走出来的刘秘书。
  “楚乡长,你直接进去吧,屋子里没有其他人。”刘大智轻声说着,用手一指对面的屋子。
  楚天齐说了声“谢谢”,来到了书记办公室门口。他举起手,轻轻敲了两下,屋子里传出了带有晋北口音的普通话声音:“请进”。
  楚天齐再次向刘大智点了点头,然后轻轻推开屋门,走了进去。虽然赵书记对楚天齐不错,尤其人们传的更甚,但这才是楚天齐第二次迈进这个屋子。上次到书记办公室,还是一年前的事情。
  回身关上屋门,楚天齐向书记办公桌走去。此时,赵中直低着头,在写着什么,直到楚天齐到了桌子前面,他也没有停下来。
  看到书记这个样子,楚天齐只得静静的站在那里,等着书记抬起头的时候。
  赵中直好像没有发现进来人似的,依然不停的在面前的纸上写着、划着。
  楚天齐就像哨兵似的站在当地,不能出声,也不能东张西望,就那样静静的望向办公桌后的人。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赵中直已经翻过两次纸页了,但还是没有抬起头的意思。

  看到赵中直这个样子,楚天齐不禁心中打鼓:怪不得刘秘书说赵书记脸色不好看,看样子就是在故意晾自己呢,只是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于是,他在心中想着可能引起书记不满的事情。
  首先,楚天齐想到了夏天的那件事情。当时,为了在不受黄敬祖、王晓英干扰的情况下,拿下收取保护费的胡三、王晓力等人。楚天齐经过和宁俊琦商定,设计了半路“巧遇”书记的戏码。
  果然,看到青牛峪乡的二一二汽车不能发动时,赵中直立刻让司机用书记专车牵上故障车辆。一直到了三岔路口,二一二汽车也没有发动起来。当时赵中直在向秘书确认没有什么重要事情后,就要帮着把车拖回青牛峪乡。宁俊琦和楚天齐自是坚决表态“不麻烦书记”,而赵中直却坚持要帮。宁、楚没有拗过县委书记,同意了书记的决定。
  一路上,坐在书记专车上的宁俊琦,向赵书记做了简单的工作汇报,并讲到了蔬菜种植和销售。这个话题引起了书记的兴趣,在汽车到了蔬菜市场时,赵书记下了车,要到里面看看。
  进到市场管理办公室后,赵中直继续询问宁俊琦关于蔬菜种植、销售的事情。就在宁俊琦认真介绍、书记认真倾听的时候,院子里传来吵闹的声音,打乱了这种和谐。

  赵中直到院外去了解情况,遇到了胡三等人,他们正围着几个收菜商催要保护费,赵中直上前劝解。一开始,胡三认为这个人像是领导,所以说话还比较客气,并且耐心的解释着他们收取“中介费”的理由。后来他们以赵中直口音判断,这个管闲事的人是晋北来的收菜商,于是开始出言不逊,并最终把拳头挥向赵中直。
  关键时刻,楚天齐赶到,制住了胡三,镇住了众混混。丨警丨察赶到,抓*住了所有闹事者。
  赵中直大怒,立刻让秘书召集县委、政府及相关科局领导,到青牛峪蔬菜市场召开现场会。在现场会上,书记、县长联手,提出了开展打击商霸市霸的行动。回到县城后,很快轰轰烈烈的打击行动就开始了。
  就在车队即将离开的时候,楚天齐被叫到了赵中直专车前,赵中直说了几句意味深长的话。从赵中直的话中,楚天齐明白赵书记已经知道了被“利用”的事。听到书记敲打的话语,楚天齐心中很是不踏实。后经宁俊琦分析、劝解,他才宽心了一些。但还是不时想起,多少有些担心。
  直到被任命为常务副乡长,楚天齐才彻底放下了这件事。他知道,没有赵书记的首肯和推动,自己肯定是不可能得到这个任命的。所以说,不管以前书记是否在意被“利用”的事,但后来肯定是不准备追究了,否则,也不会给自己这个“常务”。
  但今天,看到赵书记这个样子,楚天齐还是不由得想起了“利用”赵书记的那件事。同时,他也疑惑:都这么长时间了,才找自己算帐?难道不是?那又会是什么?不会是……
  忽然,楚天齐大脑中飞速闪过三个字——“录音笔”,不由得心里“咯噔”一下。
  “小楚,早就到了?想什么呢?”赵中直的声音响了起来。
  听到书记的话,楚天齐才从回忆中走了出来。他发现,此时的赵中直已经靠在椅背上,正意味深长的看着自己。赵中直的脸上挂着一丝笑意,但在楚天齐的眼里,这笑意却不像是好兆头。否则,赵书记让自己过来,为什么又把自己晾了十多分钟?
  “哦,书记,我刚到,没,没想什么?”楚天齐急忙回答。
  赵中直看着楚天齐,再次问道:“没想什么?看你说话支支吾吾,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不是走神又是什么?”

  听到赵中直说的这么言之凿凿,楚天齐一时不知如何回答,红着脸憋了半天,也没想出合理的解释。总不能自己主动提起那件事吧,万一不是呢,那不成了不打自招了吗?于是,干脆摆起了肉头阵,一言不发。
  看到楚天齐这个样子,赵中直没有继续追问,而是换了一个话题:“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找你吗?”
  楚天齐抬起头,说道:“不知道。”他心里话:知道也不说,就让你自己说出来。
  “哦,那我问你,你有什么事瞒着我?”赵中直盯着楚天齐的眼睛道。
  得,这次直接问上了。楚天齐心里这样想着,嘴里却在叨咕着:“什么事瞒着你?没有呀。平时的工作都有黄书记、宁乡长向您汇报,我就是牢记您的要求和期望,勤勤恳恳干工作,哪敢瞒着您干什么事呀。”
  日期:2016-07-17 07: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