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154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本以为自己说完就会招来不少人的发言,但是令人感到意外地是,居然没有一个人发言,这让司南下很是难堪,以前只要石爱国说完发言的事,顾青山必然是第一个发言,接下来就是陶成军等人力捧,这样即便是邸坤成等人反对,只要是他不反对,一般的议案都能过去。
  可是现在他居然发现,组织部长不是自己人,市委秘书长不是自己人,看了一圈,一个自己人都没有,这书记当的,真是憋屈啊,都说石爱国是撇脚书记,现在看来,自己完全就是一个瘫痪了。
  “坤成,这个项目的开发很大,你们市政府有没有想过这件事,如果真要是开发的话,市政府肯定要居中统筹协调的”  。都不开腔,司南下只能是强压住自己内心里的愤怒,开始点名了。
  本来邸坤成刚端起茶杯想喝茶呢,也是借机躲避司南下的询问,但是司南下还是第一个就问到了他,不得已,又将茶杯放回了桌子,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他身上。

  “开发?没问题啊,这是好事,现在想也来得及,只是不知道纺织厂的工人怎么处理?”邸坤成反问道。
  “什么意思?”司南下皱皱眉问道,这之前虽然罗东秋来时就说了土地开发的问题,但是纺织厂的工人?和工人有什么关系?虽然是这么想,但是司南下心里隐隐觉得有点不对头。
  “纺织厂是破产,但是既然是破产,就得清算,欠多少账,还有多少钱没有收回来,都得仔细核算,尤其是工人怎么办,是买断工龄还是分流,这些都要仔细计算和分类,但是据我所知,纺织厂一直都没有清算,非但是退休的没有退休金,当年破产时,那些没有到退休年龄的也没有进行安置,这些年都是自谋生路,对他们来说,这块地就是他们的根,如果我们开发这块地,而对纺织厂的这些工人没个说法的话,我相信,我们根本不可能好好开发这块地的,不信可以试一试”。邸坤成说完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放下,然后就不说话了。

  司南下听到后来脸色越来越难看,真是不知道这里面还有这些事,他之前得到的消息是纺织厂何大魁不让开发,还去北京告状,这才耽误下来的,想不到纺织厂的事根本没有处理。
  但是话说回来,当年那么低的处理成本不处理,现在要是处理的话,处理成本可就不是一星半点了。
  “其他人有要说的吗?”司南下看向了陶成军道,陶成军现在是市委秘书长,你即便是没有什么方法,也得发言支持司南下的主张,这是作为一个市委秘书长应有的责任。
  “纺织厂是个地雷,早晚都是要响的,晚响不如早响,现在司书记提出要开发这块地,我赞成,这块地现在已近成了湖州市容市貌的伤疤,所以必须要处理,现在不是讨论这块地要不要开发,而是开发这块地会遇到哪些困难,针对这些困难,我们再讨论出解决的办法,这是我的意思”。陶成军毫不犹豫的亮出了自己的观点。 

  陶成军的话一石激起千层浪,不但是让邸坤成等人感到颇为诧异,就连司南下都没想到陶成军居然一语中的,而且水平如此之高,当然,这恰恰是他想说的意思,可是又是他不能自己说出来的话。
  这也难怪,本来这话是不需要陶成军来说的,但是司南下这边好像没人能担起这个责任,不是说这个责任有多重要,重要的是谁来说这件事,这是很有讲究的。
  一般来说,每个领导的背后总会几个狗头军师,或者是摇旗呐喊者,这样的人平时可能不显山不露水,可是他们每人的脑门上都刻着某某领导的名字,当有些话领导不适合说的时候,他们就会站出来说,有些事领导不适合做时,他们都会冲锋陷阵的去做。
  这就是他们的作用,因为每每这个时候,那些拿不定主意的墙头草就会随风倒在领导这边,这样很隐蔽,但是很有作用,因为此时他们代表的往往就是领导的意思,即便不是,很多人都反而认为是领导的意思  。
  事实上,在一个单位或者是组织里,真正形成对领导威胁或者是不利于领导推行某件事的人很少,大多数人都是墙头草,而这些墙头草却代表了民意或者是大多数人的意思,关键是怎么把这个意思激发出来,这绝对是一个技术活。

  陶成军作为市委秘书长,是市委书记的大管家,一般来说都是由市委书记的亲信或者是同盟者担任,不可能由对手担任,这不是找不自在嘛,所以陶成军为司南下说话是可以理解的,但是问题的关键是陶成军非但不是司南下的亲信,在他的老板石爱国当市委书记时,陶成军有几次还在常委会上和司南下掐过。 
  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现在陶成军居然站出来为新的市委书记说话,这让人感到一种很滑稽的感觉,你陶成军为了保住自己的位置,真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啊。
  “看来陶秘书长已经考虑过这事了?”楚鹤轩笑眯眯的问道。
  “丨党丨委管人事,政府管经济,这是我们党约定俗成的规则,但是不论是那一届政府,包括石爱国同志担任市长的政府,那个时候我是市政府秘书长,我们也想过解决纺织厂的问题,但是受限于当时的各种原因,都未能成功,这是每一届市政府的责任,所以我想,既然现在书记已经下定决心解决这个隐患了,我们湖州所有的班子成员都该同心同德,想尽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不能再推给下一届政府了”。陶成军面对楚鹤轩不怀好意的问话,说的那是铿锵有力,有利于据,而且丝毫没有掩护自己的责任的意思,这让楚鹤轩再次张嘴时都不知道该从哪里攻击了。

  “说来说去都是钱的问题,纺织厂就是钱的问题,前几届政府没解决也是因为钱,纺织厂是我们湖州的老厂,为湖州的经济建设是做过贡献的,所以纺织厂的工人门有点意见也是可以理解的,还是那句话,钱在哪里,没有钱怎么解决纺织厂的养老问题,那些十多年停发的待遇怎么办?”邸坤成见如果自己再不拿出意见,恐怕自己这个市长也就是他们眼中的无能之辈了。
  “既然这么着,那我们就先统一思想,那就是这个纺织厂要改造,要出让这块地,那么问题来了,安置这些纺织厂的职工需要多少钱?坤成,我觉得这件事政府那边要摸底,至少我们该有个准备吧,只有摸了底,我们才能知道我们如果开发这块地的话要付出多大代价?”司南下终于是定了调子,这就看出来了吧,其实这个调子不是陶成军喊出来的吗?
  “那好,这个没问题,司书记,我看不如这样吧,既然这块地准备要开发了,而且又是在市区,我们要当成一件大事来抓,不如成立一个指挥部吧,或者是领导协调小组,由您来任组长,其他人都是副组长,这样便于协调,用到哪块,那块的领导人负责出面,谁也别想偷懒,这个工程要是做不好,就是我们全体湖州班子无能,怎么样?”邸坤成建议道  。
  “嗯,我看行,这样也就避免了这件事压在某人身上了,出了问题那也是大家的事,我看行,不过呢,大家放心好好干,出了问题还是要找我这个带头的,不会找到你们的,但是话又说回来了,如果大家相互推诿,别怪我到时候打板子”。司南下最后笑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