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153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过了一会,等到唐玲玲有点喘不过气来时,她的小手在丁长生的胸膛上轻轻的捶打着以示抗议,丁长生这才松开了她。
  “你不是来喝酒的吗?还喝不喝了?”

  “美人不是比美酒更容易让人沉醉吗?”说罢又要去捉的小香唇,但是没她巧妙地躲开了。
  “不行,先帮你洗完衣服再说,不然的话就干不了啦”。唐玲玲挣扎着离开了丁长生的怀抱,带走的还有他的衬衣,丁长生就裸着结实的胸膛跟着进了洗手间。
  虽然和丁长生有了那么一回事,但是唐玲玲还像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小女孩一样看到丁长生的半裸身体感到很害羞。
  她知道,他就在身后,她蹲在地上在盆子里洗他的衬衣,而丁长生就站在门口看着她。
  不知道是不是有意,丁长生一进门就发现唐玲玲除了这个吊带背心外,里面并没有穿内衣,开始的时候他还以为她里面真的什么都没穿呢,但是直到她蹲在地上,将自己的裙摆都收起来压在腿弯处时,丁长生才发现,她是穿了丨内丨裤的。

  “你去休息吧,我一会就洗完了”。背后一双眼睛这么盯着你,让谁都会感到不舒服,更何况还是一双这么具有侵略性的眼睛呢?
  “这样看着不好吗?能看到唐部长给男人洗衣服不容易,能多看一会就多看一会”。
  唐玲玲没说话,但是回头看了一眼丁长生,虽然是白眼,可是妩媚的样子让人心里发颤。
  衣服终于洗完了,放进了洗衣机甩干就可以晾起来了,可是当唐玲玲放衣服进洗衣机后,突然感觉到自己被人从身后抱住了。
  她很想回过身来,但是丁长生将她死死压在了洗衣机上,男人和女人的想法绝对不一样,这个时候的女人想着和男人接吻,而男人想的却是尽快的攻城和掠地  。
  裙摆被掀起来,那条薄的不能再薄的布条被随即扯掉,其实也不用扯,那是绑带的,只要在任何一边撤掉绑带,它会自然落下。
  洗衣机在飞快的旋转,但是同时却承认着两个人的重量,不断地战栗,瘫倒,被扶起,再次战栗……
  宽大的浴缸里注满了水,但是随着两个人的进入而漾出了不少水,浴缸旁边的小茶几上摆着两杯红酒,丁长生倚在浴缸的一头,他的怀里是唐玲玲,漂浮在他的上面。
  “喝一杯吗?”丁长生问脸色红润的唐玲玲道。

  “你喝吧,我不想喝了,我已经醉了”。唐玲玲闭着眼,头枕着男人结实的胸膛,一种从未有过的踏实感觉正荡漾着她的心房,恰如此时的浴缸,不能动,只要人一动,就会有水漾出去,可是她心里的甜蜜感却一点都不想漾出去。
  丁长生笑笑,端起酒杯抿了一口,又将酒杯放下,然后伸手拨动唐玲玲的俏脸,使得她正好斜对着自己,一口吻上去,还没等唐玲玲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丁长生嘴里的酒已经灌进了她的檀口。
  “哎呀,你坏,坏死了”。
  “哪里坏死了,你还没见过坏的呢”,伸出两只手,潜在水里,偷偷的捧住了她的丰臀,就好像是在安装一个很简单的零件似得,片刻间就把螺丝和螺帽套在了一起,在唐玲玲的惊呼中完成了一次完美对接。
  “你的事不能就这么等着,等来等去就等黄了,我可能最近要去一趟省里,到时候我去找找印千华部长,问问你的事,你看怎么样?”
  “啊,这样不好吧,你和他很熟吗?要是不熟的话,还不如不去碰这个钉子呢?而且我听说省委书记罗明江对印千华不是很感兴趣,只是他刚刚接任书记,还没有和上面讲条件,我看找印千华不一定是好事”。
  “那照你这么说,省里面找谁合适?找梁文祥更不靠谱,要是梁文祥推荐你,罗明江更不会用你”。丁长生皱眉道。 

  上一次是迷醉,这一次却是清醒的,丁长生和唐玲玲相拥而眠,少不了半夜里又进行了几次友好而深入的交流,直到第二天早晨丁长生醒来,睁开眼居然看到唐玲玲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就醒了,正托着下巴看着他呢。  (.
  “大晚上的你不睡觉,干什么?”
  “看你睡觉也是一种享受”。唐玲玲在丁长生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说道。
  “几点了,我上午还有事呢,不能迟到”。丁长生闭上眼,享受着起床前最后的宁静时光。
  “还不到六点,你有什么事?单位的事还是私事?”唐玲玲向上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这样就把丁长生抱在怀里了,而且这个位置刚刚好,丁长生一张嘴,就把一颗嫣红而坚挺的樱桃吞进了嘴里。
  唐玲玲没有吱声,但是抱住丁长生的手臂却明显加大了劲头,而她的身体发出阵阵战栗。
  “我约了我干妈去看看墓地,我干爹还在殡仪馆的寄存着呢,我想让他尽快入土为安”。丁长生一边含着小樱桃,一边呜呜咽咽的说道。
  “真想让你一辈子就这么含着,太舒服了”。唐玲玲松开了丁长生的头,醉眼迷离的看着丁长生道。
  “你要是想,就叫我,我随叫随到”。丁长生支起腰身,看着通体雪白而又略显风韵的唐玲玲,这个女人还真是不一般,看着外表文文静静的,一般男人还真是满足不了她。
  丁长生知道如果再呆一会肯定出事,急忙起身穿衣服。
  “你刚才说什么?什么入土为安?”唐玲玲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掀开被子的一角问道  。
  丁长生只得又重复了一遍,这一次唐玲玲瞪大了眼睛问道:“这事你怎么不和我说呢,我肯定也得去啊,上午几点?”
  “哦,今天只是去看看墓地,先不下葬,下葬的时候我叫你吧,我干爹本来也没有几个朋友,你算一个吧”。
  “切,说的和亲儿子似得”。唐玲玲白了丁长生一眼说道。
  上午十点,司南下坐在会议室椭圆形会议桌的顶端,看着两边散坐着的一干常委,这是他第一次召集常委会,会议的议题很简单,就是纺织厂那块地的开发问题。
  虽然这块地闲置了十多年了,但是前两任书记都没敢碰这个丨炸丨弹,他本来也不想碰,但是现在看来是不碰不行了,一个是纺织厂外围基本都开发完了,从那些小区俯瞰纺织厂,简直就是城市的一道伤疤。
  这还不是司南下想动这块地的主要原因,主要原因还是罗东秋催的紧,他来拜访自己没多久,但是隔几天一个电话,隔段时间就会打电话问问自己这块地到底想怎么样处理?
  他也是没办法,这才召集常委会讨论。
  但是这个常委会是残缺的,组织部长还没有任命,司南下索性连主持工作的也没有叫来,而市委副书记到现在还没有配齐,军分区司令员羊成群请假了,一下子三个常委缺席,但是这个会还是召开了。

  “召集这个会,很简单,就是想就纺织厂那块地怎么处理,听听大家的意见”。司南下言简意赅的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