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150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哦?陈副主任?你有什么不同意见?”林春晓不知道这小子是什么来路,这个时候说话的都是不怀好意的,就是不知道这不怀好意是冲自己来的还是冲丁长生去的,所以她也是很谨慎,是敌是友难以分辨哪。

  “对于罗香月同志担任开发区办公室主任的的事我是没有意见的,但是张明瑞嘛,是不是太年轻了点,这小伙子办事是不错,但是就是资历少了点,一毕业就是在办公室打杂,我担心他能否胜任这个工作”。陈庆龙装作为开发区前途命运考虑的样子说道。
  林春晓心里一阵惊喜,她刚才还以为丁长生已经把开发区经营的铁板一块,就罗香月和自己一起的呢,看来也不是这样嘛。
  但是虽然陈庆龙这么说,自己却是不能同意陈庆龙的话,这是一场交易,自己现在不能坏了规矩,可是陈庆龙既然这么说,自己要是不借题发挥一下,岂不是辜负了陈庆龙的一番美意,即便是不能将张明瑞撤下,但是恶心一下丁长生也是很有趣的。
  “丁主任,你怎么认为?我对张明瑞不太了解,不知道陈副主任说的是不是有点道理?”林春晓又把皮球踢到了丁长生那里。
  丁长生此时依然在描绘自己笔记本上的那两个字,根本没将陈庆龙的话当回事,这是对陈庆龙最大的漠视,陈庆龙此时气的手都有点哆嗦,世界上最气人的就是你想气某个人时人家根本不生气,这是最悲哀的。
  “陈副主任,既然你也是副主任,你说张明瑞不适合干这个副主任,那么你来做这个副主任吧,反正都是副主任,对吧,我会向市里推荐你的,你不做这个办公室副主任,我这个主任也就不做了,好不好?”丁长生笑眯眯的问陈庆龙道。
  “你……”
  “你什么你,没脸没皮的东西,不记得自己吃几碗干饭了,锅里碗里都有你,你要是实在干腻歪了,自己滚出开发区,没人会拦你”。丁长生面色阴冷的说道。 

  丁长生如此突然的发飙,不但是陈庆龙被抢白的无地之容,就连林春晓和罗香月都是面面相觑,这还是干部说的话,即便是陈庆龙说的不对,那不能进行人身攻击啊。
  “林书记,你看看这,你看看他……”
  “你给我闭嘴,这里没你说话的份,你的事我待会再和你算账,现在没工夫搭理你,林书记,现在说说刚才开会的事,我想问问,就是这十个亿的招商引资目标我不是在司书记办公室和你说了嘛,你在会上提出这个假设那个假设的是什么意思?”丁长生白了陈庆龙一眼,不再看他,而是看向了林春晓。
  他刚才不说话不代表他心里没数,你林春晓首鼠两端,我们私下里都说好了的事,你拿到大会上说这个事,还质疑这个计划的制定就是一个随机性的,说的再难听点是哗众取宠性的,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不能为了树立你的权威来打击我的权威吧。
  所以,有些事可以忍,但是有些事不能忍,丁长生没在大会上和她呛呛已经算是给足了面子,而且,他已经让罗香月给她带话了,相信罗香月不可能不带这个话,可是她依然是咄咄逼人,这让本来这段时间火气很大的丁长生终于是忍无可忍了。

  “我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让大家都明白时间的紧迫性,让大家都赶紧完成自己的目标,事情就这么简单啊,这个目标是一年制定一回吧,我们总不能看着完不成了半路修改吧?”林春晓简直要被气笑了,摊开双手问道。
  “林书记,我希望这样的事以后不要发生了,因为你还不了解湖州开发区的工作,等你了解了我们再谈吧,我还有事,先走了,因为我们开发区的经费很紧张,所以给你接风的事我看就免了吧,想来你看到开发区现在这个样子你也吃不下去”  。丁长生说完夹起本子离开了。
  但是其他人却没动,因为林春晓是书记,书记还没说散会呢。
  “胡副主任,丁主任说我不了解开发区的工作,他这是什么意思?”林春晓并没有因为丁长生走了而发飙,好像是走了就走了,没什么了不起的。
  林春晓暗暗在想,唉,这开发区以后还真是不好混了,个个都是高手啊,杀人不见血,忍耐力也是超强啊。
  “我想他说的应该是这十个亿的招商引资问题吧,这里和其他地方不一样,我们虽然定了这个目标,但是并没有分配到个人头上,一直都是丁主任自己再跑,那一千万的投资也是丁主任跑来的,好像最近还在跑其他项目,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胡佳佳说了个一知半解,但是主要的林春晓是听清楚了。
  怪不得自己在开会时讲到这十个亿还有多少没有完成时,大部分人都显得无动于衷呢,看来这不关他们的事,所以谁都不当回事。
  可是如果现在自己再把这十亿的项目分配下去,那么自己别说建立威信了,大家不骂死自己就算是不错了。
  这个丁长生,简直是太可恶了,林春晓沉吟道。

  对于丁长生这样的工作风格,胡佳佳是渐渐习惯了,但是罗香月和林春晓离开丁长生太久了,丁长生这几年的变化很大,所以一时间林春晓和罗香月都感到丁长生太陌生了。
  丁长生站在窗前,深深的抽了一支烟,因为抽的太厉害,呛得咳嗽起来。
  “不能抽就不要抽嘛,装什么男人?”胡佳佳用手扇着烟味,在丁长生的身后说道。
  “什么叫装男人,你要不要试试,看看我是不是真的男人?”丁长生转过脸笑道,他就是这么一个人,即便是遇到再艰难的事,都不能让这些事影响自己的心情,否则就什么都干不成了。

  “你实在是不该这个时候撕开脸,这对你很不利”。胡佳佳没理会丁长生的疯言疯语,径直说道。
  “无所谓,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现在这个社会,到哪里不能讨碗饭吃?”丁长生无所谓的说道。
  “唉,你还是这个臭脾气,就不能忍一时风平浪静,有些事说不说和做不做都是一样的,你何必认真呢?”胡佳佳坐在椅子上,平静的说道  。
  丁长生没言语,抓起桌子上的车钥匙拉开门出去了,毫不理会胡佳佳在他背后关心的目光。
  之所以不看,是因为丁长生知道,以后的开发区将结束了春秋时期的温和发展,将彻底迎来战国时代,胡佳佳虽然看似是在帮着自己,但是这个女人心里的小九九他很清楚,所以,这些女人,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现在去找唐玲玲喝酒明显太早,已经好几天不曾去看杨晓了,正好路过一家卖墓地的公司,丁长生想起顾青山的骨灰还在殡仪馆寄存着呢,杨晓不找自己,那是因为不想再麻烦自己,但是自己不能不去想这些事。
  “先生,来看墓地吗?是家里老人用还是投资?”一个中年秃顶男人见丁长生进门,迎上去问道。
  “是家里老人用,不知道你们的墓地在哪里?”丁长生不想找一个很远的地方,逢年过节祭奠都是很麻烦的事。
  “很近,就在北山上,我们的墓地主要是风水好,在面南的山坡上,而下面就是骡马河从下面经过,流入骆马湖,背靠有靠山,前面有财运,这是相当好的墓地位置了”。

  “哦,那可以使用多少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