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42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嘿嘿”一笑:“那是自信。”
  宁俊琦道:“别瞎扯了。对了,你再仔细看看,有没有贵重物品丢失,比如钱呀什么的。”
  “应该没有什么东西了。至于钱那更不可能,我现在衣服兜都快掏漏了,哪还有钱放屋里?”楚天齐摇头道。
  “哦,那就好。”宁俊琦点点头,然后露出了调皮的表情,“就没有私房钱什么的?比如村领导或是企业给你上的‘供’。”
  楚天齐先是楞了一下,及至看到她的表情,明白她在逗自己,就夸张的道:“苍天可鉴,鄙人除了两袖清风外,就是一颗为国为民的拳拳之心。吾自信兜比脸还干净也。”
  宁俊琦一撇嘴:“得了吧,快把自己说成于成龙了。你的兜比脸还干净,只能说明你不攒钱,都被你花天酒地挥霍了。”

  虽然嘴上这么损楚天齐,但宁俊琦心里明白,楚天齐的话虽然夸张了一点,但却是事实。他挣的那些工资全都贴补家用了,哪还有闲钱装在身上。只要一出差,他必然先到财务支费用。当然了,他报帐归款特别及时,而且即使没有消费到规定额度,他也不会像有些人那样找一些票凑数,而是实报实销。
  楚天齐当然明白宁俊琦在和自己开玩笑,但却也在心里暗暗警示自己:一定要做一个清官。还好,自己一直廉洁奉公、不贪不占不收,否则,这次可能就真会被贼给揪出罪证了。
  见楚天齐没有答话,像是在思考什么,宁俊琦便说道:“我知道你不会有灰色收入,所以接到汇报后,立刻指示要主任报了警。”
  楚天齐问道:“你就不担心,拔*出萝卜带出泥吗?”
  宁俊琦回答的很干脆:“有什么好担心的?以我对你的了解,你当然不会犯那些错误。如果是我走眼了,那就全当是一个教训,怪我认不得狼和狈。你会有什么后果,也是咎由自取。”

  “怎么听你说的这么绝情?”楚天齐叹气道。
  宁俊琦振振有词:“跟贪腐分子还讲什么客气?我岂能与这样的人同流合污?岂能手下留情。”她看楚天齐被自己挤兑的有些可怜,又急忙说道,“这只是假设,我明明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是逗你玩的。”
  楚天齐马上换了笑脸:“因为我不是你说的那类人,所以从你说的话里,听出了另外一层意思。你要与我这样的清廉之士同流合……不污,还要对我留情,对不对?”
  “对你个大头鬼。”宁俊琦抄起一本书扔了过去,说道,“快走吧,讨厌死了。”
  楚天齐刚要还言,宁俊琦用手一指门口,说道:“门在那边。”楚天齐只得悻悻的走了出去。
  回到办公室后,满屋狼藉依旧,楚天齐只得弯下腰来慢慢整理。不一会儿,正好杨大庆来汇报工作,就帮着楚天齐一起收拾起来。
  楚天齐办公室进贼这件事,又给闲来无事的人提供了谈资。说什么的人都有,有冷静分析的,也有幸灾乐祸的,还有胡乱猜测的。

  乡计划生育办公室里,三个妇女又开始点评了:
  “你说乡里是怎么了?有连着培训的,还有遭贼的。”
  “谁说不是?这还没几天,又有了新闻。是不是有什么说法?”
  “能有什么说法?别迷信了。”
  “不是我迷信,你们忘了?几个月前刚被纪委调查,现在又倒遭了贼。”
  “那能说明什么?上次纪委负责调查的人,不是很快就倒霉了嘛!这次说不定还会有人倒霉呢。”
  “这叫天妒英才,人家干出成绩了,就有人眼红,就开始给使坏。”
  “听你的口气,好像对他还挺了解的,不会你和他有什么特殊关系吗?”

  “我倒是想呢,可人家也得愿意呀,人家要能力有能力,要学历有学历,要相貌有相貌。咱就是倒贴人家也不成呀。”
  “听听,看把她急的,要不哪天你去试试?”
  “去你的吧,人家并不缺这个。你没见他经常往二号首长办公室跑吗?听说晚上也常去,谁知道他回没回屋睡觉。”
  “我也听说了。我看那个招商的女的和他也不清不白的。”
  “别瞎说了,那个女的旁边可是成天跟着一个呢。”
  “那也就是个‘尾巴’,太青涩,哪能讨女人喜欢?”
  “你说他也够乱的,乡里有两个,还和省里记者勾勾搭搭,听说那个药业公司的女孩还是他的小师妹,师哥师妹,听着就有事。”
  “你别瞎操心了,人家未婚,那些人也未嫁,这是正常恋爱。追的女孩多,说明人家有魅力。”
  “怎么你就这么护着他?不会真想倒贴去吧?哈哈……”

  “闭上你的臭*,我看是你想了,骚的厉害了。”
  “行了,行了,别扯这没用的。你们说为什么会有贼进去?”
  “偷东西呗。”
  “我可听说了,人家什么都没丢,就少了半盒烟。”

  “说什么你都信,我才不信呢。你没听说?好多当官的丢了东西都不敢报案,就怕引出见不得光的东西。”
  “我相信他说的是真话,人家现在前途大好,怎么会犯低级错误。再说了,你就看人家给老百姓办的那些事,也不像是你说的那种人。”
  “这可说不定,知人知面不知心。”
  “我不赞同你们的观点,我觉得是权力斗争。”
  “你扯吧,进个贼还扯上权力斗争了?”
  “就是,还好你没说成是间谍干的。”

  “你们别不信,我这是有依据的。听说那个传言了吗?”
  “哪个传言?”
  “就是那个人要去县里的事。”
  “哦,那个事呀,听说了。我还听说,一把走了后,二把可能会升成一,三把也可能变成二。”

  “他也不是三把呀?他前面还有副书记呢,其他的丨党丨委委员也比他资格老。”
  “那个副书记就是个摆设,只拿工资不干活。其他的那几位有哪个能和人家的能力相比,又有哪个比他有实权?人家就是事实上的三把手,连二把的家都能当多半个。”
  “这不就对了嘛!有人也谋着二和一呢,所以就派人进去找一些把柄,好把三把先干掉。”
  “谋着的人多了去了,为什么就非得先干掉三把?”

  “明摆着呀,三把这两年做出的成绩有目共睹,恐怕是好多当官的五、六年也干不成这样。他又是近水楼台,当然竞争力就更不容忽视了。”
  “那按你的说法,也可能不是本乡的人干的了?”
  “有可能。”
  “那怎么能够明确知道他什么时候不在呢?”
  “这有什么,乡里有内应呗。”

  “内鬼?”
  “听你们这么一说,还真像谍战剧了。不会我们屋里也有监听设备吧?”
  “应该不会。”
  “那也说不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