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374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7-15 21:38:00
  ———————更新线———————
  我不禁怔住。细细思量,又似乎确是如此。心中不免有些小小怅惘。
  三叔笑道:“弘道这孩子,太老实。老实人不笨,就是容易把人都想的太好,难以防人坏。”
  明瑶也笑道:“三叔您这话的意思是我不老实么?”

  三叔道:“你岂止是不老实,你是太狡猾了。”
  众人听了都不禁莞尔。
  我跟着笑了一阵,忽然想到木赐和丁阿娇他们,也不知道他们现今怎么样了,但愿平平安安。
  还有那何卫红,思量起来便是一声叹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但愿她以后也好好的吧,别再因一己之私,做些不近情理的坏事。
  又想到罗小锦和蒋明玉,心中暗思这两人要是大咧咧的出去,恐怕会被五大队逮个正着……不过,这两人的性子实在是太差,从不念人好,只知念人恶,揪住一点一辈子不放,没有罗经汇包容她们,还不知道要闯出多大的祸害。若是被五大队拿住,吃一番苦头,说不定还能收敛些,那倒不失是桩好事。
  我们钻出赌城时,外面天色正晚,夜色昏沉,环望人间,恍若隔世。
  众人感慨了片刻,结伴寻小路僻径而行,直到出了开封城,走到分岔路上,墨守成夫妇便来告辞,与我们分道而去。
  剩下我们这一帮人,几乎可算作是一家人,本该喜庆,可六爷爷身死,众人都不免怅惘,也无心说笑,贪着月色星辰明亮,又爱秋风凉爽,只顾走路,哪里会觉得困顿?
  日期:2016-07-15 21:38:00
  不多时,众人便过了朱仙镇,又渐渐行至尉氏,再向前不远处便是许昌境内,距离陈家村是越来越近了。

  正走之间,路下忽然蹿出来一道黑影,无声无息,拦住了众人去路,倒吓我一跳。
  借着月光仔细看时,却是个农人打扮的老汉,满脸焦急道:“老乡们,快来搭把手,捞个人吧!那边儿有人掉进坑塘里了!”
  我吃了一惊,随即心中起疑,大半夜的怎么会有人掉坑塘里?便问道:“在哪儿?!”
  那老汉道:“快跟我走!”
  我回顾爷爷、老爹、叔父他们,爷爷面色无异,老爹也神色如常,姥爷和二爷爷都稍稍冷笑,三叔面无表情,陈汉名、陈汉礼、蒋赫地都不吭声,只有叔父和明瑶上下打量那老汉,叔父问道:“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哪儿有坑塘?”
  那老汉道:“快跟我来,去了就瞅见了!”

  明瑶道:“你大半夜不睡觉,来坑塘边上晃悠什么?又是什么人怎么掉进去的?”
  那老汉急道:“你们咋真啰嗦?!人都要死里头了!快快!人命关天!”
  我虽然觉得有些不大对劲儿,但还是忍不住怕有万一,便道:“你前面带路,我们去看看。”
  那老汉便快步走在前面,我跟在他后头,明瑶正要随我一道,爷爷却说:“明瑶,让弘道自己过去看看,咱们在这里等着吧。”
  明瑶迟疑道:“中……”
  众人便都驻足,我只好自己随那老汉去。
  日期:2016-07-15 21:39:00

  路上,我越想越觉得哪里不对,偷眼打量那老汉,在月下倒也有影子。
  我心中暗想:“这个老汉如果有问题,爷爷和老爹应该能看得出来,那就不会叫我跟过来了。”想到此处,我又心安理得。
  走了几步,看见前面果然有一处大坑塘,周围还有栅栏,但中间破损了个口子,还未及近,便感觉有寒意袭来,环顾四周空旷,暗风乱起,冷飕飕的,激的人直起鸡皮疙瘩。
  再近些,便看见那坑塘极深,我心中打鼓,忖道:寻常的人要是掉进去,多半是死定了!
  便问那老汉道:“人呢?”
  那老汉伸手指着坑塘下面,道:“那不是?”
  我低头一看,见坑塘深处两点亮光,像暗处的狼眼一般,邪恶狞毒,我暗叫一声:“不好!”

  急转身要走,周遭忽腾起一阵大风,其中影影绰绰,隐隐约约像是有无数个人聚拢过来,都藏在风里,看不清楚模样,只是阴气森森,吹得我双目离迷,身子一阵趔趄,几乎跌入那坑塘中!
  日期:2016-07-15 21:39:00
  我急吸一口气,使个“雷公印”身法,把双脚牢牢钉在地上,然后眯缝着觑看。
  周围阴风越发的紧,我挥动双手,“太虚掌”一掌接着一掌拍出,鬼哭狼嚎之声渐渐消散,阴风也慢慢止住。我收了掌力,再去看那老汉,已经不知所踪。
  就在此时,坑塘底下忽然一道黑芒扫上来,缠向我的脖子,我拔地而起,腾空后翻,腰上倏的一紧,早有一股大力拽着我往下坠去!

  我气贯双足,默运身功,“雷公印”施展起来,落地生根,恰立在坑塘边上,再往前一点,便就跌落下去了。心中不禁暗呼侥幸。
  我低头看时,腰上缠着的竟是一束头发,腥臭扑鼻,另一端就在坑塘中,那两点亮光,越发的诡异可怖!
  我伸手去抓那头发,只觉滑腻粘湿,恶心至极!又滑溜溜的无法受力,只能作罢。但听坑塘中那两点亮光处,“嗬嗬”的怪响,声如牛嚎,在黑夜中既难听又骇人,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怪物。
  那头发缠的越来越紧,我一边运气抵抗,一边暗想如此下去不是办法,又盼着爷爷、老爹、叔父他们快些过来。但左右不闻人声,暗忖不可坐以待毙,便想,既然那怪物想把我拉下去,那我便把它拉上来,看看它的面目!

  我将气力一半凝在腰上,一半齐聚在右脚,仍使“雷公印”,左脚却抬起来,以腰部发力,奋力往前跨出一步!
  日期:2016-07-15 21:41:00
  左脚落地时,右脚气力松懈,转而凝聚在左脚,也是“雷公印”之功,右脚再抬起来,仍旧是腰上用力,奋力往前跨出一步!
  如此这般,左右脚轮换,渐渐已经往前走出十多步远,那缠在我腰间的头发仍然没有松掉,坑塘中“嗬嗬”的叫声却更加凄厉。我心中暗忖:“这么大的动静,爷爷和老爹他们应该都能听得见,怎么还不过来瞧瞧?”
  待得又往前面跨了几步,便觉那头发往后脱拽的力量小了许多,但仍是不松。
  “雷公印”是六相全功身功步法一路,与“纵扶摇”不同,“纵扶摇”是闪转腾挪之法,讲究的是轻灵迅捷,奇妙诡谲,而“雷公印”则是立足稳重之法,讲究的便是下脚犹如泰山压顶,落地则纹丝不动,脚下生根,身如磐石!之所以取名是“雷公印”,便是因为上古大地之上有巨型脚印,极其深阔,传说为天上雷公所踩,以示神力。此功也以此而得名。

  我以“雷公印”功法,端的是一步一个大脚印,生生走出五六丈远,扭头看时,只见坑塘边趴着一个似人非人的怪,那两点亮光,正是从此怪眼中所发。
  “弘道哥!”身后忽然传来明瑶的叫声,我扭头看时,只见爷爷、老爹、叔父、二爷爷、姥爷、三叔等人都正朝着我这边走来,而明瑶快步走在众人的最前面,问我道:“你在干什么呢?!”
  二爷爷笑道:“你们快看弘道腰上拖了个什么东西?”
  姥爷道:“弘道这是想要改行去做拉纤的了?”

  我哭笑不得,道:“这是我从坑塘里拉出的,他想把我拽下去,你们快过来看看是个什么东西?”
  众人正要赶来,缠在我腰上的那束头发忽然自行松了,趴在坑塘边上的那怪,扭头就要往坑塘下爬去。
  日期:2016-07-15 22:06:00
  ———————下回分解线———————
  刚看到上面有位读者对我表达不满,言辞锋锐,声称我刻意抹黑政府,而且有左右舆论之倾向。这罪名太大,担不起啊。

  申明一点:屁股决定脑袋,坐在什么位置上,就考虑什么位置上的问题。五大队所处的位置决定了他们必须那么做。弘道所处的位置,也决定了弘道会那么想,就像江湖和庙堂,注定是互不相容的两个世界,这很简单的道理吧?如果我是许丹阳,我也会那么做,难道还有更好的法子?
  许丹阳身为五大队总首领,杀伐果断,赏罚分明,看到人才想引为己用,看到敌人,想斩尽杀绝,作为一个政治人物来说,他没有什么错,我也没有抹黑他吧?
  袁重山身为五大队相部大首领,为人正直,虽然迂腐,却重信重义,难道这么写,也是抹黑政府?
  计千谋行事缜密,做事虽然自私,但也是常人应有的心性,可算是中常人,雷永济为人刚正,以身殉职,脾气虽差,但也算是中平人物,只有薛笙白性格稍微令人生厌些,可也有可敬之处。我就纳闷了,怎么写才不算是抹黑政府?难道五大队的人个个都写成是圣人,只能歌功颂德,不能写其偏私才算是不抹黑?
  此外,说我是河南人,我本来就是河南人,我所有的书上作者简介,全都要注明我是河南许昌人,那怎么了?我河南山有嵩、云、太行、王屋、伏牛,水有黄、淮、颍、济、洛!黄帝之乡,老庄故里!夏、商、周、汉、五代、宋鼎基之地,隋、唐东都繁华举世无双!兵圣鬼谷子、法圣韩非子、谋圣张良、智圣陈平、画圣吴道子、酒圣杜康、诗圣杜甫、医圣张仲景、商圣范蠡、武圣岳飞……圣贤辈出,国士无双!八大古都独占其四,历代名人全国称魁!是河南人怎么了?全国一多半的姓氏都起源于河南,没准你的祖先也是河南人,离开了故土,就说老家不好么?真真是数典忘祖,不知其可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