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142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着躺在自己怀里的宇文灵芝,身无寸缕,白皙的皮肤连血管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尤其是两座肉丘上的血管更是密集的很,而且身上也并无多少赘肉。
  丁长生明白,即便是自己不答应宇文灵芝的要求,宇文灵芝也会寻找其他人代替自己,而且宇文灵芝不单单是有家族殷实的经济做后盾,其实宇文灵芝本身就是一个极大的筹码,任何人在这个女人面前都会败下阵来,当然,首先是她看得上的男人。
  她伸手抚摸着丁长生结实的胸膛,不得不说,丁长生的身材保持的也不错,虽然做了领导,不愁吃喝,但是他的腹部的六块肌肉从来都是经纬分明,宇文灵芝的用食指在他肌肉间的缝隙里划着道道,而且还时不时的伸出丁香小舌舔弄着丁长生的胸前的突起。 

  "我晚上还有事呢,要回去"  。丁长生起身将烟头摁死在烟灰缸里。
  "可是,我还没要够呢,你很久没去我那里了,我们好容易出来一次,就呆一天呗"。宇文灵芝没起身,趴在床上,用手支着下巴撒娇道。
  "哼,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我既然答应了你要做的事,就会去做,不过,不但是现在,就算是将来,我也希望你不要干涉我的事,明白吗?要不然我们就没法合作了"。丁长生坐下来套上裤头,又开始穿裤子。
  宇文灵芝不再吱声了,但是行动起来更加的要命。
  看着丁长生的背影,她从床上爬起来,从他的背后抱住他,然后伸出丁香小舌在他的背上开始耕耘,从上到下,从左到右,丁长生能感觉到她的丁香小舌所过之处都是一片清凉,有好几次他都把握不住自己,想要转身将这个女人压在身下,但是冥冥之中有一种意志力让他摆脱宇文灵芝的束缚,站了起来。
  宇文灵芝一愣,瞬间就明白,这个男人还真是不好控制,如果是面对面,自己有把握用自己的眼睛诱惑他再次躺下来,但是这一次,自己失算了,太相信自己身体某个器官的人,注定是要失败的,因为你那只是你自己的一个器官,但是你面对的却是一个人,完整的人。

  "给你十分钟时间,再不走,你自己回湖州吧"。丁长生说完就进了洗手间,十分钟出来后发现,宇文灵芝打扮的整整齐齐的坐在椅子上等着他呢。
  天色慢慢黑下来,丁长生的车在前,杜山魁的车跟在后面,远远地,看着是否有人跟踪丁长生。
  "你准备怎么做?"宇文灵芝打破了车厢里的沉闷,问道。
  "既然准备开战,就要先摸清对手的底细,像他那样的人,一般人是不会知道他的底细的,所以,过段时间我要亲自去一趟北原,祁家的案子在北原翻不了天,这件事我还得回去好好想想,咨询一下律师,看看从哪里突破比较好"。
  "这要多长时间?"宇文灵芝很赞成丁长生的话,但是时间仍然是她最关心的。
  "不知道,可能会很快,但是,也可能会无限长,而且这件事一旦启动,风险将会全部压到我这里来,我现在还没有想好该怎么应对,或许我该去一趟省里了,这是上边的事,我们要做的只是点燃导火线,其他的,我们决定不了,而且你也不要妄想祁凤竹的案子能很快反过来,我的预想是能把你从阴影里拉出来,这就算是不错了"  。丁长生斟酌着说道。
  的确,如果想让祁凤竹的案子翻盘,难度很大,因为这个案子经过了中北省高院的审理,那么要是错了,就要推翻中北省高院的判决,可是推翻这个判决,难度之大可想而知,要么是最高院启动再审,改判中北省高院的判决,要么是中北省高院自己发现错误,启动审判监督程序,这两个可能性难度都很大。

  尤其是要中北省自己纠正自己的错误,在林一道在中北省任职期间想都不要想,不可能的。
  "可是,如果是不能将这个案子完全翻盘的话,祁凤竹有可能死在里面,再也出不来了"。宇文灵芝悲伤的说道。
  虽然丁长生听到这话有点醋意,但是细细一想,一日夫妻百日恩,如果宇文灵芝根本不在乎祁凤竹的死活,那么这样的女人该有多可怕,毕竟那是自己孩子的父亲,所以丁长生也只是酸了一下就释然了。
  "看看吧,我已经安排人去了西海监狱,如果顺利的话,有可能很快见到祁凤竹,我想你还是尽快想一个能让祁凤竹信任他的信物或者是话,看看能不能把海外那些钱的密码和账号告诉我的人,到时候好将钱转移到内陆来,我已经替你找好渠道了"。丁长生说道。
  "是吗?那太好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在国内的钱是不是也可以通过这个渠道转移过来?"

  "怕是不行,他那个公司是在香港上市的,国外的资金进入香港通过股市可以回来,但是国内的就不能通过这个渠道了,不过建立一个公司实在是太麻烦,我建议你们直接收购一个中南省的上市公司,不要太好,只要过去的去就行"。丁长生道。
  "嗯,这件事我回去好好想想,再和闫培功商量一下再说吧"。
  "闫培功这个人怎么样?可靠吗?"丁长生想起来什么似得,问道。
  "可靠,他是我们家族好几代人的家人,而且宇文家其他枝有的是闫家的亲戚,应该是没问题的"。宇文灵芝斩钉截铁的说道。 
  两个胖嘟嘟的小男孩躺在婴儿车厘,嘟着嘴,睡得正香甜。()赵庆虎看着这一对孩子,心里真是打翻了五味瓶。

  这就是自己的孩子,虽然顶着孙子的名,但是这却实实在在是自己的孩子,这一点躺在病床上的何晴和自己都是心知肚明,心里欣喜的很,但是很快自己就想咳嗽,于是不得不跑到了病房外面去咳嗽。
  何红安夫妇看着孩子,再看向自己的女儿,已经好久一年多没有见到自己的孩子了,此时他们好想抱头痛哭一场,但是双方心里都明白,现在还不能,还不到时候。
  虽然何红安的媳妇哭哭咧咧的,但是何红安一滴泪都没掉,他看向何晴,轻轻的点点头,而何晴也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恭喜啊,一对宝贝,真是羡慕死了"。徐娇娇在她身边说道。

  "我也谢谢你,要不是你陪我,我怕是活不到今天,行了,孩子没事,我也没事,你快回家看看吧"。何晴这个时候倒是挺开通了。
  赵庆虎在走廊上咳嗽着,但是过了一会,发现自己的鼻子又开始流鼻血了,看着洗手间镜子里的自己,赵庆虎终于觉得,自己好像是真的病了。
  顾不上病房里的孩子与何晴,他去找了给何晴人工受精的林东强,但是他是妇科大夫,不是看这种病的人,所以建议他去挂号看看血液科是不是有问题。
  丁长生将宇文灵芝送回她家里,然后去医院接了徐娇娇。

  从上车徐娇娇就没闲着,好像是有说不完的话,嘚吧嘚吧的说个没完,丁长生一句话没插,只是笑眯眯的听着,看来这段时间把她憋坏了,直到徐娇娇说,赵庆虎好像是病了时,丁长生的警觉才被唤醒  。
  "你是说赵庆虎病了?什么病?"丁长生问道。
  "我又不是大夫我怎么知道,不过就是咳嗽,对了,还流鼻血了呢"。徐娇娇补充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