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141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或许是解决了一个埋藏心头的大问题,所以她显得颇为主动,不停地回过头来向丁长生索吻,但是丁长生每次都是用手粗暴的将她的头摁像窗外,一个吻都没有给她。

  因为丁长生的粗暴进攻,她的高跟鞋在地上不停地挪动,她虽然知道他要干什么,所以一直都在积极地配合着他,可是这种配合适得其反,非但是没有得到丁长生的奖励,换来的反而是丁长生挥起的大巴掌,一巴掌下去,留在她白皙臀部的就是五个红色的手指印。
  开始的时候宇文灵芝没有感觉,但是随着这种鞭策变本加厉时,她感受到的不是屈辱和疼痛,而是痛快和刺激,于是她扭动的更加厉害,丁长生下手也越来越厉害。 
  她是一个熟透了的女人,一个肥嫩多汁的女人。 
  她知道如何让一个男人满意,知道如何让一个男人离不开自己,所以有时候不单单是逆来顺受的服从,还有适时的反抗,比如现在,她扭动着自己的香臀表示抗议。
  可是换来的却是加倍的惩罚,这就是女人的智慧。
  当她感到自己后面一脸冰凉时,火热也随之而来,而且当她像狗一样被迫趴在窗台上时,她感觉到了一种痛苦的疼痛,因为,那个男人的进攻突破了错误的方向。

  "你,哎呦,错了,错了……"宇文灵芝不敢再扭动自己的身体,因为越是扭动,自己就越疼痛。
  "这是给你的惊喜,别动,好好享受"。丁长生在她耳边,咬着她的耳垂,小声说道。
  宇文灵芝听到丁长生如此说,差点昏死过去,但是也只能是趴在窗台上,慢慢的减轻着这第一次带来的不适感。
  何晴的痛苦和宇文灵芝相比,宇文灵芝简直就是在享受了,因为此时的何晴,被推进了手术室,阵阵腹痛让她感觉到自己整个人都有点眩晕,可是她还在咬牙坚持着,因为宝宝可能随时都会降临。
  手术室外,何红安和赵庆虎都在等待着,但是赵庆虎身体好像是有点不健康,脸色煞白,而且还在不停的咳嗽。

  "赵总,没事吧?"何红安的心理和明镜似得,心里的得意仿佛是要冲破自己的心房喷薄而出,但是他没有,他是一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多年稳稳的坐在行长的位置上。
  "没事,可能是有点感冒了,挺挺就过去了"  。赵庆虎说道。
  趁大家的注意力都在手术室的时候,徐娇娇偷偷跑到医院的洗漱间里给丁长生打了个电话。
  此时丁长生刚刚结束了窗台前的风景观赏,此时正仰面躺在大床上闭目享受着身上美丽妇人的自我救赎呢,睁开眼就是一具丰满且充满诱惑的躯体正在不停地运动,好像是要从身下男人的躯体里汲取足够多的营养。

  "喂,怎么了?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了?"丁长生向宇文灵芝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接通了徐娇娇的电话。
  "怎么不能给你打电话啊,我过的什么日子你不知道啊,在哪呢,过来接我"。徐娇娇非常不满丁长生的态度,自己的清白身子给了这个混蛋,而且还冒着那么大的风险帮他搞定了银行卡的事,到现在居然什么表示都没有了,这是耍猴呢?
  "现在过不起,可能要晚点了,我现在在白山呢,出差,晚上好吧,晚上我请你吃饭,你还要回家一趟吗?"丁长生问道。
  "你说呢,我听你的,你让我回,我就回,你要是不让我回,我就……"
  "你就什么啊?说啊你倒是?"丁长生笑着伸出手,抓住宇文灵芝丰丘上的一个凸点,小心翼翼的用手指捻搓着,宇文灵芝抬起手捂住自己的嘴,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叫出声音来,这个男人太坏了,居然这么折磨自己,而此时她的身体对这一挑逗做出了最真实的回应,丁长生也感觉到下面一紧,宇文灵芝开始颤抖。
  "长生,我想你了,你想我没?"
  "你说呢?我当然想你了,现在就想见到你,把你,把你……"丁长生故意这么说,但是就是不说把她怎么样,徐娇娇躲在厕所的格子间里, 一边听着丁长生挑逗的语言,一边听外面的动静,生怕自己打电话被人听见。
  "那我不回家了,我去别墅那里等你,你快点回来啊"。徐娇娇说完就挂了电话,此时她的心早就到了别墅了,每当回想起和丁长生两人在别墅里胡天胡地的场面,她的心就禁不住的加速。
  可是此时何晴还没有做手术,此时何晴的妈妈倒是来了,但是自己这个时候要走也不太合适,反正丁长生也没有回来呢,自己就再等一会吧  。
  "赵总,有件事我们可以商量一下吗?"何红安看到赵庆虎咳嗽的厉害,越是这个时候,他越是想让赵庆虎说话。
  "咳咳咳,你,你说,什么事?"赵庆虎咳嗽的脸开始变得红润,但是却和正常人的红润不一样。
  "何晴生完孩子,我想接她到家里坐月子,你看行不行?"何红安问道。

  "不不,不行,我已经请了三个月嫂,她们会照顾她的,就不要麻烦你们两口子了,你们年纪都大了,咳咳咳咳,而且,还是两个孩子,你们人少照顾不过来的"。赵庆虎一边咳嗽一边说道。
  "可是,我们家也可以请保姆的,我们……咦,赵总,你,你流鼻血了,这,怎么回事啊?"何红安说着赶紧翻口袋找纸巾。
  此时赵庆虎也觉察到自己好像是流鼻涕了,但是没想到的流出来的居然是鼻血,赶紧用一根手指堵住了鼻孔,可是鼻孔里好像还在不停地流鼻血,于是他赶紧跑向了洗手间。
  按道理来说何红安该跟过去,可是何红安一直都站着没动,看看赵庆虎的背影,又看看手术室,心里在默默念叨,何晴,我的孩子,你等着吧,为你报仇的时候就要到了。
  "老何,怎么办啊?这个狗东西还是不同意女儿回家坐月子,他们家连个女人都没有,怎么伺候晴儿坐月子啊?"
  "等等吧,他说不行就不行了,我看,这事由不得他了"。何红安淡淡的说道。
  "你,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何红安的老婆问道。
  "好了,这不关你的事,你还是好好伺候女儿,到时候我会把孩子接到家里去的,这你就放心吧"。
  "可是,那个姓赵的不是不同意吗?"

  "你不用管了,待会生了孩子,你就回家收拾一下房间,迎接孩子回家,你就安心在家里做你的外婆就是了"。何红安安慰着自己的老婆,但是他老婆好像是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可是这个时候赵庆虎洗了把脸走了过来,何红安就住口不说话了。 
  丁长生斜倚在床头上,朝着桌子努了努嘴,宇文灵芝欠起身,拿过来烟和打火机,抽出一根放进自己嘴里,然后点着抽了一口。
  "咳咳咳……"宇文灵芝显然是没有抽过烟,很可能这是第一次抽烟,所以呛得极具咳嗽起来。
  "真是不知道这烟有什么好抽的,呛死我了"。宇文灵芝说着将点着的烟放进了丁长生的嘴里。
  "烟是男人的东西,不适合你们女人"。丁长生狠狠的抽了一口,吐出一个大大的眼圈。
  "我们今晚还回去吗?"宇文灵芝当然是听到了刚才有个女人在给丁长生打电话,而且丁长生也说了要今晚回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