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138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嗯,看来你是对这个项目真的上心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这样吧,我会尽快给你个答复,要是这个项目市里决定操作的话,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你看怎么样?"
  "那好,司书记,那我就等你好消息了,对了,我爸爸说,你要是有时间的话,就到江都去一趟,可能他想最近下来湖州调研一下"。罗东秋最后说道。
  "哦,是吗,那我明天就到省里向罗书记汇报工作"  。司南下听到罗东秋这么说,看来罗明江是真的想到下面走走了,石爱国在的时候,一直都在等着梁文祥到湖州来打打气,但是梁文祥一直没有来,现在罗明江居然提出来要到下面看看,看来省里对湖州的看法可能改变了。
  这些事丁长生自然是不知道的,但是这些事还真是瞒不住他。
  夜里,夜凉如水,可是张和尘的家里却是春意盎然,在她的卧室里,张和尘被丁长生压在宽大的床上,正在进行着她最喜欢的运动。
  两条洁白修长的大腿紧紧地缠住丁长生的腰,拼命地向自己的身体里拉,恨不得要将丁长生狠狠得楔入自己的身体。
  光滑修长的如天鹅颈般的脖子向枕头里顶着,身躯已经是极度的弯曲,可是这样的弯曲不过是为了让丁长生的狗东西向里面一点,深一点,再深一点。
  "今天,蒋海洋和一个姓罗的人去找司南下了,三人谈了很久……快点,不要停,别停"。这才边扭动着自己的屁股,边对丁长生说道。
  但是丁长生听到这个消息后一愣,本能的停下了,张和尘就不满意了,不由自主的欠起自己的腰身去迎合着丁长生的攻伐。
  "都谈什么了?"
  "我没听清楚,好像是纺织厂那块地的事,其他的没听到,关着门呢"。张和尘喘息着呻吟道。
  丁长生其实也猜个差不多,所以当张和尘说完这些时,他加快了速度。
  "不行,不行,你慢点,太快了,我都受不了啦……"张和尘紧紧抱住丁长生的脊背,她的指甲都已经深入到丁长生的肉里去了,但是丁长生还是没有停下的迹象。

  "你不是喜欢快吗?"丁长生停下来,抚摸着张和尘已经冒汗的额头说道。
  "去你的,女人没有喜欢快的,快枪手在女人这里是吃不开的,我看你就很好,不是快枪手"。
  "那他呢?"丁长生指着床头上的婚纱照里的男人问道。
  "去你的,我看你最变态了,每次都问他,是不是这么做让你的心理有很大的满足啊?"

  "你说呢?"
  "我猜是这样,你们男人最变态了 ,心理阴暗,在人家的婚床上玩了人家的老婆,还得埋汰人家老公不行,你是不是这么想的?"张和尘拧住丁长生的耳朵问道  。
  "哪有啊,对了,还是说刚才的事,那个姓罗的走了之后,司南下的心情如何?"
  "很好啊,我没看出来他不高兴什么的,不过我看到他桌子上放着一张图,不知道干什么用的,好像是那个姓罗的留下的,我进去给司书记换茶时,他还在看呢"。

  "是吗?那你明天用手机给我拍一张发给我,我看看到底怎么回事?"丁长生耸动着自己身体,对张和尘下达了第一道命令。
  "你让我当间谍啊,我看我也干不长了,非得被开除不可"。
  "你不是要到体育局当局长吗?怎么老是交接不完了,司南下是不是还没有找到秘书啊?"
  "你说对了,看来是一时半会我走不了啊,秘书一个一个的面试,都被司书记给撵走了,没有合意的"。张和尘闭着眼,享受着一波接一波的快感,好像是光着脚走在沙滩上,享受着海浪的冲刷。
  从张和尘这里得到的消息来看,罗东秋和蒋海洋终于还是对这个项目动手了,而且如果丁长生没有猜错的话,司南下看的那张图很有可能是未来纺织厂那块地的建设设计图,看来罗东秋这一次是动真格的了。
  也难怪,司南下是罗明江提起来的市委书记,当然会考虑罗明江的意见,尤其是从px项目上已经看出司南下对于罗明江的屈从了,真是看不出,之前司南下的刚正不阿都随着职位的升高变得脆弱不堪了。
  所以,罗东秋和蒋海洋想开发这块地,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罗东秋很可能会轻而易举的拿到这块地。
  华锦城还一直都打这块地的主意呢,看来这一次华锦城要失算了,毕竟,在这块地的开发利用上,司南下的作用实在是太大,而华锦城能给他什么?罗东秋是中南省的第一公子,所以这里面不但是经济利益的问题,还有政治利益的博弈。 
  对于华锦城来说,丁长生肯定是也帮不上他,因为丁长生现在对于市委或者是市政府的事,已经基本没有了影响力,自保就不错了,当然不会再去惹麻烦。  
  可是华锦城的事可以不管,但是自己这一亩三分地的事没法不管,参加投洽会的人回来不久,闫培功就悄然而至。
  不过出于谨慎,闫培功这次来只是一个人,而且是转道京城后直飞江都,是杜山魁接闫培功到的白山,在湖州盯着自己的人太多,所以丁长生为了避免过早暴露自己和闫培功接触,将见面的地点安排在了白山市。
  "丁主任,我见你一面可真是不容易啊"。闫培功笑道。
  "你见我还是很好见面的,随时都可以见,但是有一个人,你要是见面的话就不太那么容易,她现在主要住在白山,所以,既然你来了,大家就见个面,免得你心里也没底"。丁长生解释道。
  听到丁长生如此说,闫培功脸色肃然,他心里明白丁长生说的是什么意思了,但是看了看酒店的房间,好像是没有可以藏人的地方。
  "丁主任,你说的是?"

  "她就在隔壁,走吧,我们去见见她"。丁长生站起来说道。
  这里是成功的酒店,安全方面可以保证,成功也知道丁长生的嗜好,见这家伙有钓了一个美艳的妇人,心里就有数了,所以这顶层的几个房间都给丁长生留着,其他人都不再往顶层安排,而在顶层的楼道和电梯边,杜山魁在守着呢  。
  闫培功心里很激动,但是至于闫培功激动啥,丁长生也明白,想了想,可能是因为两家以前的关系比较好吧,所以这么久没见宇文灵芝了,可能心里就有那么一种激动的情愫在。
  丁长生敲了敲门,不一会,里面的门打开了,开门的是宇文灵芝,除了她,屋里再无他人。
  闫培功愣了一下,终于是走进房间,伸出手和宇文灵芝握在了一起,但是随即一个动作倒是让丁长生大吃一惊,闫培功也只是向前走了几步,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开始的时候丁长生还以为闫培功年纪大了腿脚不好使了才这样的,正想扶起他的时候,闫培功的话更是让丁长生大吃一惊。

  "小姐,这几年你受苦了,培公无能啊,培公无能……"闫培功匍匐在地上,几乎是嚎啕大哭起来。
  丁长生在一边看着这场面,好像是明白了什么似得,看向宇文灵芝,宇文灵芝非但是没有扶起闫培功,而是用手捂住自己的嘴,生怕自己哭出声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