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了一个干妈,干妈教会了我很多东西,包括……》
第77节

作者: 投资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真是疏忽大意,二虎进了房间我居然没有认出他。
  我也真是笨,二虎他们分明就在青城大酒店工作,我居然和马娇又来青城大酒店开房,这不是找死吗?
  不过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现在最重要的是赶快想办法,逃出刚子他们的魔爪。

  特别是马娇。必须要让马娇赶快跑。
  我想了想说:“刚子,二虎,咱们冤有头债有主。那天的事情是我引起的,和她没有关,你们让她走。你们想怎么处理我都行!”
  马娇一把抱住我的胳膊。斩钉截铁地说:“不,我不走,我要和你在一起!”
  刚子看了一眼马娇,嘴角扬起一抹玩味的冷笑:“好感人啊!小妞,你知不知道,你男朋友除了你还和其他的女孩睡过!”
  听了刚子的话。马娇立即皱起了眉头,转过头眼神阴冷地看着我,恨不能将我吃了。
  我苦笑起来:“他说的是小雨。难道你忘了你过生日那天的事情了?”
  听完我的话,马娇恍然大悟,忍不住说:“他们就是那天要欺负小雨的混蛋?”
  我点了点头。
  刚子皱起了眉头,冷冷地看着马娇,似乎对马娇称呼他混蛋十分生气。

  二虎咬了咬牙说:“小子,你艳福不浅啊!上次那个妞就一等一的漂亮,这次这个妞又是一等一的漂亮!怎么样?借给我们兄弟玩一玩!我保证不打断你的腿!”
  马娇被气得脸色铁青,攥紧了拳头。
  我拍了拍马娇的手,示意她不要生气。
  我准备吓唬吓唬刚子和二虎:“你们两个想必也知道我干妈是干什么的,你们如果敢对我动手,如果让我干妈知道,她肯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刚子冷笑起来:“小子,你干妈的确很厉害,但是我这次准备收拾完你就和我兄弟远走高飞,我不相信你干妈还能飞到天涯海角去追我们!实话告诉你,我们都不是本地人!”
  刚子的话犹如一记重锤,狠狠地敲在我头上。

  如果刚子和二虎真的不是本地人,他们打完我就跑,即便沈蕊知道了也拿他们没有办法。
  难怪他们敢这么嚣张。
  看来今天是要栽了。
  我给马娇使眼色,让她赶快跑,我虽然不是刚子和二虎的对手,但是想拼命挡住他们一两分钟还是没有问题的。

  马娇这个傻妞不但不走,反而抱紧了我胳膊,真是气死我了。
  刚子给二虎使了一个眼色,抡起拳头向我脸上砸下,并对二虎说:“二虎,别和他们废话了,你去抓那个小妞!”
  二虎“嗯“了一声,伸出手向马娇抓去。
  我坚决不能让马娇受到一点伤害,我顾不上刚子打我,一把推开马娇。
  “砰”的一声,刚子一拳打在我的脸上。
  我立即感觉到脸上又木又麻又痛,并且这种感觉在瞬间传遍了全身。
  马娇被我推开,二虎扑了个空。

  刚子打完我一拳,抡起拳头又向我打来。
  我顾不上刚子,跳起来扑到二虎身上,并且抱住他的腰。
  我转过头对马娇嘶声力竭地大喊:“快跑!”
  二虎一个踉跄没有站稳,和我一起摔在地上。并且在惯性的作用下,滚了整整一圈。
  二虎一边破口大骂,一边抡起胳膊,一肘子磕在我的后背上。

  一股钻心的疼痛从后背传来,疼的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张楠!”马娇冲到我面前,抬起脚一脚踢在二虎的腰上。
  二虎吃痛,立即呲牙咧嘴的捂住了腰。
  刚子冲到马娇面前,一把揪住马娇的头发,破口大骂起来:“小**,想不到还挺泼辣的!”
  刚子差点把马娇揪的摔在地上。
  我看在眼里,疼在心中。

  “我草拟吗!”我松开二虎,明知道不是刚子的对手,依旧拼命冲到刚子面前,抡起拳头向刚子脸上砸去。
  刚子脖子一歪,险之又险地躲过了我的拳头。
  我乘势抬起膝盖向刚子的肚子顶去。
  刚子身子一扭,肚子躲过了我的膝盖。却被我一膝盖撞在了胯骨上。

  “砰”的一声,刚子被我撞得向后退了一步,不过他还是稳稳地站住了。
  马娇因为头发被刚子抓着,被刚子拽的向他那个方向走了一步。
  马娇“哎呦”一声痛呼起来。显然被拽的头发生疼。
  我气不打一处来,无论是谁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被别人揪住头发都会怒火冲天的。
  我愤怒地嚎叫起来,抡起拳头再次向刚子打去。
  就在这时,我身后响起愤怒的咆哮声:“麻痹的!敢动我的女人!我草拟祖宗!”
  不知道什么时候,蒙凯丰从我身后冲了出来,在他旁边还跟着一个家伙。

  这个家伙不是别人,居然是上次被马娇一板砖拍成脑震荡的皮夹克。
  我在心中暗叫糟糕,今天恐怕要倒大霉了,不但遇到了刚子和二虎,还遇到了蒙凯丰。
  蒙凯丰这家伙早就和我有矛盾,今天不会趁火打劫吧!
  不过这家伙刚才好像不是冲我来的,他骂的好像是刚子。
  蒙凯丰果然不是冲我来的,他抡起拳头向刚子打去。

  刚子躲过了我的拳头,却没有躲过蒙凯丰的拳头。
  “砰”的一声,蒙凯丰一拳头打在刚子的脸上。
  刚子的脸就像开了花一样,顿时被打的飚出了血。
  难怪人们都叫蒙凯丰是疯子。这家伙的拳头真硬,硬生生地把刚子的脸给打破了。

  总之我是无论如何都办不到的。
  刚子被打的一个踉跄坐在了地上。
  幸亏刚子松开了马娇的手,否则马娇又要遭殃了,肯定会被刚子揪的摔倒在地。
  我立即冲到马娇面前,心疼无比地问:“马娇,你怎么样?”
  马娇摇了摇头说:“没事!”

  紧接着,马娇伸出手在头发上抓了一下,几十根甚至上百根秀发被马娇抓下来。
  这些头发都是刚才刚子从马娇头上揪下来的。
  马娇看到自己的头发被揪掉了这么多,气得脸色铁青,浑身颤抖。
  这时,蒙凯丰也冲了过来,弯下腰蹲下身子关切无比地问:“马娇,你怎么样?”

  “臭小子,有两下啊!老子今天不把你打成残废老子不姓张!”刚子从地上站起来,捂住流血的脸咬牙切齿地说。
  蒙凯丰“噌”地一下站起来,攥紧拳头指着刚子说:“王八蛋,居然敢动我的女人,我弄死你!”
  蒙凯丰就像疯子一样,“刺啦”一声,将自己的衬衫撕开。然后又“刺啦”一声,将自己的背心也撕开。
  我看到蒙凯丰这样呆住了。
  人们都说蒙凯丰在冬天脱了衣服光着膀子和人打架,我当时听了还不相信,现在我终于相信了。
  日期:2016-06-12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